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教主是我

玩火自焚的马来西亚人

安华2024年财政预算案推出后至今,外资已经撤走49亿资金。说句公道话,不能完全把帐算在预算案头上,因为这一个多月来,还发生了许多事情:以色列和哈马斯开战,首相高调反犹太挺哈马斯的立场,引发了许多涟漪,例如:西方国家对于马来西亚的亲哈马斯立场开始感觉不安,安华自己爆料自己被美国某些议员威胁将会被“对付”;挺哈反犹太的氛围触发了抵制特定企业和产业链的民间运动,导致许多被仇恨主义盯上的连锁店面临严峻的业绩下滑问题;令吉持续低迷不振,马币兑换新币和美金的新低记录不断刷新,这也导致截至十月份国行披露我国的外汇储备缩水130亿;印度稻米出口中断导致我国一度陷入米荒,然而其他食材的短缺或疯狂涨价,有上菜市的人都知道今非昔比。

马币贬值、外资撤离、以巴战争、百货通膨、粮食危机所有事看上去仿佛都是自成一体的,但是其实所有事都纠缠在一起。我稍微忧国忧民,为大家梳理一下已经发生什么,和即将到来的还有什么。

1)经济没有如期复苏

马来西亚的经济在疫情时代受的重创,原本被估计将在这两年迅速恢复,回归到正确的轨道上,但是这好事并没有发生。世界银行下调大马经济今年增长目标,从今年4月预估的4.3%,下修至3.9%。而这估值还是十月初的数据而已。

经济动荡有很多因素,如果一个国家没有办法产生强大的内需来维持自己的经济圈,那么它必须靠外来的资金注入去刺激本土的经济,又或者依靠出口其他国家十分仰赖的原产品或货物赚取外汇。马来西亚最符合这个定位的输出除了石油,也就是剩下棕油而已(输出的人才是一去不回头的,对国家经济百害无一利)。我们没有什么别人非跟我们购买不可的东西,我们的经济转型也太后知后觉了。

马来西亚的经济在疫情时代受的重创,原本被估计将在这两年迅速恢复,回归到正确的轨道上,但是这好事并没有发生。(图片来源:Pixabay)

2)人均收入过低导致马来西亚人富不起来

政府意识到马来西亚人均收入过低,所以这一年来有开始想办法提高我们的收入,方向是对了,可是眼高手低,口号喊得响亮,然而方法呢?有谁看见政府有什么立竿见影的政策?安华还在夸自己为马来西亚最好的销售人员,他还在为自己去外面签了一堆不知会不会实现的投资备忘录沾沾自喜,就如同计算着那些还没有孵出小鸡的鸡蛋穷高兴的农夫一样。也就是说,提高马来西亚人人均收入其实是一些说出来振奋人心的浪漫废话。实际上政府还在走招外资投资这条老路。

吸引外资靠的是什么?那肯定是人力资源价廉,然后免税十年十五年这些优惠。赚大钱的企业,如果免除人家税金,我们国库赚什么?哦,我们志不在此,我们是看他们提供的就业机会?那么我们必须和邻国印尼、越南、泰国同样物廉价美的人力资源竞争,如果我们的底薪被大幅度拉高了20个百分比(大学生毕业后第一份薪水过去二十五年都没有实质提升过,这20趴不过份吧?)我们提高了人民收入,就会降低了区域内的竞争力,而或许这也是特斯拉选择泰国的原因。

要摆脱低收入的窘境,却同时把所有经济发展的期望都放在吸引外资之上,其实是自相矛盾的。无论政府是真的想提高国民收入还是买口乖说说而已,外资都会当真,所以只要政府一直释放这个信息,外商撤资,是必然会持续发生的。而盘算着招商开厂的政府,是不会真的作出努力去改善人民收入的,结果就是:人民薪金没有得到调整的同时,大量外资撤离。

