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需要再多一个理科太太
我是90后| January 26, 2019Youtuber 偷偷 理科太太 网红 谷歌 
分享:

橘色的主色调,面无表情的“嗨,大家今天过得好吗?”,曾在美国矽谷创业美容品牌濒临破产,结果靠着5分钟的亲自试用短片翻身,她就是不到一年时间粉丝破70万的新兴Youtuber——理科太太。

以上的文案是我自己写的,不是Google来的,可见理科太太是多么深入民心(如我)。

这个年代,吹了一股Youtuber风潮。90年代想开频道当网红的人,就像80年代想出道当歌手的人一样多。在这网红当道的时代,加上人人强调知识共享,用搞笑的方式让知识普及化。

但我还是很欠打地说:“我们不需要再多一个理科太太。”

我当时走到花椰菜堆里,各式各样的花椰菜都说自己是有机的。从来不会有一颗花椰菜会诚实地告诉你,它从小就是吃农药长大的。我又没照妖镜,怎么知道谁真谁假,就随便拿了一个。结果沙拉有没有机,我也不晓得了。

这种“博学标签”的泛滥也是如今“知识性”网红的写照。只要带上四方眼睛,长得一副“书呆子”脸,连连说出专有名词的人,都能封自己为生活小百科。

图片来源:YouTube截图

我们每一次打开YouTube,都像是推手推车到超市买菜一样,而我每个星期,都会推着手推车到超市买菜(真的)。有一次,我想买颗有机花椰菜做沙拉。虽然我不是专家,但有买过菜的人都知道,有机蔬果会被贴上特别的标签,价钱也会比较贵,以划分等级。

陈映彤是“理科太太”的本名,她在成为网红之前,是哥伦比亚大学生物医学硕士。学位虽然不是绝对,但这就像是贴在花椰菜上的认证标签,我们在决定参考她的“共享”之前,能够大致拿捏内容的可信度。

之前有个很红的定律,叫“一万个小时的练习”,也就是说一件事只要刻意练习一万个小时,那件事就会储存在你的肌肉记忆里,让你自然而然就能完成那件事,进而成为专家。

?理科太太的YouTube,订户人数截止目前为止已超过90万。

但我认为一万个小时有点“太夸”了。基本上,我只要花一个晚上把所有有关“动物为什么会撒娇”的讯息Google出来,再用两个小时了解并大致背起来,10分钟内重述并制成影片,上载至YouTube。只要够多人欣赏我的简单,我的搞笑,我也是公认的生物学家。

YouTube从来都不会要求你上载影片之前,通过什么专业检测,证明你“有料”、不带误导。当成为一个知识性的YouTuber也不过只需要短短十分钟的影片,人人都已能轻松当“理科太太”,又有谁要当哥伦比亚大学生物医学硕士呢?

越是共享的时代,知识的水平线就越模糊。我们这个时代有太多的知识,却少了分辨的能力,甚至低估了共享的后遗症。Google说我的红疹是小事,便是小事;YouTube说小孩发烧是正常的,便是正常。听起来很蠢,但你想想,你身上有多少的事是YouTube听来的,而你又求证了吗?

我们常常把白痴当有趣,误人气为专业;我们想自诩专业,却看不起读书人。我们从来不会去好好研究,看看论文,因为学习太无聊无趣兼漫长了。进而产出太多的假专业,真网红。

我没有否定知识性网红的需要,他们确实能给我们一个大致的概念。但作为“受益人”的你,也得清楚,这只是事情的表面,不是全面。

与其说我们需要理科太太,不如说我们需要哥伦比亚大学生物医学硕士。我们需要的不是网红打屁,而是专业教授。陈映彤先是硕士,才是网红,Youtube只是她分享知识的管道。这跟那些为了当网红,而打肿脸皮充专家的有天壤之别。

如果你也想成为理科太太,拜托你先检视自己的知识高度。如果你认定自己是“知识性网红”,拜托请你再三问问自己:你、真的有料吗?

最后我想说的是爱护社会,人人有责。不要因为自己一时的High,误人三代。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1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