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教主是我

安华的黑暗政治议程:买羊肉的你也得吃狗肉

支持 Sponsored by  

最近赢了几场补选,意气风发的首相安华选择在10月12日用一个接受外国记者采访的时机,云淡风轻地向盟友和选民们官宣他已经邀约伊党加入团结政府

你要说是平地一声雷嘛,还不至于,因为震惊与否,那要取决于你对希望联盟的痴迷程度。不是希望膠(对希盟痴迷已达到信仰程度的人的统称)的人,其实早已经对希盟自打嘴巴见怪不怪,甚至是对他们的尿性了若指掌。倒是看看各滑稽政党领导人……啊,我的意思是华基政党的领导人,对于这件事的第一反应,那才有趣。

各华基政党的滑稽反应

身为希盟最大党的民主行动党党魁陆兆福面有难色对记者说不知情,然后丢下一句无可奉告落荒而逃;马华公会党魁魏家祥则蛮风凉地说那是人家民联老相好的重聚,一点也不出奇;在野的民政党党魁刘华才也是不知情,但是可以反问安华是否已经得到火箭的同意之余,还揶揄希盟一方面妖魔化绿潮,一方面迫不及待拥抱伊党。

陆兆福的落荒而逃,当中的信息量不小。

那意味着他真的不知道有这件事,这代表飘在云端的安华,做重大决定完全不顾虑友党的感受和立场行之已久。或许安华是在想:你们家祖师爷林吉祥不是一直释放信息准备和伊党合作吗?我当你没意见啦。

魏家祥在团结政府里面决定躺平之后,无官一身轻,说话自然可以不看人脸色,但是前提是,他代表的马华要持续坚持不入阁的立场才好,不然之后内阁改组时如果伊党加入,马华少不免要和火箭一样尴尬。

刘华才这个鸡肋般的盟友,完全不知道伊党受邀加入团结政府,这彰显了国盟领袖之间的圈外有圈,有人没在隐藏聊天群内。玩味的是一个苍蝇级别的在野党,被联盟权力核心排除在外的命运,竟然和对面阵营大象级别的政府成员党火箭的命运一样。怪不得明明不知情很没面子了,他还可以马上揶揄火箭,因为最没面子的不是他啊。

对于安华表示他已邀约伊党加入团结政府一事,行动党党魁陆兆福(左起)、马华公会党魁魏家祥和民政党党魁刘华才的回应各有趣味。(图片来源:南洋商报)

今日的安华惯性打败昨日的安华

安华到底在打的是什么算盘?是要挑拨离间,让敌方乱了阵脚互相猜忌,还是真心要和伊党一起绿化整个马来西亚?在那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安华这一路走来,靠的是什么?

安华这人一路走来白手起家,靠的就是不断地破茧而出打败昨天的自己。好听就叫“手腕灵活,能屈能伸”,不好听就叫“俊杰”(识时务的机会主义者),也就是毫无原则的投机政客。

初出茅庐的安华——当年那位学运青年在政坛还没出道,先表演反政府先锋,伊斯兰激进分子,主张马来西亚也跟随伊朗伊斯兰革命的步伐,一起拥抱信仰,精神追求至上。当大家都以为他会加入伊党时,他竟然加入了马哈迪的麾下。也就是说,演活伊斯兰激进青年,那只是他的出师表、履历表,目标就是要吸引当时的政治巨人巫统招安。这是政途上安华第一次打败(脸)安华,超越自己,迈向成功。

加入巫统后安华乘坐的不是电梯,而是可以直接上太空的轨道升降梯,一路平步青云。除了不忘帮马爷爷推行国阵版本的伊斯兰革命,建立“宗教警察”般的宗教局,加深国内穆斯林的保守程度,推行穆斯林裹头巾遮盖肢体制度化等等功绩,在伊斯兰世界建立自己的威望,还不忘讨好西方列强,给他们“安华是个开明的左派巫统接班人”的印象。在国内,由极端针对华人的部长,摇身一变变成“我们都是一家人,我老婆还是个华人”的全民副首相。这么矛盾却可以两边讨好的人设,姑且算是第二次安华打败安华,成功向上吧。

第三次,就是安华被马哈迪由天堂打入地狱深渊,最贴切的形容,就像路西法被上帝驱逐出天堂,黎明之星变成地狱火,烈火莫熄。那是肚满肠肥的腐败政权既得利益者,被不畏强权打压的有良知落难政治家人设打败,烈火莫熄运动成为了点燃每个政治冷感的马来西亚人的火炬,公正党成立也把昔日互看不顺眼的伊党和民主行动党拉拢在同一边。安华再度进化,像极了数码暴龙(Digimon),每一步转折都充满了戏剧性。

安华这人一路走来白手起家,靠的就是不断地破茧而出打败昨天的自己。(图片来源:安华脸书)

第四次呢?那就得先从塞夫鸡奸案说起。正当大家期待刑满出狱的安华终于可以好好表现如何政治改革马来西亚的时候,安华再度被送进监狱。第一次入狱,全部人都认为当年是老马捏造罪名,但是他第二次入狱,竟然是经不起桃色陷阱,被小秘书告发职场性骚扰加性侵。情欲世界精彩的安华打败了自白不好男色的未来首相安华,这也为日后马哈迪重出江湖,埋下了伏笔。但是希盟却因此而得到更多的同情分,为未来执政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第五次,安华默许下的希盟招来罪比埃及法老王的马哈迪当总帅,还一击就把政权拿下,这是安华弹性和尺度最大一次的急转弯。烈火莫熄的抗战对象竟然成为了政改运动的最高峰关键钥匙。安华也凭这个契机得到元首特赦,提早回归社会。又一次打败了昔日自己,缔造高峰。

