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霾停课真的有效吗?
我是90后| September 20, 2019停课 学校 学生 教育 烟霾 
分享:

本周,教育部宣布雪隆区因空去污染指数达不健康水平,而宣布周四周五停课。

今年9月,可说是小学生最高兴的月份。从UPSR特假,直到烟霾停课,有的学校因此而近三个星期没上课。

但烟霾之严重并不影响小孩玩乐的心。来上补习班的小朋友穿着便服,脸上有带得歪歪的手术口罩,手拿着零食和背包,兴奋地说:“哇! 老师,今天又有烟霾诶 ! ”

我问他们,补习之后会去哪里 ?有的说会和邻居打羽毛球、有的说到公寓楼下游泳、有的则会呆在家里、玩蒙面超人游戏(多了口罩,多了乐趣)。好不快乐。

仔细想想,停课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激烈运动、减少让孩子曝露在不健康的空气之中,但乍听小朋友的分享,不就是换个“地方”上体育,换个“同伴”继续玩吗?而且,好像还玩得更兴奋。

我在想:停课,真的能帮到什么吗?

网民调侃说,烟霾已经成了马来西亚的“四季之一”(其他三季为榴莲季、登革热季、雨季)。自我小学开始,就有“享受”过烟霾停课的“福利”。当时的我,也不清楚烟霾的危害、烟霾从哪里来、为什么要戴口罩、要戴什么样的口罩。反倒是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烟霾越严重越好,能见度越低越兴奋,最好就是一个月不必上学。

回看2019年的小学生,他们还是和当年的我一样,那么地热爱烟霾。这可笑的现象说明了,政府在制止烟霾方面,内外都没做好。

内指的是烟霾教育宣导,教育孩子为何会有烟霾、演示他们如何正确戴口罩、让他们了解相关知识如:烟霾的危害、应该怎么在这段期间照顾自己。烟霾这么多年,我们还是分不清该带什么样的口罩?该怎么戴口罩?该在什么环境之下戴口罩?口罩只需要全天穿戴的吗?还是仅限户外而已? 什么才是激烈活动?

种种问题,身在烟霾中20多年的我们,至今仍没人说得清。

我在台湾的朋友打趣说,马来西亚人确实给人感觉比较没有“危机意识”。也许是常年处在没有天灾(也就是像《国家地理杂志》播放的地震、暴雪、火山爆发)的幸福感中,我们对周遭的狂风暴雨、闪电水灾、土崩、甚至烟霾都比较能够“包容”。

年年烟霾不就是戴口罩,停停课就好了。对政府的谴责也停留在咖啡店和面子书,一些进一步的动作如签署协议、谴责还是比较少的。

对外方面,我们似乎不期望政府能对印尼有些什么施压(无论国阵希盟),今年的烟霾季看来还是在一片口水战中度过。

回到停课,我明白出发点是好的,但没有做好宣导的部分,停课反而是停安心,成了一种仿佛离开学校,就不会接触烟霾的假象。确实有点本末倒置。

就像是人造雨,即便造了还是需要向印尼政府施压,拟定协议,才能根治;而停课,即便是停了,还是需要确保学生有真正的烟霾意识,也会有效。

不然,明年我们还是在一片欢笑声中度过烟霾季,直到千代万代。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