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一代的社交媒体疲劳症

支持 Sponsored by  

最近和一位前记者朋友聊天,她上个月辞职了。她辞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关掉自己的脸书、Instagram等社交网站。

她说:“我关掉之后,才发现我好轻松。我空闲得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我开始跟别人好好聊天。”

我们开玩笑地说,其实关掉脸书就跟Thanos弹手指差不多。关掉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少了50%的朋友、少了50%的声音。你甚至会因为太清闲,而听到鸟叫声。

我还当记者的时候,曾下载软件追踪自己的手机使用习惯,发现三个多小时都在脸书,两个多小时都在Instagram。其余的,才是WhatsApp等其他软件。

我多数都在看政治人物的脸书更新,留意突发状况。当然,偶尔也会转发自己写的新闻,读读网民的留言……

但我后来发现,上社交媒体已经不只是工作需要,而成了有事没事都会点进脸书看看的习惯。看自己的贴有没有人评论、有没有人点赞之类的。如果什么都没有,也会反思自己的文章是不是不够好……慢慢地,我发现我越来越在意脸书生活,而上脸书变得好累。

我还记得,创建脸书账号时,大概是13岁左右。当时的脸书朋友都是“真实世界”里的朋友,而我们上脸书,只是为了躲开家长的检视。我们在里面和朋友建立小天地,互相关注,玩小游戏,只和一部分的人分享我的生活。功能与现在相比,差得远了。

踏上家教生涯之后,发现身边很多小朋友都没有脸书。理由是:“我爸妈都在脸书,我还上去干嘛?”,“脸书上都是假的”。

当社交网站都是家长之后,他们“反其道而行”。转战只有特定朋友可看,有24小时限时功能的Snapchat和Instagram,有的甚至连社交媒体的账号都没有,回到我们以前的SMS时代。

00后说,这才是生活。他们比我们更早接触脸书,如何操作、如何辨别假账号对他们而言游刃有余。社交媒体就像是在他们手中玩太久的玩具,有点腻了。

我身边也有越来越多的朋友,以脸书破坏生活品质为由,把脸书关了。

他们说,佛经党骂着基督徒、穆斯林;素食者谴责肉食者没爱心;支持老马的骂纳吉……写东西要小心,不然被肉搜……评论要小心,不然烧你全家……

当脸书不能开玩笑,自然也少了当初玩乐的功能。

他们对我说,“有时,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认真吵什么。难道他们不懂,那只是虚拟世界吗?”

“如果大家都把虚拟世界当真的世界来活,与其板着脸玩脸书,我还是老实在真的世界挣几分钱好了。”

说完,又一个年轻朋友在脸书的世界消失了,脸书离老人院又更进一步了。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偷偷

90后诞生的新闻记者。先是拿药剂系奖学金、再去念了中文系、最后选择当记者。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即兴剧,无需固定脚本,只需勇气和创造力。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