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在坎城夺最佳影片金棕榈奖——韩国电影实力的展现
影音情怀| June 8, 2019奉俊昊 杨剑 电影业 电影艺术 韩国电影业 
分享:

韩国大师级名导演奉俊昊的新作《寄生虫 Parasite》获提名角逐今年第72届法国坎城影展的最佳影片金棕榈奖项目,结果获得评审团9位成员一致激赏而投票支持,以压倒性之势胜出。

韩国导演及演员过去曾在这象征着电影艺术殿堂的影展中赢得奖项,老牌导演林泽权在2002年就曾凭作品《醉画仙》赢获最佳导演奖,而女星金度妍则在2007年凭《密阳》成为这影展的首位韩国影后,而尽管在韩国电影崛起后过去十多年来曾有多部名作如《春香传》、《醉画仙》《老男孩》、《剧场前》、《密阳》、《呼吸》、《蝙蝠》、《诗》、《下女》、《金钱之味》、《在异国》、《小姐》、《玉子》及去年的《燃烧》入围,但始终与这个最高荣誉大奖擦身而过,到了今年才修成正道,凭《寄生虫》扬眉吐气。

知道了这个历程背景,就不难明白《寄生虫》荣获金棕榈奖,是南韩国家之光,所以影展闭幕当晚而宣布了得奖名单后,韩国总统文在寅更在第一时间通过推特祝贺导演,并在推特文中点出《寄生虫》得奖的光荣。

身为国家领袖的他与珍惜本土电影的国民一样感到开心,更对此片的台前幕后创作队伍致敬,认为他们对影片付出的热情,铸就了国人对自己电影的自信心,故此代表国民表达深深的感谢。

他也很得体的指出奉俊昊的电影一向都从国内的日常出发,展现日常的活力与珍贵,称赞身为电影人能够从平凡中寻找故事确实难得,对这部得奖作他也非常好奇,十分期待能早点看到。而在今年韩国电影庆祝百年纪念,本土作品能摘的金棕榈,对一直以来帮助国家电影成长的电影人和高水准的观众们,这是份特具意义的礼物。

夺下金棕榈奖的韩国导演奉俊昊。(图片来源:网络)

其实韩国电影历史悠久,早在为日本殖民地的上世纪20年代就有出品,只是不像日本般留下太多旷世杰作,直到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才开始复苏迹象。可惜进入50年代,又出现了朝鲜南北的分裂战争而大受影响,到1953年内部战争结束后,才在政府支持下而发展得比较蓬勃。

那个时期的代表性作品有金绮泳的《下女》、俞贤穆的《误发弹》及李奎焕的《春香传》等,然后到了上世纪70年代,又基于电视的广泛普而给电影带来的极大的冲击而产量大幅度减少。

1979年发生总统朴正熙遇刺,而金斗焕为代表的新军人政权上台,国家的民主运动与独裁政权的斗争不断,国家动乱、经济衰败,再加上政府放宽美国电影进口额,韩国电影人卒在逆势中求存,虽有林权泽、郑智泳等新一辈导演崛起,但因环境限制,而溃不成军。

1997年亚洲发生金融大风暴,韩国首当其冲,但却万万想不到,这个20多年前人人闻风色变而今天仍叫人记忆犹新的经济危机,竟成为韩国电影带来契机,成为崛起的转捩点。

原因是1997年在金融风暴的冲击下,当时韩国的大企业开始收缩在电影业的投资,却无形中造就了一些手上仍有资金的中企业家,认为在股票市场不稳,银行利息又低,而投资空间大大压缩后,电影反而是较有保障的资金避难所,因此纷纷投入战场,而政府也在这非常时期开辟了多个基金的管理机构,使到投资集团感到较放心,导致电影业有了充沛的拍摄资金。

