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后的我
我不是JASPERS| September 29, 2020失忆症 演员 演艺圈 艺人 
分享:

研究显示,人一天平均会忘记三件事。我们常常会把“忘记”当作是个借口,挂上不负责任的标签,代表着你对某人某事不在乎才会忘记当中的细节,尤其是女朋友,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但其实有些记忆不由得我们自己掌控,最近我参加了一个谈话性节目担任嘉宾,节目中请来了心理医生为嘉宾讲解自己身心灵出现的问题,我分享了大学时期的一段“断片期”,这才恍然大悟,我失忆过!

在2008年,我考上了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系(School Of Computing)。 对,你没看错,我这个左脑残废的为了不违抗家人的指令,硬着头皮报名了此科系。我记得第一天上课的我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坐在了前排,想说只要有恒心铁棒也能磨成针。

大学时期的赖宇涵。(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我看了看四周,都是四眼田鸡,听着他们彼此的谈话有如外星语,一堆我这一辈子未成听过的名词,JAVA 、C++、PYTHON等,什么鬼……我试着自我催眠,告诉自己要努力,我行,我能,我可以!

但这满满的正能量在开课不到15分钟,就有如被乌云迷雾遮盖了,我开始晴天霹雳,我听不懂,看不懂,想不通老师到底在说什么。我看了看四周的同学,大家都在点着头,有些还问了更加深奥的问题。

不久,老师要我们试着写个应用程序,我就听到嘀嘀嗒嗒的键盘声,有如千军万马在战场上奔驰,同学们的手指在几秒钟内就打出了密密麻麻的程序。我望着我的手指有如被强力胶粘在键盘上,一个字都打不出。我的第一念头:这不是属于我的世界。第一天的大学生涯,令我如此难忘。一向来在别人眼里是高材生的我,突然在一瞬间从天堂坠落到人间地狱。我被自己的无能感到羞耻,我此刻感觉自己像个白痴……

在大学第一个学期的日子里,就有如迷失的太空员,背着剩下微薄的氧气,独自漂浮在无边无际的外太空,然后顿时被吸入巨大的黑洞里,吸进了可怕的教室,所有的画面开始变得模糊,度日如年,心急如焚,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牛顿第一运动定律,在没有任何外力施加,是不会改变方向与速度的。

飘向黑洞的太空员,在无助的情况下也只能飘向黑洞,飘着飘着也开始放弃了希望,似乎就等着命运的安排,等着氧气桶缺氧。

我记得我颓废到忘记考试的日期,结果第一学期只考到了1.15的GPA,成绩惨不忍睹,满江红。我被大家指责是因为要做“明星”而放弃学业,冤枉啊!我尝试放弃,想要退学,最终在家人的同意下休学了一年,调整心态后才重返了校园。

4年的课程,我总共花了6年完成,我的确走得比别人慢,但我一心只想完成使命,到达终点,这些日子靠的是耐力、努力与亲朋好友的鼓励。

6年后,赖宇涵完成了大学学业。(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但可怕的是,很多年后,我试着回忆大学的日子,却突然发现,我什么都记不起来。我只记得那无奈的感觉,无助的心情,无数个对着键盘哭泣的夜晚。但所有的细节,包括我上过的课,遇见过的人,参加过的活动等,几乎忘得一干二净,有如上帝在没有我的同意下,在我脑海里按下了“删除键”。坦白说,我只记得入学与毕业典礼。

亲朋好友的鼓励,让赖宇涵坚持了下来。(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我只能靠一些照片来试着找回一些蛛丝马迹,但细节只能靠同学述说才能勉强想象得到。我时不时会做梦,梦到自己在最后一个学期忘了上考场,毕业失败。

说到这里,我望着坐在我身旁的心理医生,他点了点头,微笑说道,忘了就好。我一头雾水,逼问下去,他说,我们头脑会潜意识删除掉不想记起的回忆,这是头脑在为了保护我们,让我们往前看,不然这些不好的回忆变成包袱,不让它成为阻碍我们迈向成功的绊脚石。

也许有一天当我真的释怀了,我会记起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

我不认为它是我的绊脚石,反而训练出一个意志力坚强,在逆境求存的我。换个思维想,绊脚石或许就是我踏入成功领域的垫脚石!

延伸阅读:赖宇涵专栏《我不是JASPERS》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2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