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能重来,这一次我会站在你身前……
我是韩念| January 15, 2021命运 婚姻 杜韩年 爱情 生死 
分享:

如果不是隔著手机屏幕,我会给你一个紧紧的拥抱。

助理告诉我说十一点的预约是有关遗产分配,我问你什么可以帮到你,你回答:“我太太去世了”。

我愣在那里。

接下来,你很刻意地问我有关遗产分配的法律问题,太太留下的房子和车子该怎么处理等等,但我被你的表情分心了。你不在状况,你的眼神很伤心。

“太太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问。

“星期日……” 你终于流泪了。才四天,我们没必要现在讨论此事,这时候要你拿起笔和纸记录重点和筹备所需文件,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

“其实,你不需要马上处理的。你要不要等多几个月,情绪平复后才来找我?” 我建议。

“我也不想那么快处理的,但我的老婆是个急性子,她处理东西的方式就是马上做掉,我想她会希望我尽快处理掉她的产业,不让我拖下去,所以我才会想要找你解决问题。” 你流泪说。

我真的不想跟你谈法律,因为你根本听不进去。但我尊重你的勇气和决定,既然你选择面对,我奉陪。于是,我列出了所需文件,你拿起笔记录。

好不容易把法律的琐碎讲完了,你跟我坦白:“实话实说,找你谈遗产分配,其实只是一个藉口,我只想找个人聊天而已。”

空荡的房间、冰箱留下的雪糕、门前的那双粉红色拖鞋、浴室里的护肤品……我明白。

“睹物思人很难受是吧?” 我问。

“我根本不需要睹物,我闭上眼睛,走到哪里,做什么,无时无刻都在想著她。” 你强忍泪水。

我很有感触。想念一个人是什么味道?几天前,我才做了个噩梦,梦见狮子座和女儿飞机失事,我惊慌得不得了,痛得半死,醒来发现她们还在我身边,才放下心。万一没有了她们,往后余生我要怎么过?我想到都不寒而栗。

“我根本不需要睹物,我闭上眼睛,走到哪里,做什么,无时无刻都在想著她。”(图片来源:Unsplash)

“她病了很久,我一直在照顾她,我们都预了会有今天的到来。”

即使知道分离是不可避免,也没有人可以做好离开的心理准备。那一天,还是痛彻心扉。四十岁都不到,谁又会甘心?

你跟我分享了很多属于你们的回忆。“我没见过那么蠢的女人,那么单纯,那么天真,那么好骗。但更蠢的是,我竟然爱上了她,决定照顾她一辈子。” 你一面哭,一面说。

“当然也有很多不开心的。我妈妈很不喜欢她,但我是大哥,两个弟弟看著我,我被夹在中间,很难做人。不可能为了老婆,不要妈妈。所以每次婆媳争吵,我总是站在我妈妈那里,叫她忍,我回去跪榴莲就是了。不管怎样,那个伤害已经造成了。她受了很多不需要受的委屈,但她还是受了,因为她傻傻地爱我。现在想起来我很内疚,很自责。”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怎么做?” 我问。

“我会勇敢站在她前面,替她说话。真的。”不知为何,听到这句,我突然鼻酸,我也想陪你哭。

我们总以为还有时间,可以后来才做对的事。但是,机会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过后我们聊了很多。两个男人,没有避忌,什么都可以说,你也比较ok了。

“现在我ok了,但是等下放下电话,我知道我又很惨了。现在又是MCO,不能找人吃饭聊天,一个人在这间家,我会疯掉。每一个角落,都有回忆。” 你苦笑。

“第四天。” 我说。

“对,像你说的,疗伤倒数一百天。今天第四天,还有九十六天。慢慢好起来。”

我有点不舍得关机,有点担心这几天你会怎么过。你会好起来,时间是最佳的良药。思念的痛或许永远都在,但它会慢慢淡化,直到你能承受得起,再次站起来,面向另一个开始。你不会忘掉她,她是永远刻在心底的名字,停留在你的过往。

接下来的预约,是来离婚的。感概。

有些人明明很想在一起,却不能在一起;有些人明明能在一起,却不想在一起。

“上天啊
难道你看不出我很爱她
怎么明明相爱的两个人
你要拆散他们啊”——阿拉斯加海湾

延伸阅读:杜韩念专栏《我是韩念》其他文章

孝恩集团与访问联手呈献 12月18日 《人生直播》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16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