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这样闹,有用吗?
专栏 | 珊言良语| November 15, 2019反送中条例 民主自由 示威 许慧珊 香港 
分享:

香港民众示威持续了五个多月,近一周来局势升级,马来西亚社交媒体烟硝味也变浓,支持香港警方暴力对待示威民众的呼声更在各大报章相关新闻底下蔓延,一些人看不下有人在香港失去生命,有人在马来西亚这里欢呼,纷纷谴责支持警方的网民,一时之间社交媒体烽火连天。

新加坡的网友见我在面书支持香港人的抗争,很疑惑的来问我支持的原由: 这样闹,有用吗?

这句话让我思考:有用吗?这些香港人用生命去抗争,有用吗?

我想起2011年,我们上街示威,抗议“和平集会法案”在国会通过,好几批人从北到南,甚至东马砂拉越都举办了示威活动。

我带着小孩拿着气球,连续几个星期到各处去示威,当时也有好多人问我:你们这样做有用吗?

当时我答:我也不知道这样有用吗?但我不是因为有用才去示威的,我是因为觉得法案不合理,通过的话不利人民以后聚在一起对相关单位表达想法,所以才积极出席示威活动的。

几个月之后证明了我们这样做是没有用的,因为国会通过了这法案。

我们花了几个星期策划,周末示威,法案还不是一样通过,看起来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情,一点用也没有。

但是我们是因为要看到有用才做这事吗?

才不是,我们是因为要跟权力机构表达我们的不满和愤怒,我们要求不通过这法案。我觉得人民对政府施政表达想法本来就是公民义务。

当然,想当然的,我们后来也继续做了很多没有用的事情。

住在新加坡的网友也提到,很多人觉得新加坡没有言论自由,但她觉得没关系,她享用在新加坡政府津贴的医药服务,认为新加坡政府在各方面照顾到人民就很好了。

我笑说:我在做着非常反政府的事情时,我的父亲正在享用政府给予的免费医药服务已经长达十年,我在政府医院生两个孩子,床位,医生们和护士们的接生服务,七天六夜的二十份餐点,一共花了二十二元,以当时在私人医院自然生一个孩子三千多元来看,这价钱简直是逆天了。

我会因此容忍政府贪污滥权吗?当然不会,我还是一样想方设法让它倒。

鬼不知道换了政府也有更坏的可能,但政府不是拿来供奉千年的,就是因为政府可以换,政府才会听人民的话,想想一个不能换的政府可能可以派警察打你,派人强奸女生,让人被自杀,冲进去大学喷催泪弹而完全不被对付,我就宁愿冒着可能换到烂政府的风险。

自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动进行长达5个月以来,这是警察首次“攻进”校园,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园内投掷催泪弹。(图片来源:美联社)

“好吧,”网友说:“后来马来西亚也换了政府,好像也没有什么用,马来人一样当权,以前不公平现在也一样不公平,治安还是一样的差,你看张念群,每天穿马来装还要推行爪夷文。”

这一长串的话当然不能用一句话打发,要一则一则的回。

换了政府有用吗?套句英语人常用的词:Yes & No,有些事情是有用的,有往好的方向改变,如现在教育部拨款不用再经过某华基政党的干捞,没有批准五千最后到手三千的问题,因为拨款都直接进入学校户头。有些事情是没有用的,好像首相先生三天两头的种族本位发言,偏颇政策,好像拐杖政策一样横行,好像坐上位子的人讲的话都变调了。

如果你不满意现在的政府,觉得治安一样差,那么写信,找议员,在面书发帖,写信去媒体或示威,用你的方式表达你的不满,然后五年一到就用选票狠狠的请他们下台,请不下台至少让它们的得票很难看。

穿马来装我没有什么意见,我妈妈东海岸长大,常常穿着沙龙在家里走动,我爸爸家族是峇峇娘惹家族,婆婆偶尔也穿着马来装和沙龙睡觉。

爪夷文我有意见,很多人有意见,吵了两三个星期,让当局听到“我是华人,我不要我的小孩学爪夷文”的想法,议员们灰头土脸灭火,至于之后会不会卷土重来,就要看我们是不是继续监督了。

