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的教改
珊言良语| January 25, 2019希盟政府 教改 教育部 许慧珊 
分享:

我记得两年前有个当小学老师的朋友问我:如果要改变我们的教育大环境,你觉得我们应该从哪里改起?

我当时的答案是:我实在没有办法告诉你要改从哪一个点改起,因为教改这种事情,是必须要多方一起改动才可能成功,要不然整个过程一定会卡在某个地方,无法把好的教改模式执行成功。

改变如果只从上而下,会卡在中间,改变如果只从下而上,可能就卡在各自的圈子里。

谈及近十年来马来西亚教育部的教改,依我的观察是几乎卡在所有的部分,欲前不行,欲扩张不得,停滞不前,不管是教育部还是地方政府,不管是教育工作者,或是一群焦虑的家长,只要任何一个环节不愿意改变,不愿意成长,教改从头卡到尾是必然之事。

卡在哪里呢?卡在教改之后官员还要严格检查老师的教学进度,要老师交一大堆报表,卡在老师没有作业簿就不懂要怎么给功课,卡在没有考试老师就疑惑这样我要怎样知道学生的程度。

教改有可能卡在哪里?卡在老师没有作业簿就不懂要怎么给功课,卡在没有考试老师就疑惑这样我要怎样知道学生的程度。(图片来源:网络)

当然,家长卡着的名目就更多了,卡在没有排名我怎样炫耀我孩子的优秀,没有考试我要从哪里监督孩子的课业,卡在为什么KSSR 的课程这样深,卡在孩子成绩不够优秀不行,一定要补习补到他成为优秀的孩子,等等,等等。

当然你会问:这些年来政府有没有认真的想要把教育搞好呢?

无疑的,那当然是有的。在马来西亚教育部起草“2013-2015教育大蓝图”之前,曾经委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撰写一份名为“马来西亚教育政策检讨”的报告,此外还有一份名为“马来西亚:全民教育2015国家检讨”的报告,这些报告里,从教师发展/课程发展/评量和教育行政四个方面来分析我国教育体系的问题,赤裸裸一一提出马来西亚教育的问题,教育大蓝图里也提了不少让人对教育现状冒冷汗的数据。

(如果想要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资料,可以参考潘永强博士主编,大将出版社出版的《迷路的中学教育》)

教育部在这些年来也致力教改,我们能够想到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我就不相信教育部请了一大堆专家研究了这些年都想不到。

但教育这种事情像蜘蛛网一样。所有单位和环节纵横交错,每一个7岁入学的孩子,都被过去七年的各种因素影响。

教育这种事情像蜘蛛网一样。所有单位和环节纵横交错,每一个7岁入学的孩子,都被过去七年的各种因素影响。(图片来源:网络)

家庭教育决定一个孩子的教养程度,爱书的培养,政府的政策决定了他会在怎样的托儿所素质成长,或他的家长是否有意愿和能力放下工作陪伴他人生的前七年,政府是否严厉监督幼儿园供给幼儿的课程标准是否跟孩子的成长同步,对孩子的影响明显。

此外,地方政府的远见和决策决定了他是在一个连游乐场都欠奉的环境中长大,还是在方圆三公里就有一间设备齐全,幼儿书本和活动都非常丰富的图书馆成长——每一个环节都是孩子七岁之后在小学学习是否能够顺利的关键。

至于从小学和中学,甚至大学的学习环境如何影响每个七岁以后孩子的未来这样的角度谈起,复杂程度也不需要我多敲键盘了。

你要从哪一个环节改起?

我只能说: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大家一起起步走,没有任何一个环节可以落后,就像两人三脚的游戏,必须一起起步,走,如果大家的起步无法一致,也只能跌倒,停止前进了。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0 / 5. 评分人数: 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