早在《寄生上流》前,韩国电影已在国际影展中频显实力!
专栏 | 影音情怀| February 15, 2020奥斯卡 寄生上流 影评 杨剑 电影 
分享:

在上个月这栏的《从本届奥斯卡最佳电影提名谈起》一文中曾指出,对亚洲观众来说,韩国名导奉俊昊的惊世作《寄生上流》这次在奥斯卡中同时获得最佳影片及最佳国际电影(即是以前的最佳外语片)项目提名,在过去奥斯卡的历史上曾出现过5次,分别是1969年法国片《焦点新闻》(Z)、1988年意大利影片《美丽人生》(Life Is Beautiful)、2000年中文武侠片《卧虎藏龙》、 2012年法国片《》(Amour)以及2018年的西班牙片《罗马》(Roma),但无一能“跨越”美国本土佳作城池,这次第六次扣关能否突破而取得历史胜利而写下不朽篇章,应该是本届最佳电影究竟最后花落谁家最关心的环节。

结果这部韩国名作真的改写奥斯卡历史,连获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国际电影和最佳原著剧本奖成而轰动全球,而在奥斯卡九十多年的历史上,首次由一部外语片夺得最佳电影这个终极大奖,在成为全球新闻焦点,亦令到亚洲电影界又羡又妒。不过这次夺奖对亚洲电影人来说却具有启发及鼓励作用,只要肯努力,拍出好的作品,就是被视为美国影艺界最重要的奖项也有机会参与并在最后脱颖而出。

(图片来源:网络)

然而《寄生上流》的一鸣惊人并非运气使然,而是韩国过去这么多年来埋头苦干而输出软实力的必然结果,他们的流行乐、电视剧及电影掀起的热潮,都赢得上佳口碑,而韩流肆虐更成功的在西方市场开创独树一格的文化路,也令西方娱乐界另眼相看。而这次这部优异作品能夺奖,韩国可以说是举国欢腾,总统文在寅更在第一时间发推文祝贺,并正式邀请奉俊昊和其团队到青瓦台共进午餐,展现了政府对真正为国争光者的重视及感激态度。

不过需要明白的是韩国电影的实力,并不是始于这次奥斯卡的历史性得奖,如果有注意的话,就不难发觉南韩电影已在欧洲三大影展中(柏林、威尼斯及坎城)中奋斗及参与多次而收获不少,只是一直未获奥斯卡重视。即使是在九十年代尾期韩国电影复苏而新浪潮崛起,佳作接踵而来,开始在欧洲三大影展受到注目,但却始终受到奥斯卡冷落,就是提名也从缺多时。

直到这次《寄生上流》首次获得提名就能赢得多项重要项目,对该国的电影人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吐气扬眉时,所以颁奖当晚,该部电影的台前幕后创作团队全到现场,阵容浩大,最后上台领最佳影片奖项,除了负责颁奖的前辈影后珍·芳达外,台上出现了前所未见的数目庞大的亚洲脸孔,那个场面不只是奥斯卡颁奖历史上一个永恒画面,也是韩国电影人对这次赚回所有迟来的肯定之激的真情表露。

韩国电影今年终于成功攻入的奥斯卡城池,令国人兴奋,是他们在雄霸全球的美国电影业扳回一城,其实他们早在1956年便进入国际视野,李炳逸的作品《出嫁的日子》便首次入围第7届柏林电影节,但空手而回,要等多5年,姜大振导演的《马夫》才在1961年柏林第11届影展中赢得特别银熊奖,韩国电影首次在国际影展获奖其实已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事。

李炳逸的作品《出嫁的日子》(左)与姜大振的《马夫》(右)。(图片来源:imdb)

而在柏林这个历史悠久的影展中作品入围主竟赛更见繁密,63年的《烈女门》,72及73年的《石花村》和《小岛的尊严》、94年的《华严经》及《太白山脉》等,2000年的《共同警备区JSA》、2002《坏小子》及2004年的《撒玛利亚女孩儿》、2006年的《机器人之恋》、2008年的《夜晚和白天》及2013年的《不是任何人女儿的海媛》等,而《撒》片导演金基德更同时赢获最佳导演银熊奖。

而在意大利的威尼斯影展中,韩国八九十年代最具代表性的女演员姜受妍,早在1987年就已在林权泽导演的《种女》捧得最佳女演员奖,这是韩国演员首次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得表演奖,而2002年李沧东执导的《绿洲》入围竟赛单元,并赢得特别导演奖,该片的女主角文素丽则获新人演员奖,过后名导演金基德在2004年凭《空房间》捧得最佳导演银狮奖,再在2012年凭另一部作品《圣殇》赢得最佳影片金狮奖,那是韩国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中首次获得的最佳影片奖。

韩国女演员姜受妍在1987年已在林权泽导演的《种女》捧得最佳女演员奖。(图片来源:网络)

至于法国坎城影展去年由《寄生上流》夺得最佳影片金棕榈奖而成为一时佳话,但这影展其实是韩国演员和导演最频繁造访,而又斩获不少的舞台,早在2000年林权泽导演的《春香传》首次入围,然后在两年后凭《醉画仙》赢得最佳导演奖。

林权泽导演的《春香传》与《醉画仙》。(图片来源:imdb)

到了2004年朴赞郁的成名作《老男孩》及2007年的《蝙蝠》而前后两度获得评审团大奖。 2007年李沧东的作品《密阳》的女主角金度妍夺得影后奖,前年这位导演新作《燃烧》也被视为夺奖热门作,但最后还是功亏一篑,而目前已身价百倍的奉俊昊过去的几部作品如2009年的《母亲》及2017年在美国拍摄的《玉子》也曾入围,是到了去年才凭《寄生上流》才收成正果。

总的来说,韩国电影这次的胜利,改写了亚洲流行文化的版图,以前最吸引西方影迷的是中文电影的功夫片类型,还有日本的动漫。而默默耕耘的韩国电影人却初生之犊不畏虎,长年设置本身产品的市场定位,还配合上产业策略,但最重要的是能拍出观众能够共鸣之作,而且是先从本土做起,得到国民的认同后,在本土上能够与好莱坞片抗衡后,然后再冲出本土,这是可贵的电影工业教材,值得其他亚洲国家学习研究。

延伸阅读:

从本届奥斯卡最佳电影提名谈起

从《寄生上流》看韩片到底有什么魅力?

杨剑专栏《影音情怀》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