总之所谓的民主就是让你很忙的东西,把政府换来换去,换到它们乖乖听话为止。

网友继续问:“你以为香港人能够得到他们要的吗? 你知道,很多时候不是你努力了就有用。”

我非常认同这句话,很多时候我们做的努力都没有用,但是没有做就没有人知道你的意愿。香港人做了,做得很彻底,他们需要为他们的坚持付出很大的代价,包括很多人的生命,很多人的前途,和一代人的心理伤痕。但那也是香港人的选择,我们尊重。

你可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为了我们觉得没有用的事情而努力,但请记住,事情没有到最后你是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就好像马来西亚2011年之后的几场大示威,很多人都觉得没有用,花了那么多精力,想要推倒的政权都没有倒,倒是我们累倒了。

最后我们想要的结果要到很多年后成果才来到跟前,如果欠缺政治想象力,这些都不会发生。

最后网友问,马来西亚现在那么糟糕,你们一群人还去关心香港的事情,不如先顾好自己的事情吧。

这样的话我一点都不陌生,这些年来我常常听到有人问人:

“你们一直关注选举问题,为什么就不花一点时间来关心原住民问题呢?”

“你们一直关心原住民问题,为什么不关心一下砂拉越水坝问题?你知道她们多惨吗?”

“你一直关心砂拉越水坝问题,为什么不关注一下沙巴山区学生的问题?你知道他们每天要走两个小时上学吗?”

我想每个人都是个体,我们的时间精神有限,大家有自由意志去选择关心的议题,我为我相信的信念奋斗,我没有打算为你的期待付出,也没有人有权利要我这样做。

有用吗?很多时候,是没有用的,但更多的时候,没有用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延伸阅读:许慧珊专栏《珊言良语》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1 / 5. 评分人数: 22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1. “你们一直关心原住民问题,为什么不关心一下砂拉越水坝问题?你知道她们多惨吗?”
    所以我們關心“关心原住民问题”,你們關心“一下砂拉越水坝问题”,互不矛盾呀。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加油。

  2. 您好,其实我很认同你的说话。也许现在不知道有没有用,但至少奋斗过争取过。
    可是香港事件,我只能说他们已经忘了当初争取的是什么。示威没错,但绝不能同意以暴力争取什么。
    很多支持者说,暴力是因为政府不回应他们的诉求的后果。但其实暴徒的做法不是在诉求,而是在威逼政府去认同或得到他们想得到的。这样的做法,对吗?

  3. 人民的想法及选择不一定就是对的,往往受情绪的影响及舆论的煽动。
    满嘴谎话恶毒的攻击对手的政客,只不过是个演员,这就是所谓民主国家的政治。煽动老百姓的成本太低。
    回归本质,安居乐业是老百姓最低的要求,不要煽动任何暴力去破坏它。

  4. 從文字中,我感受了你的無奈和不可奈何。
    說白了,大家對於在自己的家園及土地都有著不同的期盼和嚮往。我們努力地希望與政府肩並肩走向美好的未來。誰不想要生活在烏托邦的國度裡呢?
    譴責暴力的人,試問誰想使用暴力?
    大家總覺得示威者好像蠻夷,或是設定為某些群體,那就是所謂看事情的中立與客觀?
    為何政府和警方就是正確的?
    我都不敢說我爸媽給予我的教育觀念是百分百正確無誤了。有絕對嗎?
    林鄭確實讓了一小小步,也表示會聆聽意見,但是有嗎?
    我們看見任何的討論或是了解民意嗎?
    回頭看看在記者會,她的立場、言詞,還敢說她退讓了?事情本來就是需要溝通達至平衡。
    樓上擔憂的是暴力所造成的民不聊生,那麼如果妥協會是早就好的民生嗎?
    如果今天馬來西亞換不成政府,我們是不是要立刻妥協。
    如果有回溯到香港前幾次的遊行,就知道香港人民極力維護自由民主,捍衛家園土地的獨特性與魅力,試問誰還敢相信法律?當司法系統被破壞時,你敢相信誰?
    馬來西亞內安法令也不過如此,你又認為香港的司法法律可以多正義純潔?
    馬來西亞的警察都不一定是好人,你又怎麼覺得香港的警察沒有執法過當?
    事情凡是都是一體兩面
    我不支持暴力,我也認為過度使用暴力的示威者 應該受到譴責;執法過當的警察也應該負起責任才是說服人民司法的公義,才能彰顯司法的公正性。

