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我是90后

教师节怎么快乐?

支持 Sponsored by  

警告:如果你认为老师应该无限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请按右上角关闭此文章,这里不适合你。

铃铃,上课钟声响了。只不过响的不是学校的铃声,而是手机的铃声。

电话另一头传来家长的叫声:

“老师,数学一定要用小方格吗?单线簿可以吗?现在MCO,你要我去哪里找单线簿?”
“老师,我的笔记打印不到,我没有打印机。”

看看屏幕显示的时间,早上6点30分。我差一点,就可以比附近的回教堂更早起床了。我刷牙洗脸,今天不是新的一天,今天是跟昨天一样的一天。我是老师,这是我的日常。

自从政府去年三月杪落实限行令开始,教育界的网课就不间断。去年7到10月疫情稍微缓减,学校恢复实体课。那段时间,对老师而言,仿佛春天再现。老师尽量做足SOP,安排学生的社交距离。

我们最怕MCO开学的第一天。

有的学生功课一本都没做。开学第一天,学生背着厚厚的作业来中心。

妈妈两手一推地说:“老师,我的孩子MCO的功课完全没有做,我没有时间,搞不定。你这两天帮我教他做完。”

完全没做?这两个月你在家一本功课都没办法教孩子?你ok吗?

但看着眼巴巴的孩子,你能说什么?说再多也是泪。

记忆中,那段时间无论是学校老师,还是补习中心的教职员,都在赶课。课程教不完,考试还是照跑。担心学生学不会,来不及考UPSR。担心孩子跟不上,明年更辛苦。

实体课的时间虽然不长。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虽然我们尽量做足SOP,安排学生的社交距离,但老师心里都知道,孩子还是孩子,除非你像无间道这样把他们用麻绳绑在椅子上,否则,能够做到80%的社交距离,已是最大的努力。

但再大的努力都是白费。

“老师,我班长的爸爸中covid,班长也是。”
“老师,我早上没有上课,因为我去做covid test。”
“老师,我的学校明天没有开,因为有老师中。”

“我们转网课。需要什么练习、用具的,今天都搬回家,明天MCO了。”上完最后一堂课的晚上7点钟,我告诉老师们。

(图片来源:The Statesman)

渐渐的,你看到小小的网课窗口中,越来越多孩子的手上出现粉红手环。
渐渐的,你看见越来越多孩子因为长期网课,而戴眼镜。
渐渐的,开始有学生因为一年没上学,8岁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
渐渐的,有学生因为一年没上学,9岁还不会乘法、除法。
渐渐的,孩子因为没有写生字,交上来的功课都是一堆丢失笔顺的汉字……

“老师,我的孩子程度很差。他可能不是读书的料。”
“不是他差,只是现在的教育制度不适合他。”

渐渐的,我们也放弃坐等教育部推出什么有用的对策……
渐渐的,我们开始什么都自己来……
渐渐的,我们也习惯了家长们的不合理期待……

睡觉之前,我回复学生最后一封短信:“要计算活动过程的时间,就用活动结束的时间,减掉活动开始的时间。看回数学笔记,要温习。”

“谢谢老师!教师节快乐!”

哦!教师节快过了!

躺在床上,刷着手机。本来想看看政府有没有趁着教师节宣布一些帮补老师、或是有利教育的政策。划了半天,什么都没看见。

只看见一堆速成班的广告,4天搞定国文、两堂课掌握英文写作……

这些东西,就像是成年人的10天暴富速成班、百万收入不是梦……

信则有,不信则无。

想放下手机睡觉,却偶然看见网民调侃马汉顺唱歌的贴子,发现原来他成了教育部副部长。原来,教育部还有副部长。

点进去,看看有说些什么吗?除了一首音有点走、歌词有点怪的歌,什么都没看见。

晚安,老师们。这个教师节,怎么快乐?

延伸阅读:偷偷专栏《我是90后》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2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

偷偷

90后诞生的新闻记者。先是拿药剂系奖学金、再去念了中文系、最后选择当记者。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即兴剧,无需固定脚本,只需勇气和创造力。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