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longlah!乖乖在家
珊言良语| March 20, 2020抗疫 新冠肺炎 武汉肺炎 行动限制令 锁国 
分享:

马来西亚因为新冠肺炎(前称“武汉肺炎”)疫情扩散而实施的《行动管制》第一天,有个朋友在WhatsApp跟我提起早上发生的事。

她外出买食物,走过一间没在政府允许开店的名单中的店铺,老板正在门前忙着,她好奇地问:“老板,你们店可以开吗?政府允许开的店铺名单中,好像没说明你的店可以开呢。”

老板说,“没办法啊,熟客有开工,每天都需要一些原料,他们不可能吨货那么久的,所以我不就每天早上开几个小时啰”。她好奇问了我听到这里也问的一句话:“你的客户也知道行动管制14天,难道不能昨天就把14天的量买好搬回他们的厂吗?”

老板的答案是:“这样很难啦,他们一向都是每天或隔一天来拿货的。”

说到这里朋友还要问,但老板已经走开去招待刚上门的客户了,她接下来要问的也和我一样,我想问的是:“老板,难道你不能跟你的客户说,‘接下来的店需要关门14天,要什么货请现在买好’吗?这样有很难吗?客户要怎样吨货,要面对怎样的难处,难道不是客户需要自己去解决的吗?”

在这场疫情战中,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牺牲一些,没有理由我们大家都做了我们这部分,你们卖方因为想多赚一点而不肯根据禁令关门,买方习惯了拿货方式不想改变所以不顾禁令去买货,请问如果两方这样只想自己的利益和方便有了交叉感染,付出代价的是谁?是整个社区的人。

在疫情面前,我们是不是可以不要这样还在争取多一点利益,贪多一点方便?对这些日子以来已经心力交瘁的医护人员,我们是不是可以多有一点同理心,照顾好自己不要被感染,减轻医疗系统的压力?

行动限制令期间,仍有许多人必需坚守岗位,对抗疫情。(截图自:Twitter)

马来西亚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扩散而实施的 《行动管制》第二天,朋友在群组里分享一个视频,视频里一群人在草地上玩,突然有人喊,警察来了警察来了,于是大家四处窜跑,群组里的我们都说:“警察真的出来抓人了!”

有个朋友刚好住在拍摄这个视频的附近,她说她知道这事啊,警察先生一离开,这群人又群聚起来,在那里嬉闹了,这让我想到行动管制的前一天,好些疫情严重的中马群众因为突然多了14天假期,而一家大小带着度假般的心情回乡的事。

不管是这些年轻人不顾禁令仍然聚集在外玩乐的事,还是为了不要疫情扩散而颁布的禁令,结果让好些疫区的人大量流动到全马,提高了14天疫情在全马爆发第三波的可能性这件事,我不禁思考这些人会这样做,体现的到底是什么?是马来西亚人常识薄弱,看不懂禁令真正想要达到的目的吗?还是因为我们第一次面对如此严重的危机,不懂如何应对?

这样低落的公民素质体现在这样艰难的时刻,我们各造是不是应该检讨自己?身为家长的,身为教育工作者的我们,接下来应该怎样培育我们的下一代?

我的面书里有好多政府医院的医护人员,所以我知道马来西亚卫生部从今年一月开始,已经为了控制疫情奋斗了近三个月,我一位医生朋友,被派负责为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做检测,每做一次检验都是大工程,每次做完检测的那个晚上她总是睡不着,要等到结果出来是阴性她才能松一口气,这样的压力周而复始,我看着她的高压生活,常祈祷疫情快快过去让她好好休息。

我们在担心疫情扩散的当儿,是不是也应该关注医护人员的健康和生命?在卫生部全体如此认真作战的当儿,我们是不是可以不要任性,不要埋怨不能外出,居家很闷没能做什么,而是听取政府单位的指令,不在非必要的时候外出,不要触犯禁令,让医护人员为我们打胜这场战?

最后我想说一件刚刚发生的事情。

朋友的家人在行动限制执行的第一天因病过世了,医院非常繁忙,但却没有因此随便让家人领尸,而是因为疫情期间,所以需要确认死者不是因新冠肺炎而过世的,三天之后的今天,检验结果呈阴性了,家属才能领尸。

听朋友说这事时,我是感动的,医院没有因为极度繁忙而松懈,他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资源,用三天来确保死者不是新冠肺炎而过世,为的是什么?

为的是,不放过任何线索,如果死者因新冠肺炎过世,他们需要追踪他之前接触的人,以便把可能会散播病毒的人找出做检测,他们这样紧张,也是希望病毒不会有机会接近你。

他们没有因为麻烦,需要大量人力和资源而放弃追查每一个疑似病例,而我们能做的最大贡献就是乖乖在家不要到处走。

这样会很难吗?

延伸阅读:许慧珊专栏《珊言良语》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2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