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人妒忌的安心
河足挂齿| January 14, 2020台湾 政府 治安 郭朝河 
分享:

“你还要留在台湾吗?”我问。

“为何不?”A反问。

A与我一样,是一名留台生。 19岁那年到台湾念书,没想到从此就爱上台北。她今年39,目前在一家小型企业上班,一转眼待在台湾的日子竟已比大马多1年。近期一名留台生在台湾遭邻居分尸,我传新闻给她,顺道关心近况。问到是否有回来大马发展的打算,她立刻拒绝。

“对我来说,台湾才是我的家。”她不只一次如此强调,虽然她依旧持有马来西亚护照。

她认为,无论是郑捷在捷运站的随机杀人案、食品塑化剂事件、高雄气爆,甚至是去年台湾社会爆出高达4宗的分尸案,对她来说,都并非是社会常态,而是偶发事件。

“在台湾,就算是深夜回家,我还是敢一个人搭巴士走小巷。就算知道某些食物不健康,我吃起来还是觉得安心。不像在马来西亚,常有种莫名的紧张焦虑,吃得心惊胆跳,睡也睡不好。”她说。

她很难说出那种抽象的安心感,只表示那是一种大环境营造的感觉;无关经济数据,无关政治斗争,纯粹是“感觉”。

她提到的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了某位瑞士导游。

当时坐在日内瓦的某座公园餐厅,这位50几岁的法裔女人听到我赞叹瑞士的好后,语气开始压低。 “你不知道,最近很多邻国的黑人早上涌进来,进行偷窃与诈骗活动后,晚上再回到自己的国家。”

她透露,由于同属欧盟,边界管辖松散,因此才让许多贫穷国家的人士随意进出瑞士干案。

“所以,你还喜欢瑞士吗?会不会考虑移民?”我问。

“当然还喜欢。”她觉得我的问题有点好笑,“为何要移民?虽然社会治安变得不太好,但瑞士还有很多美好的地方,而我们的政治与执法体系依旧值得信赖。住在这里我觉得安心,至少发生什么事都能找到解决方案。”

我后来想想,她们所谓的安心与信赖,很大程度并非针对执政权属于哪个党,反而是扣除所有的党派后,剩下的公共运作体系是否还能健康操作。

也就是说,今天无论由谁执政,或撤换了多少个部长与领导,只好每个区块的公务人员与执法单位,都还能依据法律界定的保障与惩罚,大公无私地发挥作用,这片国土就值得人民信任托付。

所以,无论是留在台湾的朋友或法国向导都相信,一旦法律够强大,执法够独立,奉公守法的人民就没什么好担心。而且,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好人比例绝对会比坏人多;就算是遇到坏事,执法单位也值得信赖。

虽然不见得能圆满解决,但至少申诉的管道都获得正视。这叫做人权的尊重。

她们知道,世界并非完美,但只要立法与执法结构够健全,美好的事自然天天都会发生。由于个体的生活基本权力受到重视,间接地那些不太美好的事,自然就压缩成偶发事件了。

这些生活的尊严与快乐,是不需透过参加尊严大会才能挣得,也并非要他人Advise才会知道,更不需要张灯结彩才能找到一种满足感。

这种踏实的安心,真叫人妒忌。

延伸阅读:郭朝河专栏《河足挂齿》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1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