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河足挂齿

你相信预言吗?

支持 Sponsored by  

你喜欢预言吗?

我很喜欢。只要是预言,我都有兴趣了解。

喜欢归喜欢,相不相信又是另一回事。

对我而言,预言并非都是谎言,也不一定是恶意玩笑,而是一门值得研究的偏门知识——先假设存在,再逐渐考究、拆解与辩证。无论结果如何,至少都是个关于“真实”的探索。

关于预言,有玄幻说法,也有人尝试透过科学解析。

玄幻派视预言为某种灵异体质的产物,特定的人能隐约感受未来发生的事。关于这点,我是相信的,这点还得回归人类图知识体系——若最顶部的头脑中心有颜色,外加有57号闸门,你不仅会相信预言存在,第六感也精准。

自从发现这个好玩线索后,我尝试平心静气,排除外界干扰,专注内在磁场后,好几次竟能强烈感受到未来的事。从朋友的怀孕期、奖项入围名单到选举结果,都实验成功,也幸运赢了几次大餐。

最夸张的是前几年与家人到台湾旅行时,内心莫名有股遇回旧友的强烈直觉。当下选择与家人暂别,根据直觉,从台北新光三越后面的补习街往地下街的诚品书局走去。

进入书店走一圈,发现没熟悉的脸,失望之余还自嘲——你以为在吉隆坡吗?就算曾在台湾念书,毕业都已快10年,认识的朋友早散落各地。若以概率计算,大海捞针。

但荐骨依旧鸣鸣作响。

好吧,再给一次机会。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平复情绪。若5分钟后还是无影,我从此就切……断跟人类图的缘分。

命不该切,就有神奇的事发生。直觉突然指向柜台一名准备付款的男子背影,我走过去从旁偷瞥,一名留著满脸胡子的沧桑男子。并非记忆中熟悉的脸,但我竟莫名脱口喊出某个名字。

男子转头,真的是大学学弟。他曾是个俊俏开朗的万人迷。咱俩在校交集不多,但见到面时,他总是无时无刻展现笑容,满脸稚气。毕业后我们就失去联络,也没透过社交媒体联络上,却在熙来攘往的台北地下街书店重逢,还是恍如隔世的模样。

这就是我臣服在人类图的原因。相信直觉,相信某些人真的能感受未来的事,进而也更能豁达接纳不同观点与知识。

有人被预言制约,却也有人将制约化为突破恐惧的考验。(图片来源:Pixabay)

对于预言较科学的说法,有人归纳为某种“未来记忆”,认为记忆不一定是过去式,也可能是未来式,充其量以人类现有科技的发展极限,还未破解时间隐藏的秘密而已。

当然,预言从来都不是新鲜事。从远古流传的圣经末日预言开始,每个时代都有预言推陈出新。我相信预言存在,却不代表会全盘接受预言内容,反而会把它当作侦探游戏,先密切关注,再查核事情发生后的真伪。

相信你也听过这几年关于未来的预言,从中国的KFK、日本2062未来人到印度少年,每个人都对未来的景象言之凿凿。这也促使好多人都期待特定时间点,以判断这些人究竟是真实的预言家或未来人,还是只是个满口谎言的骗子。

特朗普连任失败,全球大股灾或奥运会无法顺利举行等,最终是否成真,我并不太在乎,反而预言里对未来环境的描绘,是我比较关注的。

是否还会有世界大战?有新病毒会再次全面性袭击人类?某个时刻会有大地震或海啸?粮食危机真的会爆发?人造人最终会成功研发?时间旅行真的会实现?

只要与人类生存相关的预言,我都会放在心上。

不全然是迷信。与其说是相信,倒不如说是参考;心中有预言,意味著脑海多一个想像空间。

这份想像,可以是双面刃。若是正面预设,就像吸引力法则,可当作一种鼓励,朝特定方向积极奋斗;若是悲剧导向,也可当作警惕,至少能居安思危,尽量规避各种潜在风险。

你会发现,笃信预言的人,对世间万物都多了一份尊重。他们相信,人类只是栖息在宇宙间的小尘埃,对浩瀚的自然界多少有些畏惧。若对未知充满敬仰,凡事会多谨慎;在做与不做之间,就会多一层思考面向,伴随的是换位思考的包容与谅解。

有人被预言制约,却也有人将制约化为突破恐惧的考验。在这个集体焦虑时代,无论你相不相信预言,都别忘记在这背后,隐藏更多回顾人类历史的参考价值。

延伸阅读:郭朝河专栏《河足挂齿》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1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郭朝河

热爱生命,喜欢经历。无论是影像或音符,都能欢欣与之共舞。不管复古或流行,能激荡灵魂的,都值得拥抱。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