3)制造业建筑业短期内不会有什么新景象

大量烂尾的楼盘,需要政府介入出手拯救,大量为了投资而盖的楼房空置卖不动。大兴土木起民用房产的光景应该未来几年都不会有。那么还会有新的基建发展计划吗?不会,政府说他们和前朝不一样,他们不需要白象工程来提高自己的威望。但是话说完这个政府又自打嘴巴,打算恢复以前他们阻止纳吉时代规划好的隆新高铁和东铁计划(那也是自打嘴巴,要打多少次?)。不管怎么样,还真的希望这两条铁路是真的盖起来才好。因为建筑业蓬勃发展,才会制造内需,国内经济才会活络起来。

经济衰退,最可怕的不是人民真的没钱吃饭,而是因为消费能力转低,甚至很有可能只是预防性的减少消费而导致连锁反应,各行各业被一起卷入低潮,而不是因为消费者真的消费不起。而制造业方面的问题:人民的购买力降低了,家庭消费都会把钱花在刀口上,能不花的就不花,能修的就不用换,这是最近每个人都在做的事吧?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认为除了基本的食物药物成品,其他的东西是不是要面对滞销了?工厂还会不会加工生产?不裁员就已经偷笑了。

首相安华(右2)出访各国时,均高调发出声援巴勒斯坦的立场。(图片来源:安华脸书)

4)国内激流暗涌的动荡不安

在大部分马来西亚人角度看来,马来西亚短期内不会换首相,貌似稳定了政局,可是在大部分外国人眼中看来,马来西亚的动荡不安是过去几十年以来最强烈的一次。因为极端保守势力逐渐抬头,而一直被误以为会开明亲西方的安华,好不容易盼到他登上了相位,结果他演的又是别出戏,现在是和对手竞争演极端保守的代言人,让长期以来支持他的美国某政党跌破眼镜,甚至感觉上了当。安华甚至不惜得罪美国盟友的代价,也要消费以哈课题呈英雄:在他的角度而言,这么做可以提高他个人在穆斯林世界的威望(人家假假也是世界排名第十一最有影响力的穆斯林世界领袖),更可以搞定国内不支持他的马来选民对他有好感,也降低了他和反对党之间的矛盾,而美国议员过去多年的支持,他早已经收割了成果,狡兔死良狗烹,短视的人是一丁点都不会觉得可惜。

安华领导全民反以色列,支持哈马斯的姿态,让民间毫无忌惮掀起了抵制以色列相关的企业的运动。多家真的和以色列有关联和不太相关的企业,已经被失去了理智的民众自发性抵制杯葛,导致蒙受巨大的损失。然后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强大的乡民们,顺势要清算一些他们看不顺眼的品牌,例如宙斯咖啡连锁店,就被莫名其妙贴上不符合教义的标签,被人硬生生扯入抵制名单,乡民代表极端的行为还去到看见电车上有这些企业的广告,就觉得噁心不想乘搭。这堪称是马来西亚版的义和团运动。可是这种抵制运动不但伤害不了以色列和他们的军队一根汗毛,还伤害了自己人,因为大量的临时工和零工被这波没头没脑的抵制导致不被继续雇佣而失业,而这些人都是马来西亚人,大部分还是马来人。如果乡民们还不清醒,继续抵制,是不是要看见这些被抵制的企业收拾干净,退出马来西亚市场他们才能感觉使命达成,老怀安慰?本来民间出现这些声音,政府的角色应该是维稳而劝和,维护经济稳定增长,安抚人民理智行事,确保这些外资公司利益不受损才是,可是现在的刁民发难是因为政府默许的,是不是笑话?像不像当年的大清?敢问政府对这些企业的立场难道也是:你们赶紧倒闭走人吧,我们不想看见你们继续营业?

