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我不是JASPERS

我不快乐

支持 Sponsored by  

你有写日记的习惯吗?日记本就像是自己私人的回忆录,记载着自己的点点滴滴、起起落落。最近我又整理了凌乱不堪的房间,不小心“挖掘”到年少无知时所写下的黑历史。

读着读着发现这一页页的黑白笔记,都是青春留下的七彩烙印,似乎在不经意地提醒自己:别忘记那个单纯的自己,最初的心,还有最终的目标。我发现日记里所列下的目标,除了拥有六块腹肌之外,我都达到了,我欣慰地笑了笑,总算对自己有个交代,也一一实现了我的诺言。但回头一看,我怎么不快乐?我想我在日记里找到了答案。

有一页的日记是这么写的“我的愿望是当一名演员,如果我可以在镜头里出现,哪怕是一句台词或一个表情,我都死而无憾,因为我圆梦了”。

其实我完全记得当初写这日记的心情,因为那个年代的我们,没有社交媒体,没有YOUTUBE,要演戏只有一个地方能实现梦想,那就是电视台。而电视台是一个看得到摸不着的神圣地方,想当演员就犹如取西经一样,难如登天。况且我家族没有一个亲戚是和娱乐圈这行业有任何交集的,所以从小就被灌输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所以一心想演戏的我不敢对自己有太大的期望。但也许是努力,是幸运,或者是宇宙的吸引力法则,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通过朋友介绍,终于有机会拍戏了,当了有一句台词的临演。

还记得那是由阿姐郑惠玉主演的电视剧《阿娣》,我演的角色叫:姗姗朋友B。对,你没看错,不是姗姗,也不是姗姗朋友A,而是第18线的角色——姗姗朋友B。我等了一整晚只说了一句“干杯!”虽说连名字都没有,台词也只有一句,但当时的我已很满足了,兴奋得睡不着觉。

回头一看,现在的我虽说知名度、戏份等都比之前来得多,但为何我不快乐?日记本里的答案是:满足。当一个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就会想要更多来满足自己那高昂的亢奋感。我记得刚正式入行的时候,我很怕失去机会,我会不断地数台词、找镜头,做出很多多余的表情,就是为了刷个存在感,因为深怕这一切会被夺走。当自己已做足了努力,我就开始比较,比一比和我同等级的演员谁比较多台词、谁的角色比较突出等等。我得失心变得很重,变得不快乐。

其实事业有野心是没错的,所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对自己有要求才能更上一层楼嘛。但我在盲目寻找途径爬到新的高度时,忘了享受当下的风景与美好的空气,我忘了当中的快乐,迷失方向,失去目标,遗失初心。我以为达到新的高度就能找到快乐,但我又忘了,高峰也许让我拥有短暂的开心,但唯有知足才是真正的快乐。

也许,人真的是要迷失了自己才能找到真我。还好日记让从前的自己提醒了我,享受当下,知足常乐。没有最高的山峰,只有不会享受旅程。

延伸阅读:赖宇涵专栏《我不是JASPERS》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1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赖宇涵

身兼演员、主持人、导演、编剧多重角色。曾参与《新兵正传》演出,也是《叫我男神》里的主持人JASPERS,在社交媒体上是广为人知的“暴牙菇”。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