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文应该写在脸书吗?
专栏 | 河足挂齿| October 22, 2019社交媒体 网民 脸书 负面情绪 郭朝河 
分享:

常被问到一个问题:负面文应该写在脸书吗?

我一般都会说“最好不要”,但其实更想回答“根本不必”。

“你果然是正能量魔人!“很多朋友总爱如此标签。

先别误会。我当然鼓励人的情绪要适当发泄,每个人有七情六欲,有高兴顺心的时候,自然也有低潮不顺的时期。但根据我的观察,若在脸书发布情绪性的负面文,除了得到关注外,几乎就一无所得。

先说说负面文的定义。对我而言,只要是生气、难过或抱怨的文,都算负面文。而这些负面文若没有自觉,纯粹把要表达的事直接放在脸书,不经修饰的话,你会发现负面情绪只会继续燃烧,抱怨的事还是悬而未决。

最终发现,脸书从来就不是情绪消灭器,充其量只会引来更多负能量同温层的积累。该面对的事,还是得在另一个时空与环境解决。

对我而言,发负面文就像在拉屎,而在脸书发负面文,就像在大庭广众的街道大剌剌蹲下来做大事的感觉。

一般来说,正常人都不会在公众场合干这回事,一来不得体,二来不礼貌。毕竟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经过文明教化的人都知道,拉屎本来就是很私密的事,要处理就应该私下低调。若你同意这个论点,那就能对应到在脸书发负面文的感觉。

(图片来源:Pixabay)

除非你觉得公众拉屎其实是一件很酷的事,否则的话,没有人会愿意在大众面前如此发愤排泄。以此类推,若你真的在公众面前如此“泄粪“,你总不能还期望朋友跑到面前给你一个赞,或把你的这项举动分享出去吧?

当然,你还是会吸引到一些赞数或留言,但会做这个举动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你真正的朋友,另一种则是所谓的同温层。

但若是你真正的朋友,更实际的做法是直接PM或拨电给他,回归到你们熟悉放松的沟通模式,换了另一种情绪与角度去思考问题。就算他不说什么,有人听你倾述的陪伴感就是种贴心安慰,这种做法其实比在脸书帖负面文更实际。

若引来同温层按赞留言,你当下绝对能找到一种抒发感,但若这些事一再发生,你会发现这些同温层是个陷阱,他们按赞或一起抱怨的行为,其实是种裹着糖衣的催眠术。你若总是相信他们的义气相挺,认为自己坚持的事一定对,凡事总是其他人对不住你,最终你就会困在一种永恒的僵局,轮回在这种负面情绪,无法找到一个让你突破现实的格局与视野。

那负面文完全不能贴在脸书吗?倒也未必。我的建议是,将负面能量化为一种创作养分,用一种自嘲幽默或冷静平叙的方式写出来。

若你在打字前多了这种自觉,你会发现文字就像时候一个情绪过滤器,在你按下手机按键的时候,所有念头都会莫名沉淀。

这时,你的思绪仿佛脱离躯体,用一种漂浮在空中的抽离态度,重新看回整件事情发生的脉络,让你更清楚知道情绪为何发生,为何会如此愤怒或不被理解,甚至有时会有种顿悟,知道要如何让这些事圆满终结。

当你决定还是要把它化成文字时,虽然打出来的依旧是负面文,但至少多了转念的动机。有了这种心态,你会发现沉淀出来的文字不但会有力量,自己也能在负面情绪中逐渐得到成长,甚至从凡事怪罪外界转为谨慎自省,最终慢慢也会在自我察觉中得到救赎。

这就像在大庭广众时若真的憋不住拉屎在裤子,这时的你变得较优雅地处理这种尴尬,并懂得让整件事顺利解决。这时的你能坦然面对自己的脆弱,也能泰然自若地与自己的不足共处,而对外人而言,你这种勇敢与正念的示范更能起到一种鼓舞作用,让大家也间接多了一种情绪自觉,间接令整个社会多了一种镇静与同理。

不骗你。发负面文的赞或分享数其实无法帮你灭火,能让情绪沉淀或事情好转的,永远只有自己的转念。脸书并不是一个求取高EQ指南秘籍的地方,它反而有点像是个修道场,毅力决心不够的,在里头待久了就是个照妖镜。

除非你想沉沦,那请继续在公众场合拼命拉屎。但你会发现,最终难堪的不仅是你自己,在现实中跟你原本友好的朋友也会因此而逐渐远离,留下的只有一群围绕着屎臭打转的苍蝇。

延伸阅读郭朝河专栏《河足挂齿》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 / 5. 评分人数: 3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