第六次,就是在马哈迪精心挑拨和强力打压之下,安华和自己最亲密的“爱”徒阿兹敏反目成仇,在众叛亲离、不被看好的情况之下,靠着希盟政权的瓦解的契机,安华重新夺回自己创立的公正党,也在马哈迪离奇自毁的当儿,重新夺回对希盟的主导权。虽然和阿兹敏、蔡添强这些子弟兵反目成仇令大家掉眼镜,但是就结果论而言,最后的发展(老马不再挡路)竟然是好的(对他日后封相而言)。

在你以为他大势已去,已经不能一尝所愿当首相的时候,安华再一次打败昔日的自己,靠着和自己当年在巫统的旧部下——今日巫统的党魁的阿末扎希暗渡陈仓,违背所有支持者的信赖,违背希盟自己的竞选承诺(打贪官),最后在最严峻的条件之下有惊无险地当了首相。这已经是第七次了。

现任首相安华(左起)与前首相马哈迪的恩怨情仇,牵动着马来西亚政局数十年。(图片来源:海峡时报)

今天的安华要当开明的首相,又要和伊斯兰党竞赛看看谁比较绿、谁比较保守。当你以为那已经很矛盾的时候,他索性气定神闲地说出他已经正式邀请伊党加入他的大家庭,虽然明明就今年五月时他否认了他或团结政府的要员有意图和伊党共组政府(他把锅甩给了林吉祥伯伯)。这自己击败自己,已经是第几次了?

安华的盘算

大家还记得上个星期内阁要改组的消息甚嚣尘上吗?之后他若无其事地说不会这个时候改组(但完全不否认内阁会改组),因为他还有国外行程……

看样子,原来内阁未能改组是因为他还没有得到伊党的回复呢(最好是!)。而这次公开自己暗地里邀请伊党这事实的目的,恐怕是已经知道对方没有兴趣加入他的family了,故意泄漏出来,让国盟内部乱起来吧?

我的看法是:如果要秘密招安伊党,守口如瓶到连希盟其他成员党都不知情,目的就是不要走漏风声,让土团党有机会做出挽回伊党的努力而破坏好事。而中途自己爆料有这么一回事,你或许会认为那是在公开施压,是在催促伊党回应的最后通牒,也顺便预告盟友:一家之主要准备纳妾了。可是我不这么认为。

看看他前科吧:当时和巫统谈判共组政府的时候一样,去谈的是安华个人对扎希个人,靠的是和扎希的个人交情,而非联盟领导层集体(国阵也是)谈判;要招揽伊党加入也是自己去严密进行交涉,没有联盟集体抉择的部份。左冷禅是五岳剑派盟主,但是其他四派对他而言从来不是盟友,而是下属。我觉得当一个被刻意隐藏的惊天秘密被当事人自己说破,那多半是事情已经不需要守密了,或许是因为结盟邀约的最后时限已过:反正不仰赖伊党支持,他还是稳稳当首相;也许他的目的只是要趁国盟输了几场补选的节骨眼,分裂他们。

嘴里说要防守保守极端主义,维护多元开明价值观,原来在首相安华眼中:会让国家动荡,极端保守的威胁不是伊党?(图片来源:安华脸书)

民众的感受

对于我们普罗大众而言,这些政治利害考量都不是我们关注的。人民关心的是生活素质的急速下降,而执政的你说的白是什么白,你一直说的黑又是什么黑?希盟这种让人民付钱买羊头还得先吃狗肉的做法,无论是政治斗争手段,还是纯粹个人野心彰显,观感都十分不佳。

希盟的支持者在乎的是:有短裤穿有酒喝有演唱会看还可以赌博;国阵支持者在乎的是:当初是不是国阵加入国盟组政府才是更明智的选择;至于国盟的支持者,他们会更坚定不移地相信:必须把这个国家从希盟这样没有诚信不讲原则的阵营手里抢救出来。而中立的选民则是觉得这一切太疯癫也太可笑:一直贩卖焦虑妖魔化伊党崛起,甚至不惜竞争绿化也要阻止伊党继续强大,嘴里说要防守保守极端主义,维护多元开明价值观,原来在首相安华眼中:会让国家动荡,极端保守的威胁不是伊党?明显他真正需要孤立,让大家把矛头指向的最后敌人,才是他权力巅峰宝座上的最后那根刺。

延伸阅读:黄奕达专栏《教主是我》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7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黄奕达

长期接受理科训练的文艺愤青。毕业于博大环境科学研究院,自少年时期就热衷搞音乐,目前是全职舞台工作者。关心政经文教、两性课题、意识形态、人性陋习……敢怒敢言,文风带剑,江湖戏称教主。

我有话说
1 条评论
  1. 這篇文字無疑是資訊充足的。但是作者慣性的視角和態度,讀來先被挑起的便是煩躁。即使再多的想法見地,也實難被輸入。即便是想深讀,也沒太大耐性了。因為一地印着不滿和憤怒的字屑,挑戰閱讀的冷靜。我喜歡許國偉那一種文字。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