许多制造业已经进入低迷很久了,还没有引爆的“裁员广尽”失业潮,会不会因这波莫名其妙的抵制浪潮掀起骨牌效应而爆发?其实这些被抵制的企业,背后牵动着许多本地小企业,例如运输公司、食材公司、印刷品、餐具供应链,就说麦当劳好了,这个月少卖的各种肉类蔬菜鸡蛋柴米油盐,是不是也会造成供应商下个月的订单被减少?运送供应的次数是不是需要被减免?连煤气水电都少用许多呢。

5)最可怕的还没有发生

美国国会众议院11月1日晚批准《哈马斯国际融资预防法》,以363票对46票通对哈马斯和巴勒斯坦回教圣战运动支持者的外国人、机构或其他国家实施制裁。也就是说,马来西亚自开国以来,终于有机会被美国制裁了。然而安华害怕了吗?没有。他骄傲自满地说道 “首先,我们不承认美国的做法,其次,这并不影响我国的政策和决定。我们会继续维持与哈马斯的关系,也绝不会将他们视为恐怖分子。” 他的自信,显然是来自于穆斯林世界的多个国家的同仇敌忾,和马来西亚义和团的”全民”(饶了我吧)支持,以至于他不认为美国会真的把马来西亚列入制裁名单。

我们先来假设美国把马来西亚列入制裁名单好了,你们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吗?

我们可能会失去贸易优惠,甚至停止贸易关系,美国政府会指示美资公司撤出马来西亚,美国也可以禁止美国关键科技的硬件和技术流入马来西亚,甚至会禁运特定物资和工业成品进入马来西亚:星链互联网、特斯拉、苹果、视窗操作系统、英特尔晶片、不需要抵制全部可能一夜消失。安华可以继续不承认美国的单方面制裁,但是这丝毫阻挡不了美国制裁我们的举动,就好像杯葛麦当劳也阻挡不了以色列军队直捣加沙一样。看看朝鲜好了,美国不需要联合国的认同,也不需要金正恩一族的承认,就可以制裁那个国家那么多年。安华仰赖他背后那些数目不少的伊斯兰国家。可是这些国家可以帮忙马来西亚抵抗制裁吗?大部分还是早已经被美国制裁的弱国呢。而美方的盟友全是厉害的欧洲列强和亚洲列强:澳洲、日本、韩国、新加坡。如果好朋友都义挺好朋友的话,马美之间谁是倒霉的那个?安华或许认为他还有和美国唱反调的习大大可以依靠,他是贵人事忙,还不知道人家中国也在经济上摔了一跤?习大大最近挺着胸,但低着头在尝试和拜登议和当中呢。

麦当劳是其中一家被杯葛的企业。许多制造业已经进入低迷很久了,还没有引爆的“裁员广尽”失业潮,会不会因这波莫名其妙的抵制浪潮掀起骨牌效应而爆发?(图片来源:Unsplash)

国王的新衣

马来西亚人现在就像被水煮的青蛙一样,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泡温泉,没事。迟些就变汤渣了。政府养这么多人才,难道没有一个比我们这些路人更早看见国家前景和潜在危机吗?这怎么可能?奈何现在是一个全国都疯了的时刻,国王爱不穿衣就逛街,国民也被神棍迷得神魂颠倒,国王身边跟班的护卫的,谁敢开口说不穿衣有问题?但是想了一下,安华身边也没什么厉害的角色吧,那个当官前讲到自己很厉害治国的“拉飞机”,除了头发越来越少,废话越来越多,还真看不到在搞经济上有什么贡献;而前朝精英”冬菇炸腐乳“换了个部门,也仿佛把智力和能力一并丢失一样,还在坚信中国会实践承诺前来投资。大家自求多福吧,能跑的不要用走的,能飞的别坐船。

这些年,我一直以为林冠英是民粹主义的代表,直到安华拜相,我方才知道民粹大魔王是谁,而林冠英的搞民粹能力,最多只能和沙努西这种小咖同等级而已。

延伸阅读:黄奕达专栏《教主是我》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6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黄奕达

长期接受理科训练的文艺愤青。毕业于博大环境科学研究院,自少年时期就热衷搞音乐,目前是全职舞台工作者。关心政经文教、两性课题、意识形态、人性陋习……敢怒敢言,文风带剑,江湖戏称教主。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