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虚的马大校长
珊言良语| October 18, 2019大学校长 种族主义 许慧珊 马哈迪 马大 
分享:

跟朋友聊天,他很沮丧地说曾经那么急切的要换政府,是因为我们厌倦了政治人物放任种族问题和宗教霸权,现在换了政府,种族问题依旧,宗教霸权持续,看来马来西亚是没有希望的了。

当时我的回应是:如果靠我们这一代是真的没有希望了,但希望在新生代,因为他们和我们不同,成长的环境不同,吸收资讯的方式不一样,他们自有他们的方式应对这看起来越来越糟的时代。

我会这样说是因为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顾虑、禁忌、害怕的事情,而这些恐惧在下一代身上是没有效果的。

如我们的父母看到我们上街去参加Bersih集会都吓坏了,但对我们来说那也不过是对政府呛声的一个行动。而上一代对类似集会的记忆是:乱。他们记得的是513,记得的是马来人如何杀华人(其他族群的记忆应该有异),记得当时戒严,记得戒严时期有家人因为孩子晚上肚子饿,爸爸出去买东西结果被开枪打死。

我们没有这样的记忆,也没有这样的思想负担,于是才有一系列积极在Bersih上街的人们,才有后来推翻国阵的契机。

我们父母这一代惧怕权威,在他们眼里就算不合理,但政府下的令是不可以违抗的,首相权力很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部长是大人物所以看到了要迎接要哈腰,看到老师毕恭毕敬鞠躬才是好孩子,在校如果老师做得不合理,也不能去质疑。

然而到了我们这一代,坐在这些职位上的人都不是不可挑战的,政府是我们选出来的,首相部长拿的薪资都是人民付的税,做得不对我们可以不满意,可以叫他下台,老师也是人,也有判断错误的可能,任何人有疑问是可以提出的。

因为两代人的思维差异,才会让上一代觉得我们这一代没有礼貌,没大没小。

我们的下一代又是另一番想法。

刚刚过去的马来亚大学毕业典礼上,马大新青年前任主席学生黄彦铬在毕业典礼上领取了毕业文凭之后,走向台边拿出黄色大字报抗议马大校长阿都拉欣之前在马来人尊严大会发表的言论。据当今大马的报导,当时他高喊:“拒绝种族主义!校长下台!这是马来西亚土地!”,而台下传出鼓掌与欢呼声。

黄彦铬列出五大要点,指出马大校长阿都拉欣必须辞职。

这事发生之后马大当局采取了许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步骤来对付黄同学,网上也有不少人评论说这学生没教养,不看时间场合来表达想法,而后黄同学则在到警察局录供的记者会上说明了他之前因为各项课题通过各种管道要求见校长,写信亲自到校长办公室,校长都不愿意见他。

新闻追到这里,我有很大的感触。

我们的社会,不管在政治层面、教育现场、家庭教育,都还摆不脱传统权威的魔咒,领导者看起来虽然合法/合理执行他的权力,但当人民/学生/孩子们挑战他的决定或思想时,他只会用打压的形式来应对,而不屑/不愿意聆听人民/学生/孩子们想说什么。

让人沮丧的是,报警、逮捕、不给文凭、冷待、辱骂,甚至鞭打,都是传统权威的武器,好些人不但默许这些打压的方式,还鼓励,如网上的网民们。

在下愚见:马大当局会这样对待学生,是因为校长心虚啊,如果不是心虚何必报警呢,又何必扣押学生的文凭,不心虚的话就跟学生对话了。

堂堂校长当然要为自己说出的话负责,既然有人质疑了,就公开给对方说话的时间空间,让大家听听对方的说法,然后让大家听听自己回应对方的话。这样堂堂大度,才能赢取大众的尊敬。

只会用自己的权力职权去打压学生,报警扣押文凭,这种贻笑大方的对应,实在有愧于历史悠久曾经辉煌的马大,这校长不下台,难道还在台上献丑吗。

首相马哈迪先生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马来人尊严大会发表了那么多种族歧视的言论,华人社交网络上骂声四起,非常起劲,现在黄同学示范不畏惧权威,在毕业典礼上举大字报,大声的喊出我们想的:拒绝种族主义!

结果社交网上声援黄同学的人不多,我在面书声援他,有位面友说我很有勇气,我好奇问我怎么有勇气了,应该说这位同学很有勇气才对吧?面友说:因为很多人都不敢直接支持这位发言的同学。

好吧,我刚好也是不相信且常挑战传统权威的人,看不起说了种族主义的话又不愿意正面回应的人,何况现在已经是新政府执政了(虽然首相是旧首相),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延伸阅读许慧珊专栏《珊言良语》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5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