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我是90后

想当年,我们过中秋……

支持 Sponsored by  

“你们中秋节怎么庆祝啊 ?” 

“没有怎样,在家玩 Game 咯。” 

“你们没有玩蜡烛,点灯笼吗?” 

“没有哦。蜡烛好玩咩?怎样玩哦?” 

“你们都不会想要出去走走、点点灯笼吗?” 

“才不要,外面很热,又多蚊子。” 

上个星期上课,想起中秋节快到了,便随口问问同学怎么庆祝。

小时候,我们除了农历新年,最期待的就是中秋了。基本上除了五仁月饼,还是孩子的我们,中秋节的一切我们都喜欢。

五颜六色的灯笼、一包几块钱的五彩蜡烛、又爱又恨的表兄弟妹、配上冰箱偷来的江鱼仔、鱿鱼干。点亮第一支蜡烛开始,我们的家家酒餐厅也随之营业。

蜡烛烧完之后,就开始烧蜡烛的盒子、一些干枯的叶子、树枝等等……“老师!你们以前很危险叻!”

危险吗?我当时可没想过。

只不过,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年代之后的中秋,竟是这般单调的模样。有时候,我们90后之间会臭美,认为90年代是最好的年代。

我们经历网络没有那么发达的年代,一系列的“老鹰抓小鸡”、“莲花莲花几时开花”等“线下”游戏,我们有幸参与。

随后到彩色电视的年代、妈妈拿着大袋小袋,里头装了从影片出租店借来的《封神榜》和《大长今》,追剧到半夜,都不甘愿睡。

后来,经历了MSN、Friendster的网络精彩。之后,就是一连串的Facebook,Instagram,直到现在的模样。

不知为何,作为从过去走来的人,跟这个世代的孩子交谈时,总会认为现在的他们和以前的我们差了一些什么。

感觉上,自从有网络这回事之后,身边的一切都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仿佛除了手机、游戏、网络带来的快乐之外,真实世界的一切,都黯淡无光。

这一两年的行动管制令,与其说是把小孩关在家里,其实更像是把他们困在虚拟世界里。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现在的孩子对待世界的方式这么冷漠。无论是对老师、对同学,都好像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们看过长颈鹿吗?”

“我在电视上看过。”

“你们有试过露营吗?”

“没有,我知道有YouTuber做过。”

“你们有自己养宠物吗?”

“我在game里面的算吗?”

小时候,我们除了农历新年,最期待的就是中秋了。(图片来源:unsplash)

摸不着的老师、碰不到的同学、打不到的敌人和妖怪、喂不到的兔子、闻不到的花香,成为他们认识世界的管道。 

无需踏出户外,就能看到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也难怪他们在最好奇的年龄 ,什么都不想尝试。

可这样的生活就够了吗?这样认识世界的方式全面吗?

网络让孩子认识了一切,也让他们不想认识一切。 

“老师,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们可以zoom中秋晚会。我们可以在‘动物世界’点蜡烛了。”

“对呀,但是还是真正的点蜡烛、真正的中秋晚会比较好玩。”

我仍然坚持:“总之,疫情好一点之后,你们一定要去外面走走。这个世界,比你手机看到的更精彩。”

说完,同学不屑一顾。

也许90后也老了,也有着自己对自己的年代的执着。总觉得,现在的世界离自己越来越远,也逐渐感受到爸爸妈妈以前为什么总爱说:“我们以前……”

也许,执着不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让人无所适从,而是那份越来越强烈的冷漠,让人不寒而栗。

我怀念过往的中秋,也想念那时候的人情。

因为那真的是个好的时代。

延伸阅读:偷偷专栏《我是90后》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偷偷

90后诞生的新闻记者。先是拿药剂系奖学金、再去念了中文系、最后选择当记者。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即兴剧,无需固定脚本,只需勇气和创造力。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