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配乐的一代宗师 Ennio Morricone
影音情怀| July 18, 2020奥斯卡 杨剑 电影 电影配乐 莫里康尼 
分享:

国际闻名的电影配乐大师兼意大利作曲家恩尼·莫里康尼(Ennio Morricone)于7月初在罗马家中不慎跌倒导致股骨碎裂,送院后引起并发症,最后在7月6日逝世,享年91岁。

在自己国家里,莫里康尼是国宝级人物,所以意大利总理听闻死讯时第一时间在推特悼念,表示国民对这位大师会永远怀着无上的感激,同时会记住他的艺术精神,因为这种精神让大家作梦也感到兴奋,而那些作品中令人铭记的乐符,会在电影及音乐的历史中永垂不朽……

👇莫里康尼凭《冰天血地8恶人》(The Hateful Eight),在2016年奥斯卡颁奖典礼荣获“最佳原创音乐奖”。

当恶讯传到我国时,娱乐版只披露一点点资料,毕竟是过去时代的人与事,就是获得奥斯卡授予终生成就奖也已经是13年前(2007年)的事,印象已开始模糊,在当今善忘失忆的时代,一般人都没有了感觉,就算逝者生前为电影和音乐有巨大贡献,所创作的优秀作品如何在今天仍余音绕梁,不论是观众抑或听众都留下甜蜜的回忆,大众已没多加关注,再说能在如此高龄撒手西归,在华人传统的观念中已属福至全归,毫无遗憾。

然而,对一个“一代配乐大师”走后的追思悼念,重点不是他离开人世的年龄,而是他的音乐在过去几十年为人间带来欢欣乐趣的感恩,在我们的人生旅途上带来彩色点缀。音乐与电影其实分不开,两者结合之下,催生了不少让我们陶醉的电影音乐,只是一般人都抱着理所当然的心态,没严肃看待。

电影固然迷人,但精彩配乐确实有锦上添花之效,动听的配乐也为电影增添了感动质感,甚至改变电影给人的既定印象,而成为亮眼标签。这种例子,中西皆有。

比如中文历史最悠久的“黄飞鸿”片集,不同时代有不同的风格,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演绎者,无论是严肃长辈形象的关德兴,抑或年轻英伟的李连杰,只要没有古代四川扬琴曲改编的《将军令》为主要配乐,便全无广东一代武师的凛然傲气。

👇《将军令》是“黄飞鸿”片集的主要配乐,透过音乐展现了广东一代武师的凛然傲气。

无独有偶,西方长寿007片集,半个世纪以来,本质上只是一般的动作商业电影,但约翰·巴里(John Barry)那首大家熟悉的主题音乐,才替它盖上“占士邦电影”的永恒印章。

👇约翰·巴里为007系列电影所创作的主题音乐,替该系列电影盖上了“占士邦电影”的永恒印章。

此外,大家熟悉且仍旧活跃的美国“老牌”能导能演的奇连伊士活(Clinton Eastwood),半个世纪前被已故的意大利西片“开山祖师”沙治奥·李昂尼(Sergio Leone)邀请到当地主演已成为影史上经典的《独行侠三部曲》的《无名枪手》(A Fistful of Dollars)、《两虎追凶》(For a Few Dollars More)及《三虎枪》(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并因影片在全球卖座而发迹;影片本身固然让影迷们百看不厌,但莫里康尼为三部影片创作的三首个别主题音乐,有着令人不忘的动人旋律,其粗犷、潇洒的小号主题和独特吹口哨独奏,让全球影迷、乐迷惊艳,同时开创了电影音乐史上的先河,让配乐在流行文化的地位与电影同起同坐,双剑合一,俨然成为意大利音影的一张文化身份证。

