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河足挂齿

看直播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支持 Sponsored by  

多亏世纪疫情的发生,过去3个月集体锁在家中的日子,每个人应该都至少都看了几场直播。

有些直播是原本就很熟悉荧幕的名人,包括歌手与主播。有些人办了音乐会,有些人则做了各种专业分享,希望透过另一种方式累积粉丝,也试探另一种商机。

奇怪的是,就是没看到演员直播——听说,演员都是被集体团队包装出来的人设,难道是真的?

疫情期间,许多人开始了直播。(图片来源:ClearVoice)

另一种较广泛的直播,就是销售产品。简单来说,这些人把直播当作电视购物频道经营,与其在外头给租金租店面,倒不如透过现成的免费平台,将自己所有产品一件件拍卖。

这种销售方式算是互惠互利。一来省下租金与员工,二来省下批货过程中层层的抽成后,直播主能将省下的成本反映在物品售价上,观众也无须开车出去就能买到产品,彼此都降低了生活成本。

最重要是,比起在网购平台看着各种目录,透过直播贩卖产品的活动,至少多了一个人讲解产品用法与品质,甚至还可及时回应各种讯息。比起必须拨打客服专电转接几次后却没人接听,或Email询问详情都石沉大海的委屈经验,直播销售能及时解答疑虑外,又能看到对接人的样貌,降低了网络诈骗的风险。

直播销售能及时解答疑虑外,又能看到对接人的样貌。(图片来源:TechCrunch)

最重要是,你不买的话,也可以随便留言胡言乱语。比起在购物广场进行橱窗购物时,还要担心店员有意无意的白眼,躲在萤幕后看直播的快感简直像看A片。

差别在于,直播不看颜值,而看人性。所以,看到王雷被网民问鱼的腰围而气得呛声时,每个人却兴奋得犹如高潮,并上瘾般准时追踪他,让无心插柳的他意外凭着贩卖真实人性而暴红。

王雷凭着直播卖鱼红遍网络。(图片来源:王雷面子书)

还记得Jim Carrey曾主演的经典电影《The Truman Show》吗?现在看起来,有种不寒而栗的警世感。

由于直播销售与到店面消费的距离,只差没有实物接触。所以,疫情后传统商家面对的经营挑战,并非是人民不敢消费,而是消费战场已转移至网路直博平台。

而这种趋势不断演变下去,店面出租率将下滑,各商业大楼租金也可能压缩,而大马可能又会引来另一波的产业泡沫危机。尤其在吉隆坡,发展商拼命竞标各种土地建高楼,出租与出售的布条也悄悄爬满各种建筑时——嗯,就算产业价格便宜也先别出手,这几年应该是“买家市场” ,即卖家比买家多。只要你想买,随时都有议价优势。

无论直播的对象是谁,其实网民最想透过直播窥探的,是直博主私底下的个性。不经过包装,没有特别设计,这种赤裸裸的方式才最真实。

网民最想透过直播窥探的,是直博主私底下的个性。(图片来源:Cohesion Marketing Partners)

例如,原本就是歌手与主播的,原本在各大节目中侃侃而谈,但平时太依赖读稿机或节目后制剪接,在直播上可能凸槌连连,有时甚至会出现冷场或接不上话的感觉,所以网民想看这类人直播,除了粉丝心态外,更多是想一探这些打着专业旗帜的名人,私底下是不是也拥有真材实料,才对他的成名代价心服口服。

而有不少打着老师名堂的专业人士,透过直播分享各种资讯。但我观察了一阵子,发现这类老师都有个毛病,那就是内容扎实,但语音与表达能力上欠缺,很多时候不懂得与网民及时交流互动,在互动时也欠缺幽默应对的方式。甚至很多人不习惯对着镜头自言自语,看起来像个知识录音机。

因此,这就解释了为何某些没有内容的素人直播会暴红,并非是他们语音用词特别好,而是胜在拥有豁出去的生动灵活。他们没有偶包,胡言乱语,有时脱口而出许多惊世骇俗的话,但大马网民就喜欢看这种表演,因为他们在意的本来就不是内容,而是某种莽撞的态度。

态度决定一切,科技来自人性。

所以,也不难理解大马社会为何越来越混乱了。

延伸阅读:郭朝河专栏《河足挂齿》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1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郭朝河

热爱生命,喜欢经历。无论是影像或音符,都能欢欣与之共舞。不管复古或流行,能激荡灵魂的,都值得拥抱。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