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职场遇到特殊成人

支持 Sponsored by  

朋友在面书提到她的同事,高学历,但跟他一起工作时有许多争执和困扰,甚至还有目中无人和一些她无法理解的行为,于是我深问下去,初步怀疑这是长大了的轻微自闭兼过动孩子。

在我们国家还在呼吁早点发现有特别需要的孩子,早点介入治疗的当儿,国外某些国家则非常鼓励大人去做确诊,因为没被发现的特需孩子,虽然和常人一样融入了社会,但某些无法跨越的状况还是会困扰身边的人,也会困扰他们自己,而这些情况并不是这些特需人士想要或故意的,而是他们可能有跨不过去的困难。

我说个故事。

在托管中心,吃饭时间到,小衫拿了椅子放在餐桌旁,然后到老师身边去拿他的午餐,回到餐桌他看到小斯坐在他的椅子上,他就请小斯起身,因为”这个椅子是我拿的“,小斯不肯站起来,因为小斯说”这椅子明明就是我拿的“。

两人争执起来,甚至互相推撞,托管中心老师听到争执声走过来,问两人发生什么事?小衫和小斯异口同声指着对方说:“老师!这个椅子是我拿的,但是他要坐!”

老师跟两人再度确认,两人都斩钉截铁说椅子是自己拿的,两人脸上都写着:我说的是真的。于是,老师问旁边的小朋友:谁有看到这张椅子是谁拿的吗?两位小朋友说,他们看到小斯拿那张椅子放到那个位子上。

这时小衫生气的哭了起来,说:”老师,他们骗人的,这张椅子明明就是我拿的,他们几个人合起来骗人!“

那两位被指名骗人的小孩也生气了:”老师,我们明明看到那张椅子是小斯拿的,我们没有骗人!“

在四个小孩都没有骗人的情况下,老师请大家先吃饭,待会她再检查闭路电视,小衫很委屈的一边吃一边掉泪,他觉得这里的同伴都不喜欢他,要陷害他,另外三个小孩也气鼓鼓的吃饭,因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小衫要讲骗话,这椅子明明就是小斯拿来的啊。

午餐后空档,老师打开闭路电视看事情经过,看到小衫的确先拿了椅子,但他放在餐桌左边,十秒后小斯拿了椅子放在餐桌右边,也就是他们刚才争执的地方。

于是老师请小衫过来看影片,小衫看了影片沉默了,老师问:你看清楚了是吗?那是小斯拿的椅子,他放在餐桌的右边,你拿的椅子其实在餐桌的左边。

事情到了这里,你想老师会不会惩罚小衫?因为看起来是他说了谎,说谎的孩子应该被惩罚,对吗?

但老师没惩罚他,只告诉是他忘记了,那椅子是小斯拿的,然后请他去跟小斯道歉,他也马上去跟小斯道歉。

老师不惩罚他是因为,惩罚了也没有用,这孩子被确诊过动兼自闭,也有记忆短暂的问题,成长在严厉的家庭,家教严格,他在家已经为了类似的事情跟哥哥和弟弟冲突了千百回,已经被标签会说谎、无理取闹、讲不听、坏蛋的小孩。

但这小孩真的是坏蛋吗?

当然不是,他有好几个状况:专注力不足、无法坐久一直要动来动去、组织能力弱,这些情况都让学校老师认为他有行为问题,但看起来又不像是家庭问题,因为他哥哥是学校的模范生。

而他的种种状况,让他的社交生活非常艰难,如记忆短暂所以常常跟同伴争执,最后同伴不要跟他玩,因为每次跟他玩都会有不愉快事情发生。

在很久以前,我们成长的那个环境,我们没有听过什么是过动症,什么是自闭症,所以大人们都把这样的孩子归类为:比较安静,比较坏蛋,爱讲骗话,爱耍赖的孩子,就算到了今天,大部分的大人都还是看不懂他们,错误对待他们。

错误对待这些孩子,二十年后我们需要付出社会成本。研究显示,这些孩子因为长期被责怪,被标签,却又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现在哪里,长久以往,试着在社会生存的人可能会给同事带来许多困扰,有些孩子则在心理上产生问题,忧郁、焦虑、自信心低落,都可能让这样的孩子无法正常发挥他们的本能,或给这个社会带来或多或少的困扰。

朋友问我,对这同事,她能做什么?

如果这个问题是特殊孩童,那么我会告诉她:早疗,让家长、孩子身边的照护者以及老师明白孩子的困难,在学习过程中迁就他的特性来教育他,让他学会因为自己的障碍而无法自行学习的事物。

如果是大人了,跟他关系好,就可以建议他去做成人评估,跟他关系普通,至少可以看懂他的障碍带给他和自己的问题,试着理解他的焦虑和无厘头来自哪里,至少对他和对自己都好。

你知道,你觉得白目且无可理喻的人,很可能是需要帮助的人。

延伸阅读:许慧珊专栏《珊言良语》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3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许慧珊

曾获星洲日报十大最受欢迎本地作家,文章常见于各报与杂志。著有《单身具乐部》、《无聊才结婚》、《快乐女人》及《左雍右为》等。现致力推广社运、关怀特殊儿单位与亲子成长活动。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