👇莫里康尼为《独行侠三部曲》所创作的三首个别主题音乐,有着令人不忘的动人旋律,其粗犷、潇洒的小号主题和独特吹口哨独奏,让全球影迷、乐迷惊艳不已。

大师走了,留下了太多流传后世的不朽作品,在电影配乐方面更有革命性的贡献, 今天聆听他生前作品,有着“独此一家”风味自不在话下,更犹如漫步电影历史

莫里康尼先在祖国出人头地,才得到好莱坞电影人的赞赏,而有机会晋身美国影坛大展身手,也间接的形成美国电影不让道地音乐人垄断市场的局面。与此同时,他还赢得了美国同行的尊敬,包括了道地首席电影配乐大师约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这是一巨大成就。

莫里康尼于2007年在奥斯卡授予“终生成就奖”。(图片来源:Oscar)

莫里康尼生于1928年,原本是一名小号手,他在6岁时,就显露出对音乐的热爱和才华,开始在父亲(同样是一名小号手)的乐谱纸上歪歪扭扭地涂着自己的作曲作品,而成长过程中他经历了在酒店卖艺、电台工作之后,直至1961年才转而从事作曲事业,并以本身的无穷创作力,创作出很多叫人听后不忘的优美旋律而成名。他一生参与音乐制作的电影多达近500部,单是这个令人咋舌的惊人数目,就已反映出他创作力的旺盛。

论莫里康尼的成就,当然不止《独行侠三部曲》系列中的配乐,他为90多部“艺术味较浓”并在世界各地影展上夺奖的名片配乐也是一项纪录,其中本地观众较为认识的包括沙治奥·李昂尼的其他几部作品,如:《万里狂沙万里仇》(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龙虎大贼斗千军》(Fistful Of Dynamite)及1984年跑到美国拍摄的《义薄云天》(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而另一位意大利国宝级导演吉赛贝·托纳多雷(Giuseppe Tornatore)三部感动全球的经典作《天堂电影院》(Cinema Paradiso)、《海上钢琴师》(The Legend Of 1990)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Malèna)的配乐,皆出自莫里康尼的手笔。

此外,他也曾获得奥斯卡“最佳配乐”多次提名,计有1979年的《天堂之日》(Days of Heaven)、1987年的《义胆雄心》(The Untouchables)、1991年的《战火浮生》(The Mission)、《一代情枭毕斯》(Bugsy)及2000年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等,但都空手而归。一直等到2016年,他才终于凭《冰天血地8恶人》(The Hateful Eight)得尝所愿,赢得了这个电影原创音乐殊奖

图为莫里康尼曾参与配乐的电影。(图片来源:IMDB)

除此之外,莫里康尼也在十多年前受邀前往日本参与当地NHK电视台的大河剧《武藏MUSASHI》的音乐制作,是首位为大河剧创作音乐的外国作曲家,而美籍华裔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也曾灌录过一张向他致敬,取用他影视精选音乐的大提琴乐曲专辑《Yo-Yo Ma Plays Ennio Morricone》;十年前,他亦与新西兰古典跨界音乐女高音Hayley Dee Westenra合作新专辑《天堂之音》,为她谱写新歌,并安排罗马管弦乐队参与演奏录音。

两三千字当然无法概括恩尼·莫里康尼生前的作品精华。过去聆听美妙音乐透过实体黑胶唱片、卡式到光碟,今天欣赏音乐是透过流媒体管道,但实质及动听的音乐,不会因这种变化失去其可听性。

音乐与电影其实无新旧之分,只有优劣之别,而意大利一代音乐大师莫里康尼遗留下来的可贵文化资产,会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不断吸引新一代的乐迷。

莫里康尼原是一名小号手,直至1961年才转而从事作曲事业。(图片来源:IMDB)

值得留意的是,由《海上钢琴师》导演吉赛贝·托纳多雷编剧与执导,香港名导演王家卫监制的一部有关莫里康尼一生的纪录片《50年一瞬间的魔幻时刻》在花了几年时间拍摄后,目前已完成。该纪录片原打算今年上映,受疫情影响,可能会改在明年在全球上映,那将是大师粉丝的最佳礼物。

延伸阅读:杨剑专栏《影音情怀》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1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