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女财神相见欢,黑暗童话科幻爱情
专栏 | 电影周事| February 12, 2020影评 电影 电影周事 陈伟光 
分享:
最迟上映的本地贺岁片又见财神,到底是惊是喜?漫画疯婆子延伸自己的故事,是创意还是噱头?格林童话里的糖果屋变成恐怖片,有没有挖出黑暗的核心?日本纯爱电影搞科幻,是好事还是坏事?

《Gretel & Hansel》

格林童话其实带有不少黯黑元素,糖果屋就是一例。这个版本虽然把背景设定在古代,但感觉很时髦,看看森林那间木屋的设计就知道。女主角Sophia Lillis演过《小丑回魂》,全身散发一股叛逆气息,眼神令人不安,很适合这个角色。她对年幼弟弟的照顾显示了强悍的本色,与后来的发展产生呼应,她和女巫的对手戏也让人屏息看下去。电影镜头长时间营造氛围的手法让剧情进展缓慢,并不容易消化。虽然低成本制作,但美术设计前卫有创意,尤其是地下室反常的白,让事物变得更诡异。可惜用了过多梦境的处理,打破了叙事的逻辑。最后的结局翻新了童话的精神面貌,如果旁白能够减少,效果会更出色。

《Birds of Prey》

小丑女作为配角很提神,偶尔的癫和丧可以调节剧情,说到担纲就另当别论,所以电影虽然由她的视角出发,却加入了大量人物枝节来补充单薄的故事。Margot Robbie的戏份加重让她演得有心无力,那种无定向的丧心病狂消失在重重逻辑之中,交代多了就少了出其不意的惊喜。这个角色一旦太认真了就不好玩,疯狂的行径变成特定情节,每一幕都要上演,说不出的审美疲劳。那几个歌手、杀手、警探和小偷兜了老大一个圈子才不期而遇,还没有高潮就已经泄气。反派不成气候,连死都特别窝囊。最后猛禽小队只是匆匆一句交代,没有一丝份量,我其实对小丑女如何爱上小丑更感兴趣。

《财神2020》

看完这部电影反而让我了解周星驰的难能可贵,他可以用一个简单的动作和对白就表达了笑点,本地喜剧片就是做不到这点。导演已经很努力地摆明要你笑了,然而大量的台词和动作放在一起还是没有化学作用,中间始终少了一个引爆点,主要是桥段拖得太长。“金钱难买回忆”这个主题并没有那么难理解,但为什么要用那么多篇幅去搞花钱的排场呢?财神爷身边那群跟班实在碍眼,直接拿掉也不会影响剧情,保留铜人的点子就好了。温绍平的财神爷与时并进,中英文转换流畅,而且演得幽默看得安心。我不喜欢林盛斌的演绎方式,他和李思捷一样搞笑太过自觉,这个角色应该由本地演员胜任。

《Hello World》

日本动画又一次用穿越题材来谈情说爱,10年后的自己回来帮高中生书虫追求心仪的图书馆女生,目的是救回她的性命。电影背景设定在2027年,记忆已经可以变成模拟世界,结果本片让人最大的困惑就是无法有效区分记忆与现实。前面是清新的纯爱电影,后面直接变成The Matrix模式的科幻片,电影的叙事能力不足以衔接这两种类型的转换,观众看到一半会陷入一头雾水的状态。那些修复记忆程序的狐面人群体出动的画面很壮观,但十年前后的等待无法更深刻表达,意识与身体同步的设定有些乱,影响了这段恋情的感动点。太多犯驳的地方没有解释清楚,导致追杀的戏码变得莫名其妙,浪费了整个故事。

你最想看以上哪部电影呢?

延伸阅读:陈伟光专栏《电影周事》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 / 5. 评分人数: 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