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明志维新

求救文

支持 Sponsored by  

6月的新闻中有一条让我惊讶。新闻中透露卫生部长扎丽哈在国会提呈卫生白皮书期间,声称16岁以上民众患有精神病的比例从1996年的11%,增加至2015年的29%。5至15岁群体患上精神病的比例在2015年达到12%。因此,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心理辅导专家芙芝雅建议教育部应该每年为学生进行两次情绪自评量表(DASS)的检测,确认孩子是否出现精神健康问题,以便及早发现以及介入。

我上网搜寻了DASS是什么?答案是DASS-21,情绪自评量表-21是由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将原先的42项自评问题缩短至21项,让受试者更快获得检测结果。DASS-21被全球医疗人士认可,且适用于各年龄层。DASS-21能有效评估一般人的抑郁焦虑压力水平以及严重程度。

DASS-21能有效评估一般人的抑郁焦虑压力水平以及严重程度。(图片来源:The Centre)

我查看了这个情绪自评量表的问题,共21题,包含:我觉得很难让自己安静下来、我感到口干、我好像不能再有愉快舒畅的感觉、感到呼吸困难、难以开始工作、遇事过度反应、容易害怕、感到生命毫无意义等等,都是负面情绪的提问,受试者根据自己感受回答0,1,2,3的程度选项。

我做了,抑郁水平轻度、焦虑水平严重、压力水平正常。然后提醒我任一项成绩显示严重程度的话,需要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最好寻求医生帮助,然后出现一条链接。然后我开始迷惑了,因为我搞不清楚抑郁、焦虑、压力的意思是什么?这些东西有害么?是怎样的一种伤害呢?所以我是精神有病了?

后来再查阅一些资料,发现这个评量表在作答之前就有提示,所有问题限于近7天之内自己的情绪感受,也提醒结果并非临床诊断,不能当作断症的依据。我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正视这个检测结果。

其实我真正关注的是这一段话:“孩童出现精神病的因素有很多,当中包括环境、电子产品上瘾、经济问题、考试和同学之间的压力。”

 MCO之后我发现孩子的成长似乎有了断层。(图片来源: Complete Children’s Health)

 MCO之后我发现孩子的成长似乎有了断层,简单说孩子被关了两年多,心智没有机会成长,很多孩子上了中学,还是如小学生一样“幼稚”。很多意想不到的情绪和状态都是孩童才有的,待人处事也很小学生,简单说很幼稚。当然,他们似乎压力也特别大,家长也特别忧心。可以说目前大部分孩子在成长期间会面对的问题,都被这一句话给概括了。原本我们认知中的成长期间几乎必经的问题,如今竟然可能是精神病?

我一向注重孩子自我成长、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看了这条新闻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古板过时,孩子其实不是不成熟,其实是他们生病了?我估计如果孩子们来做这个测试,大部分的孩子应该都是严重或者过度严重的结果吧。

如果孩子们各种状况都是因为生病的话,那老师们可以做的事情真的太少了,因为很多老师都不是精神病专业人士,任何举措都可能引发争议。比如我一向反对孩子过度使用手机网路,但是我不能执行,因为可能导致孩子抑郁焦虑和压力。我甚至不能判定孩子是否电子产品上瘾,这是专家才能做的决定。家长一天不带孩子看医生,没有任何人可以处理这种事情。

我想不止老师被逼失能,家长也会失能,因为所以生病的人都是弱势,都应该被同情和谅解。

作为家长,同时也是教育工作者,我只能提出疑惑,希望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们严重重视这个课题,协助广大的家长们和老师们解惑。

延伸阅读:林明志专栏《明志维新》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3.9 / 5. 评分人数: 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林明志

林明志,不像老师的老师。从事教育多年,还是不思长进,对许多新教学观念高度存疑。觉得传统教育理念其实还是很不错,至少老师还是老师,学生还是学生。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