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河足挂齿

民意代表的是什么?

支持 Sponsored by  

曾看过一篇有趣新闻。

十多年前,法国有一档非常受欢迎的益智问答电视节目。游戏很简单,只要懂得回答不同类型问题,而且必须都答对,中间不能有丝毫错误,才能赢得100万欧元终极大奖。

在某一集,有位选手顺利过关斩将,成功晋级到最终环节,这时却突然卡在一道选择题,犹豫不决。

“哪一颗星球是绕着地球转动?”

大家没想到,这名聪明的选手竟会被这个问题难倒。幸好,这个问答环节拥有3个求救功能,即打电话问朋友,去除一个错误选项,及请现场观众投票。

想了一想,这名选手决定请现场观众投票。

结果有趣了。在4个选项中,超过一半的人把票投给“太阳”,也有人投给“火星”与“水星”,反而投给正确答案“月亮”的人数偏低。更好玩的是,这名选手竟听从民意,选择太阳,结果自然就跟100万欧元说拜拜。

在4个选项中,超过一半的人把票投给“太阳”,也有人投给“火星”与“水星”,反而投给正确答案“月亮”的人数偏低。(图片来源:Pixabay)

“法国人的常识水平也未免太差了吧!”你可能会嘲笑。

事实并非如此。后来调查发现,一切与法国民族性格有关。他们认为,若要成为一个英雄,就必须要有卓越超群的能力。若一个人连月球围绕地球转都不知道——我们值得让这个笨蛋赢得100万欧元吗?

简单来说,注重公平特质的法国人,在这次民意上,展现的是恶作剧式惩罚心态。

后来,社会心理学调查显示,若换作是美国人,大部分都会投选月亮,因为提倡美国梦的山姆大叔认为,“帮别人挣钱是应该的”;至于俄罗斯人则会不分青红皂白提供错误答案,因为他们最讨厌爱出风头的人,只要有出头鸟,一律打。

这就是“民意”。

还有另一个关于民意的公共选择理论。

某社区委员会为了将礼堂翻新,决定举行一个民意投票,让居民从红色、白色与绿色中,挑出心目中的理想颜色。你觉得每个人都会按照偏好去投票吗?

研究结果发现——不会。

某个人后来坦承,其实特别喜欢红色,但知道社区内喜欢红色的人太少,红色不可能赢,而他却极度讨厌绿色,所以经过判断,他决定违反内心真正的想法,把票转投给白色,动机纯粹是“不想绿色赢”。

所以,就算最终白色赢,你觉得它能反映现实,代表真正的民意吗?

最近,大马新闻局针对“如何更有效推行MCO 3.0”的议题,发出网上民意调查。看到这项消息后,内心有点啼笑皆非。

首先,回归到大马网民的普遍素质,就想要为这份结果擦汗了。目前国内的网路文化,大都充斥简单的二分立场与情绪,鲜少深度的讨论智慧。相信我,这样的民调结果,只会反映毫无参考价值的喧闹声。

其次,就算这份民调拥有多数一致的民意方向,里头体现的究竟是全民坚定意志,还是只有特定网络高使用频率人民的表率?报告能否涵盖一些去网络化领域人士的想法?甚至里头是否含有恶意误导的讯息?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面临疫情不断恶化的大环境,与其搞个民调,把行管令的决定丢给人民选择,不如直接有个俐落宣布,强势扛起所有防疫责任,这比起推出民调的“伪民主”来得更迫切实际。

若真正尊重民意,并非是看重各人的意志展现,而是用数据来说话。每天攀高的确诊与死亡数字,就是政府决定是否拉紧行管令最好的事实根据,若还是依赖所谓的民调结果来调整政策,相信我,你一言我一语,疫情恢复进度肯定葬送在无意义的口水战中。

傻眼的是,民调预计开放到24日,结果政府却在22日就早一步宣布MCO 3.0的缩紧政策。一番折腾,民调原来只是个秀,一早就没有提呈参考的打算,所谓的民意又一次被玩弄。

难怪越来越多人的个性像法国人啊!

延伸阅读:郭朝河专栏《河足挂齿》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郭朝河

热爱生命,喜欢经历。无论是影像或音符,都能欢欣与之共舞。不管复古或流行,能激荡灵魂的,都值得拥抱。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