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提爪夷文,你听过特殊孩子的问题吗?
珊言良语| August 9, 2019亲子教育 大马教育 学习障碍 注意力缺失过动症 爪夷文 
分享:

爪夷文课题现在太热,但我不想写,我想写我在小学看到的,其他很重要但一直没有被积极看待,却可能影响孩子一生的事情。

个案一

去年中,有位华小老师跟我提起一个孩子,非常冲动,老是闯祸,课堂上常常坐不住,老是干扰老师讲课的节奏,老师罚也罚了,骂也骂了,丝毫不怕,继续捣蛋,继续干扰老师教课,还影响一些同学跟他一起胡闹。一次家长来学校,老师跟家长提起,家长马上说老师你给我打到他死!老师说怎么可以,家长说怎么不可以,当着老师的面,马上就给孩子一巴掌。

老师说:“我实在不懂要怎样教这个孩子。”我问:“听起来这个孩子好像是注意力缺失过动症的孩子,你可以建议家长带孩子去做评估啊。”

几个月后再遇见老师,问起这孩子,她说后来学校写信请家长带着个孩子去做评估,确诊了是注意力缺失过动症,之后家长安排孩子转校。老师叹了口气说:“如果早几个月知道是这个问题,早处理,那几个月就不用教得那么辛苦了。”

个案二

有个男生的妈妈跟我说,我这个孩子很懒惰,叫他读书他都神游太空,听写不及格,考试成绩不好,学校老师常投诉他在班上没认真听课。妈妈说我都不懂怎样教了,我安排他每天放学之后补习各个科目和语文作文等,也让他上功课班,有人帮助他完成功课,但今年三年级了,成绩越来越糟糕,差不多全科不及格了,你教我要怎样做?

我问:“你有没有怀疑这个孩子可能有学习障碍?”孩子的爸爸在旁说:“懒惰不用心就有,他会有什么障碍。”

家长还提到,这个孩子在幼儿园的学习成绩没问题,老师也没有提到他有学习问题,到了小学才出问题,接到老师不断投诉他懒惰不做功课,不认真学习。

“每次我在家里跟他练习听写,两个小时后终于让他学会十个马来文单字,第二天去学校听写,剩下一两个单字是拼对的。”

我听了只能把专业评估中心的联系交给家长,告诉他们我很难告诉你孩子发生什么事,但看来他的确需要帮助。

后来家长让孩子去做了评估,基本确认了这个孩子有学习障碍。

发现孩子有特别需求这件事,幼教和小学的老师是前线,因为就算我们试着提升父母亲的知识让他们看出孩子的发展不在轨道上,但父母有父母的限制和主观,某些征兆他们是不容易发现的,老师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要在一群孩子中看出孩子的差异不难。

问题是:看出差异之后,教育工作者是否能认得出这差异是怎么回事?

因为知识的普及,加上现代环境中孩子活动空间的压缩,我们身边有特殊需求的孩子越来越多,这些孩子需要各种专业的帮助,治疗,让他们能够克服障碍,自在的在人群中生活,如果教育工作者无法在一群学生里认出他们的特殊,或以为那是学生的态度和行为问题,自然会用错的、无效的方式去处理,轻者没能协助他们,重者可能对他们的一生有负面影响。

在小学,学习障碍的孩子会被认为是懒惰,不用心的孩子,注意力缺失过动症的孩子会被认为是不听话,家长没教导的孩子,自闭症的孩子会被认为没礼貌,不在状态,这些天生的障碍问题,用惩罚和鞭打来处理,只能看到暂时的效果,但大部分的时候问题不但不会解决反而会越来越大。这些孩子如果没有被评估确诊和接受专业治疗,到了中学,要处理就更艰难了。

如果教育工作者认得出这差异是怎么一回事,就能建议家长让学生去做评估,以便能对症下药,但教育工作者都知道告诉家长“孩子可能有某些障碍”是很大的挑战,要家长接受“孩子可能需要帮助”需要时间,也需要多次的沟通,但这本来就是教育的本质,孩子值得我们用时间去雕塑,因为孩子就是国家的未来。

如果教育部用坚持在华小四年级国文课加入爪夷文的态度,华社也用那样高关注的气魄来确保教育部执行关注特殊孩子议题,未来二十年也许会有几千,或几万个孩子的命运会改变,他们的改变一定会让我们的社会更美好。

好吧,是我多想了。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