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正言不讳

关于死亡和告别

支持 Sponsored by  

第一次认识到死亡,是在七岁。

某一天上学前,妈妈告诉我,从小照顾我的七舅母逝世了。

由于父母都得工作的关系,我在出世不久后就交由七舅母照顾。唯有在星期四晚上时,爸爸妈妈才会把我接回家,星期六晚上又把我送去舅母家。这样的生活成了固定的循环,直到我三岁了,妈妈才把我接回身边。在我回到父母身边后,和她的相处的时间就少了。偶尔还是会去拜访她,只是感情变得生疏,没以前那么亲密。

我当下没什么反应,可是到了学校却忍不住大哭了。那时候,我年纪还很小,只知道再也见不到十分疼爱我的七舅母。

真正理解死亡的概念,是在十三岁。

那年新年,我坐在公公身旁,准备开始用餐。公公冷不防地吐了,呕吐物洒在我的大腿上。我才发现,一向健壮的公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衰弱,就连一顿简单的饭菜也难咽下喉。

几个星期后,我们在公公家替他庆祝生日。唱完生日歌,大家围绕在公公身旁拍照留念。我刻意躲在别人背后,不想露出自己的脸蛋。我不喜欢拍照,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上镜。我不知道的是,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公公,那也是最后一次和他合照的机会。

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直到公公出殡的那天前,我都不敢见他最后一面,只是远远地看了他一眼。我爱他、我尊敬他,但我也没有准备好和他最后的告别。

在公公即将出殡的那天早上,我终于鼓起勇气,隔着一层玻璃瞻仰他的遗容。他的面部表情很安详。我突然意识到,这将会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机会。

我以为我已经学会面对死亡,但后来,隔壁班的男同学突然离开了。

那是放假的第一天,他骑着摩托车外出时,不慎发生意外。开学后,他们教室前排总有一个空着的座位,听说老师让同学们重新安排过座位,可是同学们都不愿意。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仿佛他只是逃课了。

我总觉得,年轻人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死亡是件很遥远的事。只是,有些离别总是猝不及防。我们甚至还没有机会好好地说再见。

昨天,我失去了一个朋友。

我想,或许我没有资格那么难过,因为我是一个很糟糕的朋友。我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与他联系,我们最后一次的对话停留在两年前。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所有的回忆都是好的,他是一个很温暖且善良的人。我有些许后悔的是,我似乎从未亲口告诉过他,他是一个多么棒的人。

在电影《Coco》里,没有人记得的亡灵会再次迎来死亡。这一次死亡是遗忘,最后一个记得他们的人也忘了他们的存在,他们与这个世界的连接和关系都断了。这一次死亡,意味着真的彻底消失。

我依然害怕死亡,也始终学不会告别。但我相信,只要继续爱着、想念着,那些逝去的人就不曾离开。一直记着他们的好,让他们存活在我们的记忆里,一直伴随着我们。

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再次重逢。直到那一天的到来,带着这份思念继续前进。

延伸阅读:郑颖专栏《正言不讳》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4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郑颖

拉曼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出生在吉打一个小城镇日得拉。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