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陈太太

支持 Sponsored by  

打从我第一天当实习生,我的经理人就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她拿了一杯装满水的杯子,喝一壶茶,要我们把茶倒进已装满水的杯子里,不管我们怎么倒,茶还是遗漏了出来。于是她就问了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把茶倒进杯子呢?

我翻了翻白眼,心想这问题也太简单了吧,就把杯子里的水倒掉,再把茶倒进杯子啊!这时经理人就说道,我们实习生就有如这杯子的清水,而要进步学习就是不断把自己掏空归零,才能更快吸收新知识。

但说得容易做得难,要清空归零,首先就已是一个关卡。因为我们人生经验与学到的知识,可以是成就我们的垫脚石,也可能是阻碍我们继续往前的绊脚石。我们很多时候都会认为自己曾经学到的就是最好的,面对新的批评指教,我们往往都拒之⻔外,有如那壶倒不进杯子的茶。

从那天起,我不断告诉自己要时不时清空归零,不能倚老卖老,把自己的经验当成唯一的宝,不然别人会说我自以为是,有大头症。所以当面临他人的批评指教时,我尽量多听别人的意见,多看他们指引的方向,多想怎么可以更好。我不能说我做到了百分百归零,偶尔还是会有所固执,但至少我尝试过。

但有一种批评方式是我无法理解的。主持完一档灵异节目的隔天,我突然收到很多网友和朋友的讯息,他们给我看了一份报章的截图,原来是一位网友“陈太太”看了我主持的灵异节目后,对我的主持风格有些意见,希望我可以进步。

主持完一档灵异节目的隔天,我突然收到很多网友和朋友的讯息,原来是一位网友“陈太太”看了我主持的灵异节目后,对我的主持风格有些意见。(图片来源:Pixabay)

比如为什么我会在节目上“鬼叫”,或用英语来解释某种用词等“告状”。当然,我第一反应是“冤枉啊”,自媒体的运作不能用传统媒体的标准来衡量,不是我做不到传统媒体的标准,而是这自媒体有它一定的“模式”,在这里我就不多解释(商业秘密,呵呵)。但我还是欣然的接受了她的批评,自我消化再重新出发。

可是我不能理解的事,姑且相信她写给报馆的用意是希望我本人有所进步,但为什么我是全新加坡最后一个收到她批评指教的人呢?

我心想,毕竟在自媒体时代,要直接联系一方是轻而易举的事,为什么她不直接联系我?为什么是要大费周章联系报馆,告诉全世界她对我的批评指教,而她的好意我未必收得到呢?

而且陈太太不只一周,还连续两周对我有所批评。我心想,天啊陈太太,你的好意可以直接联系我,为什么需要那么麻烦动用到报馆,浪费笔墨、纸、版位,而我还未必能看到你对我的好意呢?

别误会,不是我脸丢不起或不敢面对批评,而是我开始怀疑这“好意”背后的动机,因为这举动太不符合逻辑。

为什么是要大费周章联系报馆,告诉全世界她对我的批评指教,而她的好意我未必收得到呢?(图片来源:Pixabay)

你有没有看过很多自称是网络“罗宾汉”的侠客,很喜欢偷拍“别人的不是”,某某人出门没带口罩,他们喜欢偷拍然后放在网络上大吐口水,引起骚动。

但其实罪魁祸首不是这些出现在影片里的当事人,而是袖手旁观等着看好戏的“罗宾汉”。他们的动机,从来不是要行侠仗义,而是踩着别人尸体来得到注意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可以到处炫耀说“你看,这影片是我拍的,那么多人看”。

其实如果真正想行侠仗义是轻而易举的,如过“去告诉当事人他忘了带口罩,或递给他新的口罩”,而不是偷拍别人的不是。

也许是时候想一想,当我们给了大众发言权时,是否间接鼓励了这些民众纸上谈兵?当你我转发了某个视频或言论时,是否鼓励用“行侠仗义”来伪装自己,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这世界不缺躲在幕后纸上谈兵的“陈太太”,而是真正能对症下药行侠仗义的“陈大侠”。

延伸阅读:赖宇涵专栏《我不是JASPERS》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1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赖宇涵

身兼演员、主持人、导演、编剧多重角色。曾参与《新兵正传》演出,也是《叫我男神》里的主持人JASPERS,在社交媒体上是广为人知的“暴牙菇”。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