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我是韩念

创造文明的网络世界

支持 Sponsored by  

我想借用你的想象力,回到大约一百多年前的一个小村庄,你是其中一个村民。那个村庄,没有完善的法律系统,没有法院,没有法官,什么大小事情,都是村长说了算。

某一天,这个小村庄传出一个谣言,那就是谁谁谁和谁谁谁的妻子有染,也就是说,谁谁谁的妻子红杏出墙,给自己的丈夫戴绿帽。这个谣言很快地传遍整个村庄,就连隔壁村的村民都知道了这件事。每一户人家,茶余饭后,都在讨论这件事,很多人主观地加盐加醋,脑补了很多细节。最后到底哪些是真实发生,哪些是出于别人的幻想,也不得而知了。

村长知道这件事后,觉得事态严重,叫了谣言里的男女主角来问话。说是审问,其实是批判。谣言中的当事人百口莫辩,根本没有机会解释或否认。所有的村民人云亦云,道听途说,大家都很确定他们犯了滔天大罪,要根据村庄的规矩来处罚——那就是死刑。

毫无意外,最后谣言里的当事人,未审先判,被一众人绑起来,活活打死。

人死了,是不能被逆转的。死了,就是死了。但我想问,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真的知道真相吗?在我们还没判处一个人之前,我们是不是有义务先查明真相,以免冤枉好人?还是真相根本不重要,只要大部分的人都认为他们犯了错,那就他们犯了错,不需要证据,不需要繁杂的审问程序?

人类的大脑,常常会有认知偏差,会执迷不悟地深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实。即使这事实很离谱,很不可思议,还是会有人相信。(图片来源: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我是念法律出身的。我深深明白,未审先判的危险性。人类的大脑,常常会有认知偏差,会执迷不悟地深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实。即使这事实很离谱,很不可思议,还是会有人相信。而且,谣言常常是一传十,十传百。当事人根本没有机会做出解释。

所以,法律为了保护无辜者,把举证责任放在原告,而不是被告身上。你如果要控告某某人做了什么错事,那么请你拿出证据来证明,而不是被告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明白了法律背后的精神后,我们就可以明白为什么在网络上公审是那么的可怕。我们人类经历几千年的不公,累积了无数人的智慧和经验,才琢磨和设计出一套尽可能保护无辜者的法律系统。但在网络公审里,这套法律系统完全派不上用场,根本不存在。

某个匿名账号,说谁谁谁做了什么什么事,吃瓜群众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在底下看图造句,填补空白格,没发生的事,没见过的事也可以说到好像亲身经历那样。当事人真的是百口莫辩。试问,要怎么证明没发生的事?

举个例子,如果我说,五年前,你来我家,偷吃了饼干,你要怎么证明你没吃呢?在法律系统里,如果我要控告你说你偷吃了我的饼干,那么举证责任就在我这里,我必须拿出确凿证据来证明你的确五年前在我家里偷吃了我的饼干。

但是,网络公审,这一切证据都不需要。我们只要随便说出一个故事,尤其是针对某个名人,就会制造出舆论压力,吃瓜群众就会乐此不疲地齐聚一堂议论纷纷。当事人很快就会全身蚂蚁,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

我们人类经历几千年的不公,累积了无数人的智慧和经验,才琢磨和设计出一套尽可能保护无辜者的法律系统。但在网络公审里,这套法律系统完全派不上用场,根本不存在。(图片来源:Revision Legal)

因为那时候,真相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网民选择相信的事实。如果一部分网民深信当事人是个丧尽天良的大坏人,那么当事人就是坏人,虽然没有证据证明当事人是个坏人。你相信他是,他就是了。

如果我们允许网络公审,如果我们允许未审先判,那么我们的司法制度,就倒退几百年了。先人累积下来的智慧,先人留下来保护无辜者的制度也将毁于一旦。

所以,下一次在网络上看见有人谣传谁谁谁做了什么,请别太快下定论。如果不是亲耳所闻,亲眼所见,就不要成为谣言的散播者。证据会说话。还没看见证据之前,请保持开放的态度,接受每一方的说词。真相总是一体两面,我们要有智慧去分辨真伪。

我们一起创建一个文明的网络世界。

延伸阅读:杜韩念专栏《我是韩念》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杜韩念

自称不务正业到非常专业的律师。写作不是他的强项,但大部分人却因为他的文字而认识他。最大的心愿是有人告诉他:“我是因为你的文章而爱上阅读的!”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