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新年歌
河足挂齿| January 28, 2020农历新年 刘德华 华人传统 新年歌曲 财神到 
分享:

我从小就很喜欢听新年歌,总觉得里头的敲锣打鼓声仿佛有种魔法,能消退年兽与衰运之余,多听还能自我催眠,堆积希望,让人莫名觉得“世界很糟,我们很好”。

这几年才发现,不少贺岁歌听起来同样热闹欢腾,但词意悄悄藏毒。这毒会潜移默化慢慢挥发,变成了许多人根深蒂固的一些价值观。例如经典的《恭喜发财》,歌词劈头就唱:

恭喜呀恭喜 发呀发大财
好运当头 坏运呀永离开
恭喜呀大家 黄金装满袋
眉开眼笑 得意呀又开怀

咦,歌词有问题吗?看了几遍,你或许还在纳闷。

来,再看一首经典的《过了一个大肥年》。

我们有了一百万 一百万
一辈子也用不完 用不完
行一个大方便 让穷人都喜欢
呀呼伊呀嘿 行一个大方便
让穷人都喜欢 呀伊呀嘿

没错。或许你已经看得出来,许多贺岁歌的祝福方式,全都与祝贺发财有关。仿佛大家有钱了,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其他类似歌曲,还包括《财神到》、《恭喜你》、《财神到我家》,甚至是近代刘德华版本的《恭喜发财》。当然,某些歌曲创作年代久远,当时社会普遍贫穷,自然会觉得有钱就能解决一切。

只不过随着人们逐渐富有,社会上早已浮现出许多不能靠钱能解决的问题,但蜂拥而出的新年歌不是鼓励大家“荣华富贵”,就是持续祝愿“继续发大财”,仿佛只有透过这些物质上的满足,就能忘记生活与精神上的困扰。

除了这样的“祝富歌”,还有一种歌放在现代想起来,也是有点诡异。例如经典的《拜年》,开头唱的“正月初一头一天 家家户户过新年”看起来只是描绘过节的情景,但到了中段男女互唱的片段,就有点说不出的怪异。

“(女)我的同学数不清 男朋友也有千千万
少废话来别跟我烦 我要去拜年

(合)七个隆咚锵咚锵 去那儿也不难

(男)听说小姐去拜年 我有汽车在那边
只要开口吩咐我 去那儿也不难

(合)七个隆咚锵咚锵 去那儿也不难

(女)重端详来仔细看 他的外表也不凡
何况还有大汽车 漂亮又开怀

(合)七个隆咚锵咚锵 漂亮又开怀

若套用现代语言,这完全是个“二世祖遇上拜金女”的故事。我不能说这种词意不好,或许只是一种幽默表达方式,但若遇到自我察觉意识甚低的人,无形中可能就把歌词表达的意境当作人生追求的楷模。

后来才发现,我会对华人贺岁歌的词意如此敏感,可能是来自西洋圣诞曲的对比。
同样都是庆贺新年,同样有着许多缤纷热闹的气息,但西洋过年歌的词意从来不会鼓吹要赚多钱、买新车住洋房,反而都是祝贺“爱”与”陪伴”。

西方人都是有钱人?别傻了,就算国家多富有,还是有很多人活在三餐不继的窘迫生活中。但对他们而言,无论物质多富有,精神上的饱满才算是真正的过节意义;无论多贫穷,只要过节有真正的重视的人陪伴,心中不忘有爱,寒冷的新年才有了触动的温暖。

东方人重视物质,西方人重视精神,这可能与文化有关,也不能随意分对错。不过,随着网络科技发达,全球逐渐变成面目一致的地球村时,物质消费其实已经超载,忧郁症与精神贫乏汹汹来袭。我们的新年祝福,是不是也应该时移世易,多点更实在深层的诚恳,而非只是一味盲目催促所有人持续追求财富呢?

(图片来源:Pixabay)

所以,近年来听到许多本地华人动不动就说“兴啊!旺啊!发!”,总让我莫名有点不自在。这三声听起来,仿佛就像是道催命符,潜意识不断催眠你要”钱啊!钱啊!钱啊!”。

钱若真的能解决问题,那也罢了。最惨的是你以为钱能解决的问题,暗地里其实也制造了另一个问题,那才是孽障。

别以为我小题大做。你仔细看看身边人的模样,就会发现单纯以赚钱为生活目标的人,实际上都是不快乐的人。而这些人都有个特征,通常都刚好喜欢听金银财宝到我家之类的新年歌。

延伸阅读:郭朝河专栏《河足挂齿》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2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