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还很远
我是韩念| September 15, 2020中年 人生低潮 勇气 
分享:

你刚离开了我的办公室。离开前,我答应我会写一篇文章给你。

坐下来后,你很安静,表情有点焦虑,面对陌生的我,你犹豫,该怎么开口呢?

“也许我来错了地方。” 这是你的开场白。我说没关系,放轻松,把心里的话用自己的方式说出来就可以了,不要想太多。回答了我的几个问题后,你终于放下胸口大石,大胆地说出你的问题。

你说再过几年就是五十岁,原以为一切都上了轨道,怎知一场行动管制令,让你的生活起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首先是生意伙伴骗了你的毕生积蓄,投资在他那里的钱一夜间化为乌有。他人间消失,人去楼空。现在回想起来,由于太过相信他,也因为贪婪,所有的蛛丝马迹都落入了你的盲点,才会让他有机可乘,不断向你骗取更多的金钱,让你越陷越深。

接下来就是因为公司裁员,你失业了。公司赔了你不多不少的赔偿金,但不足以应付接下来要摊还的房贷和车贷。这几个月你有积极尝试找工,但是就是找不到。“现在有的工作,薪水都很低。如果我接受了,迟早也要破产。我的开销太大了。”你摇头说。

最后,是致命伤,不久前老婆带着孩子们离开了你。

你说老婆不谅解你,明知道你很压力,还是不停地说风凉话,看不起你,让你很受伤,情绪失控。有一次还对她动了手,逼她报警,带着孩子搬回娘家。你说你知道错了,曾经几次劝老婆回家,但老婆说她请了律师申请离婚,一切交给律师处理,铁下心肠不想见你。

“我知道动手打人就是不对。我是一时失控,忍不住。我很后悔,但也太迟了。” 你望着白板。如果能回到过去,你现在就去了。

接近五十岁,同一时间面对投资失败、积蓄被骗、失业、老婆离家出走的重重打击,有谁可以挺得过去?

“我很想去死。” 男人泪,少见,但是还是流了出来。

你说得很对,你的确来错了地方。这里是律师事务所,我是律师,但你的问题,法律给不了你答案。

也许此刻你需要的,只是一个人静静地聆听,什么都不说。你避开我的目光,但又不想我离开。于是两个男人,隔着一张大桌子,沉默了几分钟。

我不敢随便说些什么,换做是我,也许我连找律师的力气都没有。针不是扎在自己身上,真的不能体会那种痛。这时说些正能量的话,非常刺耳。

我等你开口说话。终于,你说你想回家,然后再补上“家只有我一人,很空”。

我找了防止自杀热线,要你储存在电话里,如果一时想不开又找不到人说话,请记得拨打这热线,让专业人士来帮你,我再三交代。你应酬我把电话记了下来。

离开时,你跟我鞠躬道歉,说打扰我了。我说没事,记得坚强。这时,你很脆弱,叹了一口气,无力地打开大门离去。脚步很慢,似乎不想离开。

我不知道今晚你是如何度过。我相信短期内,你走不出阴影,看不到阳光。我们是血肉之躯,不是机器。即使是机器,也有负荷不了的时候。太累了,就倒下。

我想跟你说的是,it’s ok to be not ok。请允许自己适当地软弱,请允许自己感觉无助,请允许自己承认失败。

千万不要认为自己是窝囊废。翻阅成功人生的传记,都会出现阴暗难过的章节,所以陷入人生谷底不是世界末日,明天的朝阳依然会升起。你还没准备面对它,别怕,转过头去,总有一天阴霾会散去,你会找到勇气再来过。世上没有一种痛会永远存在。世界末日还很远。

很多年后,回头望,也许你会找到力量给我一篇《读者来函》,让这一段刻苦铭心的回忆有个文字总结。

希望一直都在的,继续走下去,请走下去。

我会在说好的Pantai Batu Buruk等你一起吹海风。你不要爽约,因为我肯定不会。

延伸阅读:杜韩念专栏《我是韩念》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33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我要留言
  1. 您好,杜律师。想给您写信,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始。毕竟很多事情不能轻易说出口。另外,我想请您帮忙处理离婚的事情,不知道收费是多少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