不过电影和音乐行业一样,成功并不只靠大量金钱,而是需要有创意再加上能抓准群众口味而推出引起大家共鸣的出品才能水到渠成,韩国电影人难得之处是能够举重若轻。

思路清晰,不为主义思潮困扰,抱着要得到国民肯定,所须要的是正确票房奏捷信念和宗旨,所以作品以商业为前提,以票房成绩为依归,制作质素不妥协,才得以完全扭转局面。

这种在金融风暴下人心恐慌之下,的确是以大韩民族的意志力,来为国家电影存亡而作出浴血的奋斗心态,才能达到今天作品得到全球尊敬,并成为世界少有能推开美国电影霸权腐蚀自己市场的国家。

就在这段投资架构“转型”期间,韩国一批自小受到美国商业电影的熏陶﹐懂得从西方的制作优点取经﹐但又不会只是搬字过纸﹐而是能够注入了自己国家的文化思想的新锐编导们得以一展所长,连续拍出了令人侧目的严谨佳作,疯狂卖座,才打开了新局面,也促成了更多大财团们对这行业充满信心而肯继续投资,逐渐在亚洲形成一股强劲韩流。

当年真正走出本土之作却是98年被称为韩国电影复兴的里程碑的的《生死谍变》,在本土的票房竟压倒全球轰动而无往不利的美国巨片《铁达尼》而令人侧目!

由于二十年来越战越勇,不但在本土能够与好莱坞巨片抗衡,而且也开始在得到亚洲各地影迷的欢迎,所以近年来更吸引了美国电影公司到首尔设立分公司而集中投资拍摄道地影片。

奉俊昊在这部新作没获奖前,已是韩国电影的领军人物,他执导的几部作品如2003年的《杀人回忆》、2006年的《汉江怪物》、2009年的《母亲》都叫好叫座,被公认为经典之作,并得到国际电影界人士的注意,更在2013年被邀拍改编自法国畅销科幻漫画的《末日列车》国际片,过后在前年拍的英语片《玉子》 (Okja)亦曾获得提名角逐坎城影展的最佳影片项目,但空手而回,今年卷土重来,终于得偿所愿。

《寄生虫》故事描述一家四口全是无业游民的爸爸基泽(宋康昊)成天游手好闲,直到积极向上的长子基宇(崔宇植)靠着伪造的文凭来到富豪朴社长(李善均)的家应征家教,两个天差地远的家庭因而被卷入一连串意外事件中……

根据曾观赏过此片的海外影评人士,都一致认为此片无论在商业性、艺术性、对社会的批评,都能深入独到兼具丰富娱乐性,令观众拍烂手掌。

影片目前在韩国上映,下来也会被片商引进在香港及台湾上映,听说新马两地的上映档期也在接洽之中。

韩国电影崛起而成为目前亚洲出产电影的强国,其民族主义及政府的配额固然是重要因素,但电影属于创作行业,什么神话、奇迹始终需要有背后的创造者,而奉俊昊正式是创作力旺盛而又创意非凡的出色导演,他一直强调在他眼中电影并无商业或艺术之分,只求观众看得投入开心。

他是编剧出身,所以作品都很注意剧本的曲折能够引人入胜元素,就是以这种风格态度拍出优异作品而得到观众青睐,然后再在国际影展上吐气扬眉。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电影的复兴至今都是依靠商业片带动,而在国际影展作品受注意的都是本土电影的领军人物,与中港台甚至是日本,在影展上有作为及成就的导演多都扮演着在本土作品“曲高和寡”的尴尬角色,有很大分别。也极少陷入如在国际影展得奖作在本土被禁的导演遭遇及困境。

电影这门行业导演需要以票房来给投资者信心,而任何偏向于艺术成就取舍的艺术电影希望能源源不断的发展,还是要依靠商业电影市场的繁荣带来的投资以及市场需求的多元化。

而在这方面,韩国电影业的明确宗旨,是要电影导演们先拍出能得观众支持的作品而先养活自己,然后在艺术造诣上不断提升,而非如一般亚洲国家的目的只希望在艺术上获得认同,而期望在影展得奖而不顾商业市场的接受性有天渊之别,认真来说是一面珍贵教材。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