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紫影响,开枝散叶——话说重摇滚代表Deep Purple
影音情怀| May 12, 2019Deep Purple 摇滚音乐 杨剑 深紫乐队 重型摇滚乐史 
分享:

上个星期重游曼谷,因天气炎热,大部份时间选择在冷气酒店内休息,没想到酒店附近的楼宇中,竟有一户是标准摇滚乐迷,连续不断的重覆翻听英国一代重摇滚劲旅深紫乐队Deep Purple)的经典专辑《机器头驴》(Machine Head),而且音响极大,酷热之下,顿感沸腾翻滚,声浪喧嚣,但严格来说,此类音乐是需要这种高音量来听才觉得刺激过瘾。

这算是一个奇异旅游意外收获,而且还意犹未尽,回国后翻找出收藏已久的深紫的多张出色专辑,再度聆听,仍旧感到开怀。

很多听歌口味倾向抒情抑或旋律必须动听悦耳的乐迷,对重型摇滚类型音乐多会有种不明的抗拒感,更对那些留长发爱穿皮革外套,在舞台上生龙活虎的摇滚乐手及歌手们感到厌恶不屑,其实这种态度显得有点偏激。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有很多学艺不精的扮嘢摇滚人,没了解这类音乐的真谛而只学外国摇滚高手意识形态而自我标榜的可笑,但在某种程度上,乐迷持有这种态度,也反映出对这类型音乐及文化缺乏认识而带有歧视态度而不自觉。

任何能够得到全球歌迷支持的音乐类型都有其可取的一面,重型摇滚类型其实是摇滚乐中的一重要流派,在世界各地都拥有庞大数目的拥趸。以商言商,这类音乐的产品有很大的市场,所以它不能幼稚的以“吵死人”音乐来概括,其魅力及优点,值得大家发掘欣赏,而不要因它的震耳欲聋的音量所吓坏。

(图片来源:网络)

因为噪音下,其实蕴藏着不少摇滚高人的旺盛创作力,及被视为英雄的吉他大师神乎其技的弹技,及如何将简单乐器的配合提升到实质而硬朗的感觉,而相对的是歌者的歇斯底里式的唱腔及风格,正是对社会不满而愤怒情绪最恰当的诠释。

所以重型摇滚音乐的弹唱并非音响调高就符合“重”的原意,而是歌者的唱腔及乐手的令人叹为观止的精湛弹技能够出众,而在特高音量中带给听众心中一种发泄的快感,才是“重”的缘由症结,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不少本地的所谓摇滚乐团对这概念也似乎搞不清楚。

深紫是在重型摇滚乐史上是个不朽名字,他们在68年出道,摸索了几年,才在70年修成正果,事实上重型摇滚非他们所创,六十年代的一些名乐团如The Rolling StonesThe Who,甚至是划时代的The Beatles在后期的专辑中,已开始有重型摇滚的风格出现。

但那其实都停留在试验性质,而深紫却是在开始两年在曲目中模棱两可,到数度换成员,而有了有古典音乐底的盘键手Jon Lord、结他怪杰Richie Blackmore、歌手Ian Gillan、低音结他Roger Clover 及鼓手Ian Paice的阵容时,才因艺高胆大而全面豁了出去,脱胎换骨的从流行摇滚推向重型摇滚重金属路线,全面建立全新的独有风格,从此改写摇滚乐的历史。

深紫其实也是对本地摇滚乐队(特别是马来同胞组合)影响最大的西方摇滚劲旅,道地乐队无不从他们在70年代的几张精彩绝伦的专辑中取经,特别是那首经典代表作Smoke On The Water, 更是当年所有道地摇滚乐队的“圣歌”,身为摇滚乐团,如果不懂得弹唱这首歌曲,等于是自举白旗宣布自己“不入流”、“不够班”、“冇料到!”

另外的一首Highway Star 更是结他手及歌手展示本身的高深弹唱功力必须诠释之曲。

这里要和大家分享这个一代摇滚劲旅的经典曲Smoke On The Water何处找到灵感写成及命名的来龙去脉,事缘72年深紫因想换环境而跑到瑞士准备灌录最新专辑Machine Head之际,刚好当时的名歌手Frank Zappa在日内瓦的一个湖畔的场馆开演唱会,而他们都是座上宾,没想到演唱会进行到一半时,因有在场的粉丝亮出一把闪光讯号枪,向天一开,谁知竟不幸击中天花板的电线,而引起火灾。

他们回到酒店后,在餐馆窗口遥望失火的场馆,除了火舌冲天,但又见有轻风把仓烟吹到日内瓦湖上,而马上起了灵感写下这首歌,并在翌日就灌录下来,但一直觉得欠缺了一点神采,过了几天,结他手Blackmore才点石成金,加了那段成为摇滚历史上的经典小节,(这种制造出歌曲记忆点而让人过耳不忘的设计是摇滚词汇上的riff)。

深紫虽然在形象上属于放荡不羁,但在几张高峰期灌录的专辑可谓巅峰之作,在几十年后的今天聆听,也不会有过时之感,团员的默契,听似简单的乐曲编排,虽只是结他,低音结他,鼓钹、盘键四项伴奏乐器的配合,但要做到整整有条,而在各项乐器都能显出其个别色彩及冲击力,而又恰到好处,那就是功力所在。

歌者的嘶喊唱法能够与乐手们互相辉映,在这方面个人建议大家想多了解重型摇滚及这乐队曲风的朋友,最好不要错过他们1970年那张破天荒与英国皇家管弦古典乐团合灌录的Concerto for group and Orchestra ,同年的显实力的In Rock 及74年的Machine Head及在日本演出会的实录Made In Japan,这充分表现出他们的不论对古典及摇滚音乐的造诣,及他们现场演出的爆炸性。

深紫在摇滚乐史上的另一贡献,是虽然不能避免一般乐团必合久必分的宿命,但在解散后却余威未了,分手后结他手Blackmore 成立自己的Rainbow乐队(也曾灌录了一首流行一时的Temple Of The King),歌手Gillan组成Gillan,而键盘手Lord 和鼓手Paice则组成White Snake都在重型摇滚圈中继续取得不俗成就。

深紫影响,以及他们的开枝散叶,是西洋摇滚史上的佳话。音乐没有新旧之别,只有好坏之分,摇滚音乐的影响力不可忽视,今天谈几十年前的顶尖乐团,其实是想将流行文化传承编入集体记忆,而非纯怀旧而已。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