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正言不讳

新年的意义

支持 Sponsored by  

小时候总是盼着能够早点过年,因为新年可以领红包,可以买衣服,可以回到爸爸的老家,可以见到好久不见的亲戚们。那时候总觉得玻璃市离吉打好远,我们都是在除夕那天,天黑时出门,天亮了才会抵达玻璃市,回到爸爸的老家。

我总是会想起这样的情景:大人在厨房里忙着张罗团圆饭,小朋友则聚在一起玩耍,处处都是我们的游乐场。我们在门前玩老鹰抓小鸡,在屋后玩家家酒,随地拔草逗婆婆养的鸡。大约傍晚六时,长辈们就会叫唤我们回家吃饭。因为家里人口很多,一桌已经坐不下所有人,长辈和晚辈都会分开坐。吃完一大桌丰盛的团圆饭后,我们就会收到长辈的压岁钱。第二天早上,我们会被鸡啼声吵醒,然后换上新衣服,从长辈手上接过红包。

这些细微琐碎的事情,都是很美好的回忆。

随着年纪的增长,长辈的离世,这些美好已经不复存在。我们不再回到爸爸的老家,我们可以随时购买新衣物,可以透过社交媒体和亲戚联系。我对于新年已经没有太多的期待。新年成了简单不过的假期,值得期待的也只有红包和美食。

直到新冠疫情爆发,新年似乎又有了不同的意义。

我想,不是一定要全家在同一屋檐下吃团圆饭才称得上阖家团圆。只要互相关心互相在乎互相挂念,心系彼此就是阖家团圆。(图片来源:Pixabay)

2020年,疫情爆发初期,在台湾求学的妹妹回来过年。妹妹还特地在马来西亚买了一些口罩回去,以备不时之需。那时候,我们都不了解事态的严重性,以为只要几个月一切就会结束。怎么知道,一别就是三年。

隔年新年,在台湾的妹妹无法回国,离开家乡成为社会新鲜人的我也无法跨州返乡。同样无法回家的表姐准备了晚餐,让我和姐姐到她家吃团圆饭。但我依然记得那一晚,因为工作还没有上手,我一直拖到晚上将近11时还无法下班。当姐姐来电问我,要几点回家吃饭,听到她说大家都在等我时,我忍不住哭了。

那年,我最期待的就是回家团聚。

2022年,疫情逐渐趋缓,我们终于可以回家过年。我和姐姐做足了准备,不搭公共交通工具,回家途中也尽量避免在休息站逗留。碍于台马两地有着不同的防疫规定,妹妹还是没有办法回家。

如今,一切似乎回到了疫情前的状态,妹妹也终于可以回国过年。但是今年除夕,我依然得要工作,无法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但我想,不是一定要全家在同一屋檐下吃团圆饭才称得上阖家团圆。只要互相关心互相在乎互相挂念,心系彼此就是阖家团圆。

延伸阅读:郑颖专栏《正言不讳》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1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郑颖

拉曼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出生在吉打一个小城镇日得拉。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