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屡闯红灯 用生命送餐?
专栏 | 恕我直言| May 13, 2019召车 快递 时间 服务业 李凯莉 
分享:

打风下雨的傍晚,因为无法外出打包晚餐而上网订餐,半小时后一位湿漉漉的快递员准时把热乎乎的餐点送到,雷雨交加还能准时送达,这服务该给5颗星了吧?

还有一次在圣诞节期间订餐,快递员来到家门前,看见屋里闪烁的圣诞树,离开前说了一句“merry christmas!”这样就获得了5星评价,对于服务业如送餐或召车服务来说,顾客给的“星星”变成了评估业绩的标准,“准时送达”、“内容无误”、“有礼貌”就是顾客对快递员的基本要求,但在每一个“准时送达”的背后,包含了多少次的“硬闯红灯”?

(图片来源:网络)

每次在路上见到快递小哥,几乎都会见到他们闯红灯,因为他们正跟时间赛跑啊,多送一餐就能多赚一点,就像以前流传的一个老笑话,老师问学生:“什么情况下可以过马路?”学生答:“爸爸说没有警察的时候!”正是如此,快递员都很清楚哪个路口的交通灯有照相机,哪个路口没有照相机,只要没车没警察,就能闯红灯,“揾食啫,犯法啊?”,是呀,犯法呀,只不过没人开罚单给你咯。快递员罔顾交通规则,逆行、闯红灯等等,往往会为其他道路使用者带来“惊吓”甚至酿成车祸,政府是否应该对此严厉执法?

在中国,因为电子商务发达,快递员很多都月入过万,而在本地也不差,听过一位外卖小哥说,跑一趟收RM8,如果跑得勤、送得多的话,一个月的薪水可以有RM4000以上,难怪那么拼命!这个数目已经高过很多一般白领了,大学生还要在为最低毕业生薪酬烦恼?读那么多书出来还不如一个送快递的…..

现在什么东西都能网购,因此快递员正是一门吃香的行业,在中国,每增加一万个包裹订单,就能增加一个快递员的就业机会,在本地,快递员也是一门被需要的行业,试过询问pos laju的包裹进度,竟然可以得到“暂时没driver”这种答案,偏偏很多华裔子弟都觉得快递员是低下的工作,统统跑去开Grab Car,但也对,快递员在马路中穿梭,要冒着出意外的风险,就是一份高危工作,日晒雨淋,哪有在车里叹冷气那么爽。

(图片来源:网络)

有报道说,在未来,“机器快递员”或许可以取代现在的“人肉快递员”,亚马逊之前发布一款“机器人快递员”,它名叫“Scout”,看起来就是一台小货车,有六个轮子,由电池驱动,以步行的速度前进(这快递也太慢!),也会检测障碍物安全驾驶,它只是在华盛顿的一个社区试用,会在周一至周五的白天递送包裹。只是在大马连一个无人餐馆也难以做出成绩,机器快递员?我们看别人的就好。

有谁能让一个女生蓬头垢面出来见面?正是快递员啊,你我都需要快递员,但希望是平平安安到达的快递员,我不想我的货品染上鲜血啊。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1. 唉,说到华裔子弟,尤其是近代的就是累+泪?做工至少要做室内的工作,最好是穿着西装坐在办公室内可以从家里到开车、上班都是冷气的上班族。自从有了外卖后,就更夸张了基本上就是点外卖当工作日时午餐,在办公室座位解决了午餐就在办公桌小睡休息。
    有的甚至在平常工作日人家都工作但他却宅在家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不过还是一日三餐甚至是四餐、五餐都在点外卖,有时更好笑的是连那天的三餐、四餐、五餐有时会是同一个外卖小哥送的? 只是餐馆不同了而已?。。。同样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哥年纪,但差别怎么会那么大?

    不过对于华裔子弟通通都去开grab car,然后才埋怨各种赚不够、单太远、车辆维修油钱太高扣到来甚至还不如做grab food等的各种靠北靠母并不奇怪,特别是在大城市基本上家长只让孩子考车、驾车的则更不稀奇–连辆自己名下的摩托都没有,怎么做无论是送餐还是送货、送花、送蛋糕的rider咧?! (虽说驾车也能做快递、送餐,并且有接大单或大件物品之单价较高又免除了下雨的优势,申请过程比做grab car还容易得多因为还是私家车省了很多不必要的政府程序,但在方便性、驾驶速度及车辆的养修费上的成本就已经先输了~)
    就算是让他们学其他国家包括新加坡也很普遍的开车做grab food,免了骑摩托车的各种日晒雨淋怕变黑、被?追咬、各种摔伤意外和不慎洒餐的风险,但他们最终还是会选择开grab car就好的–因为还要烦泊车、找餐馆、找公司、找住家、爬楼梯的各种跑啊,哪有grab car就一直坐在车里吹冷气这样爽?
    华裔子弟普遍择工是舒服、简单好做、有面子是第一,钱是第二啦,要不然同样是开车,做么不去考拖格罗里的手牌后去开冷气冷到在里面像在家躺着睡觉都没问题又至少7k,时常是1w的拖格罗里司机咧?!

    有的明知那个地方的非穆斯林骑手已经少得几乎没有了,但却还特别喜欢专订非清真并且还就是猪肉的食物来玩这种搏运气的游戏,不幸地连续被几名宗教虔诚的友族小哥都cancel order就呱哩呱叫各种投诉,但却极为反对自己的家人尤其是孩子骑车做?grab food来帮忙解决这样的一个矛盾–其实在大马的每个送餐平台的系统里遇到这类只要是非清真的单都会自动优先派给在同时、同区的非穆斯林小哥之几乎都是印裔小哥,实在是没有了才来找那些很多其实是要等机会换清真ID的无奈友族小哥勉强接单的。若同样都是同样上下线及勤快的全职骑手,其实非穆斯林的小哥至少都会多赚个500之因为星期五的午餐时段的每单bonus都会比平时高出至少一倍的可说是一个星期七天里bonus最高峰的价位,且那四个小时内根本就没有间断及待单的可能之搞不好那整个区就只有你一个人在跑而已…再加上平时就会优先接到非清真餐馆的单,大大减少了取消率(CR)又能多跑几个这样的单,少CR+拿到的五星好评多了=升级+系统会派更多的大单。

    特别是大马各平台的送餐员几乎都是自由工作者的自雇性质,算是做了自己的老板了,所以就算是同样每月赚4k, 而且这个薪水的职位往往是个主任、副经理,但之间的差别是一个是拿有限度的死薪水,要义务加班个没日没夜甚至巴不得一周有十天且还受上级气、巴结客户、又要怕各种裁员被炒的坐在办公室内的西装续命职员vs时间自由但要冒着跟做就生意一样的盈亏风险及估计各种开销成本,但收入且潜力发展无上限的穿着便服冒风雨的卖命老板而已。
    所以我就是一个当年穿着西装坐办公室,午餐几乎都是吃外卖的续命族,到变成穿着运动长裤装,唱着「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自娱给人家送外卖的卖命族。不过也很幸运地因此看穿了太多过往在无论是职场还是各种社交界酒杯应酬中的各种虚伪面目,给了自己一次可以彻彻底底人际洗牌的大好机会的把该甩的狗眼通通都甩了,真正地去最大程度地接触了各种阶层和样貌的普罗大众并且还就是给他们做着最实际的东西,日子还过得挺踏实的。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