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我是90后

我和疫情的一周年纪念

支持 Sponsored by  

“就这样一年了。”

朋友坐在我补习中心的椅子,翘着脚叹道。

2020年3月18日,大概是我除了自己的生日以外,另一个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

当时,便利商店与超商挤满人潮,一些不太习惯戴口罩的大叔大婶,拼命将快速面、鸡蛋和午餐肉往自己的手推车里扫。

“当时就像是世界末日。”

真的,肾上腺素让我感觉地球明天就要毁灭了。

一瞬间,全国所有的老师都硬生生地成了主播,Zoom也成为生活必备的软件。

当时连登入网络都成问题的孩子,今天已成了网课达人,而老师们也渐渐懂得自己什么角度比较上镜,什么滤镜比较讨喜。

经过一个一个军警驻扎的路障,就像是电影《尸速列车》的前奏,而故事的结局就是我们都在最高的停机坪摇着红色布条,等紧急部队直升机把我们接走。

一年期间不断的MCO、CMCO、RMCO……

格式各类的管制令,就像是男团一样来来去去又难以辨认。

肾上腺素让我感觉地球明天就要毁灭了。图为电影《尸速列车》剧照。(图片来源:imdb)

最讽刺的是,一年之后的今天,确诊人数竟然比大叔大婶抢米的时候还高。

可俗语说得好(我自己说的),“我们无法改变世界,唯独能改变的是自己。”

社会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平静下来。

“平静”指的不是确诊人数下降,而是我们的心态。

我们开始不囤货、不抢米,甚至开始趴趴走。学校也开放了,各个领域也逐渐复业。人们开始佛系抗疫,政府开始炫耀政绩。

疫苗则来得比想象的快,原以为需要三年才能做到的事,大概一年间就做到了。

正当我们还在抱怨MySejahtera的疫苗申请当机时,政客们已经开始发起了 “#打疫苗好棒棒” 运动。

那也是我第一次羡慕政客的手臂。那种接种疫苗时炫耀的神情,真的是百姓与高官最遥远的距离。

(图片来源:慕尤丁脸书专页)

奶茶街、唱K、搭飞机好像是上世纪的事了。网购、网课从新常态,成了老朋友。

呆家期间,有人因为寂寞谈了恋爱,有人因为朝夕相处而分开。

当然也有些是疫情也改变不了的事。

即总有人掉入爱情包裹的陷阱,总有网红宣布自己恋爱分手和不堪压力的消息,也总会有政客就出来说自己有足够议席当首相。

想当首相的人,一年之后还是在想当首相;而自己不想当首相的人,还在当。

“又要大选了吗?”,朋友问。

“不是有紧急法令吗?”

“到这个八月而已啊。”

啊,原来这么快。

这一年,我们就像是活在满屋子气球的房间里。

大家都小心翼翼不要让气球破掉。但总有几个屁孩,看大家生活太平静,喜欢戳破几个吓吓你。

一年之后的我们,练就了一身适应能力。很多人都说,如果你能挺得过疫情,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你挺不过的。

我想,我们都做得比想象的好。因为我们不仅挺过了疫情,还挺过了朝令夕改的政客。

一年后,适应能力是强了,但人也变得厌世了。

先前还对马来西亚政治轮替大感自豪的我们,开始不在乎选情。毕竟我连部长的名字都记不住,还谈什么政治理念和前景。

我以为挨过疫情是我的本事,原来只是政治人物撒野的本钱。

原谅我只是个平民老百姓,你选不选,我不在乎。

我唯一关心的是,八月份我打了疫苗吗?毕竟我不是慕尤丁,我打疫苗要排队,而且MySejahtera还会卡机。

新的一年有什么新希望吗?

如果说2020是废掉的一年,那我希望政客别再浪费我多一年的青春和时间。

对我来说,那就是最好的宣言。毕竟我可不想明年再写一篇,“我与疫情的两周年”。

延伸阅读:偷偷专栏《我是90后》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偷偷

90后诞生的新闻记者。先是拿药剂系奖学金、再去念了中文系、最后选择当记者。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即兴剧,无需固定脚本,只需勇气和创造力。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