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我是韩念

那些疫情阴霾下的日常写照

支持 Sponsored by  

你累了吗?这场无止境的疫情有没有让你精疲力尽?

坐下来,靠过来,我给你一个抱抱。

结束经营了快三年的餐馆实在百般无奈,却又别无选择。遣散了大部分员工后,自己亲力亲为,营业额却不见回升。储备金都用在租金,现金流出现问题,自己不拿工资也不是办法,苦撑几个月后,结业是唯一选择。

离开前在最喜欢的墙壁拍照留念,那是当初讨论很久才决定的墙色。还钥匙那天,彻夜难眠。朋友知道后,机械式地抛下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心里怎么也没感到安慰,挫败感重重压在胸口上,不想见人,不想说话,严重怀疑自己的能力。押金用来偿还最后两个月租金,欠供应商的十几万令吉口头答应分期付款,希望他们能体谅。这非常时期,大家都不容易。

结束经营了快三年的餐馆实在百般无奈,却又别无选择。(图片来源:Unsplash)

”老板,招牌我没有拆下。你叫下一个租户上招牌时顺便拆下来吧。不好意思。”

公司叫你进办公室谈一下。按照最新的标准作业程序,公司大部分员工必须居家办公直到另行通知,所以接下来你都不需要来上班。可以睡到自然醒,不用清晨七点塞在车龙里固然是好事,但公司也有个要求——居家办公期间你的薪水将降至一千令吉。如果你不同意,公司也只好赔你一个月工资请你另谋高就。

”我们也不想,但你也知道,这几个月公司的资金流出现很大的问题,老板本身要翻借自己的屋子来注资,所以我们希望你明白。”

在这家公司待了近十年,怎么说也有点感情,现在离开,这样的行情,去哪里找工呢?难道要把公司告上法庭?于是你点头表示同意,并签下降薪同意书。居家办公已经半年了,公司能不能撑下去也是未知数,是不是该为自己下一步打算?你准备了新的履历表,放上网骑牛找马。你不是无情,你也想共进退,但是每个月用自己的储蓄要供房贷、车贷和保险,能多久呢?纠结。

关卡被封了。没有重要事情,要出境难如登天,即使能回国,也得自费隔离十四天,不容易。已经快一年没见老婆和孩子了,想念之心,可想而知。每天都在留意祖国的确诊人数,祈求疫情可以好转,关口可以放宽,但确诊人数从几千人上升至几万人,死亡人数节节攀升,关卡重开遥遥无期,唯有经常透过视频和长堤另一端的家人聊天。那天孩子才发烧,吓死太太,以为是阳了,还好只是虚惊一场。”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快了快了。” 心是虚的。

脸书跳出三年前的一张照片。那是公司的年会,十多个人举起酒杯,抱在一起合照。没有口罩,没有社交距离,没有人数限制,没有病毒。

印象中,从去年十二月开始,你们不再有深度沟通。婚姻生活越来越像宿舍生活,没有热情,只有形容不出的日常。两人摩擦的次数不多,那是因为双方都厌倦了。有几次,你在客厅滑手机滑到睡着了,也没人叫你回房睡;三餐各吃各的;其他时间,也是各做各的。

她好像有做不完的活,忙完了孩子和家务,就躲在客厅一角驼背对著电脑,咖啡一杯又一杯。而你,偶尔回电邮、同事打来问一些公事之外,都是me time。刚开始时,这样的日子还不错,但久了,你必须承认内心开始懒散了,时间用得很苟且,曾经的斗志也被磨灭。二十四小时变得越来越快,太阳很快就下山,也很快就升起。

但她依旧很忙,忙得不想跟你聊天,其实也没什么好聊,除了今天吃什么,家里什么东西坏了,需要出去买什么。或许你们都不愿意坦白,好几次你们都问过自己,再走下去还有什么意义。难道搭伙日子,就是余生吗?

日子再难,还是要过。过去一百多年来,人类经历过数次大大小小的疫情,最长那次也在五年后结束。过去人类都活过来了,这次也不会例外。换句话说,都会过去的。

目前,已经有超过一半的大马成年人完成了疫苗接种,真实死亡人数和重症人数也有下滑的趋势。医疗系统得到喘气空间;政府也看清了事实,把最终目标从”歼灭病毒”改为”与病毒共存”;经济领域将会陆陆续续被开放;社交活动也会慢慢地回到原点。我们仿佛已经听到了这场疫情的片尾曲。

接下来,是擦干眼泪振作起来的时刻,也是重振经济的良好时机。被破坏的,将得到重建;失去的,将被找回。还是会有一批人得到财富,有一批人找到幸福。

会是你吗?

片尾曲:

延伸阅读:杜韩念专栏《我是韩念》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15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杜韩念

自称不务正业到非常专业的律师。写作不是他的强项,但大部分人却因为他的文字而认识他。最大的心愿是有人告诉他:“我是因为你的文章而爱上阅读的!”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