  5. 觉得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我也觉得你是在美化整个活动,先别说是否有效(虽然我很希望是有效的),受到的伤害太多了,受牵连的也太多了,然而示威者真正想影响到的那群人有没有收到任何启发呢?相信答案很明确,与其搞破坏去拿到国际大咖的关注,倒不如从根底上了解怎么解决大部分香港人的苦恼吧。

    1. 香港那些暴民不是在让香港更好,而是在摧毁香港。要知道香港是中国的一份子,中国给香港的民主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要100%脱离中国共产主义,搞普选之类的事是不可能的。要知道中国是超级大国,14亿人口,数百个民族组成的国家,要管理这样的大国,必须是共产才会有今天中国非凡的成就。中国政府也有他的底线。只要在底线之内,中国政府是不会太过于去干涉香港的制度。现在的香港乱局是香港人自己找到。中国会让香港继续乱下去,直到大部分人都受不了了,疲惫了,活不下去了,屈身要求中国出手相助,中国才会出手。不然,香港人自己去搞自己吧。

  6. 所谓五大诉求,根本不知所谓。除了与解决香港的困境无关,更是逼香港警察与法治于死地。提出这诉求的人,根本不是想对话。从现在情况看来,是要逼中国出手,然后就妖魔化中国,各种谴责与制裁,像六四一样,让中国经济倒退。中国不出手, 也不让示威者得逞,后果就是揽炒,让香港自焚成为焦土。示威者太娇傲,以为中国没他们不行,而他们却可不需要中国。现在中国致力地发展大湾区,不再理会香港。到香港揽炒以后,倒想看看他们怎样去过他们梦想中的生活,没水,没电,没生产,没生意,没人理。以为美英会来帮他们,想太多了。看看乌克兰和利比亚吧。香港现在所剩下的价值,就是牵制中国。没了这个用处,就会像乌克兰一样,被美国弃於一旁。如果这是所要的民主和自由,那就快点吧。歹戏拖棚。

  7. 亲爱的作者,您好,如果我们不把问题重心放在作用上。请问,您认为香港示威者的做法,符合他们争取的法治民主自由平等吗?通过违反法律来争取法治,通过不平等的、暴力的方式对待异见的人来争取自由。如果通过这种方式争取来的法治民主自由平等,请问作者您信服吗?且先不说结局,至今为止,政府难道没有为法案通过作出妥协吗?而这些示威者是怎么对待政府作出妥协的呢?是不满足,是全都要。而在讨论过程中并没有作出要讨论的样子,而且气势汹汹,直接使用暴力。如果我作为一个无立场的香港公民,您说,我会更恨哪一方,是城市破坏者的黄方,还是守护城市秩序的蓝方?当然,我不会阻止您对香港的政治问题有看法,但是,因为您的支持,可能会导致那些撑黄的暴徒更有底气,作出更加严重的破坏行为,导致更多人的受伤,这叫做间接吃人血馒头。希望您不要仅仅通过世界上的平台了解香港,因为大多平台都在撑黄,您也可以看看中国大陆的平台是怎么描述暴徒暴行的,实在惨不忍睹,无法无天。
    以上是我的个人见解,希望您能认真阅读理解,谢谢!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