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周星驰这样一个怪胎

支持 Sponsored by  

周星驰是香港电影绝无仅有的人物,把俚俗变成文化现象,影响了一代香港人的用语,绝对不是无厘头搞笑那么简单。他搞笑的时候,大家忍俊不禁;他认真探讨人生的时候,大家开始领悟什么是笑中带泪。

看周星驰电影,当剧情正在认真严肃进行的时候,突然间来一个不搭调的表演,那种反差让人始料未及,明明是正经八百的事物顿时有了颠覆性的效果。“颠覆”正是周星驰表演的本质,他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表演风格,当年被形容为无厘头,源自粤语“无厘头尻”,指没头没尾的意思,因为尻字与粗口同音,所以省略。

自从他在1989年首次担纲男主角的无线电视剧《盖世豪侠》中一句“坐低,饮啖茶,食个包”成为街坊口头禅后,这种无厘头文化就大行其道,“九唔搭八”、“出位”等市井用语一下子融入流行文化,周星驰功不可没。这种把没有关联的词句合并使用,偏离正统打破常规的创意,是一种后现代文化思维,周星驰将它发挥得出神入化,成了港产片的典范。

对于那些听不懂粤语,或者通过配音来观赏周星驰电影的观众,我觉得他们顶多只领悟到七成的笑料,因为当中有很多内容实在很难转译。以《唐伯虎点秋香》为例,片中那场对联大战有以下句子:

冚家剷泥齐种树 汝家池塘多鮫鱼
鱼肥果熟嫲撚饭 你老母兮亲下厨

每一句都暗藏粗口谐音,用华语念出来既不押韵也无法突出当中的笑位。我一直觉得周星驰即使后期到了中国发展,他的台词也是以粤语思维来设计的,所以就算采用粤语配音,都依然能够表达得那么传神。

我对周星驰的认识始于无线电视剧《他来自江湖》,男主角虽然是万梓良,但周星驰与吴孟达在剧中的父子档配搭才是焦点所在。我第一次领教到草根语言的精妙,从周星驰一出场驾德士载到一个挑剔师奶开始,那份灵活的应对,抵死风趣的幽默就无处不在,比周星驰早期的搞笑电影都要好看。

《他来自江湖》的男主角虽然是万梓良,但周星驰与吴孟达在剧中的父子档配搭才是焦点所在。(图片来源:网络)

我是到了1994年的《国产凌凌漆》才认真看待周星驰的电影,他用自己独有的理解来解构西方间谍007的形象,溶入中国社会的语境,讽刺了整个体制的腐败,并且自嘲了所谓的英雄形象,猪肉佬那把杀猪刀真的是市井小民的逆袭。从这部电影开始,他脱离了讨好观众的搞笑伎俩,慢慢地言之有物,带来了《西游记》上下集、《回魂夜》、《大内密探零零发》、《食神》、《喜剧之王》、《少林足球》和《功夫》等作品。

我最近才看了1995年的《回魂夜》,这部恐怕是周星驰唯一在大马被禁映的电影,里面的血腥超越了一般的喜剧片,而灵异的夸张描写也超越了恐怖片的理解,难怪会成为周星驰票房的谷底。不过这部由刘镇伟执导的电影正好反映了周星驰颠覆想像的本质,他在片中是一个自称捉鬼专家的神经病人,带着一班保安人员在组屋内对付一对回魂的恶鬼夫妻。

周星驰电影一点也不肤浅,否则就不可能成为被研究的文化现象。(图片来源:IMDB)

他一身《这个杀手不太冷》(The Professional)主角Leon的造型,拿着一盆植物捉鬼,一切招式都匪夷所思,但是在周星驰无比认真的诠释下,带着七分假三分真的设定,让观众不停地猜测:这个人到底是专家还是神经病?完全贴近观众对周星驰本人的看法。最后更加不可思议地看到众人戴上报纸摺成的头盔飞了起来,仿佛在告诉你凭意志力就能够实现一切不可能,这就是无厘头的最高境界。拿掉周星驰这个角色,《回魂夜》就只是一部粗制滥造的低成本恐怖片,他的出现就像一股坚强的信念,让你相信电影的可能。

拿掉周星驰这个角色,《回魂夜》就只是一部粗制滥造的低成本恐怖片,他的出现就像一股坚强的信念,让你相信电影的可能。(图片来源:LiTV)

周星驰的地位不是单单靠无厘头搞笑达成,他的可贵之处在于能够在喜剧中表达小人物的真实心态,一边通过夸张的手法调侃现实的无奈,从中得到与生活战斗的积极能量。

《新喜剧之王》加大了这种笑中带泪的戏码,把社会现象看透了,实现了反讽与自嘲的目的,不再是《喜剧之王》的小市民童话。这份醒觉,没有人生阅历是看不出来的。

像他这样的怪胎,看事情的角度本来就和别人不一样,也不需要他人理解,只要照着自己的方式做出来就对了。看看他跳脱常规的思维,设计对白与肢体语言的精准,推翻传统设定的决心,从一个训练班出来的跑龙套,儿童节目主持人、电视剧演员、电影明星、电影导演和监制,星仔演变成星爷,带来一部又一部的周星驰风格作品。我很喜欢看他如何推陈出新,一个故事如果老掉牙的话,他不是用新的牙齿来更换,有可能是一把钳子也说不定。

看看《少林足球》、《功夫》、《西游降魔篇》和《美人鱼》,你就会明白什么是创意,你永远不知道他的脑洞有多大。

《新喜剧之王》加大了这种笑中带泪的戏码,把社会现象看透了,实现了反讽与自嘲的目的,不再是《喜剧之王》的小市民童话。(图片来源:网络)

当人们开始习惯把蟑螂称呼“小强”,周星驰现象已经无所不在,那是他在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一句笑点。那为何他有这么大的感染力?

首先是反逻辑的快感,那种不按牌理出牌的思维配合高反差的动作和表情,就是全新的创造,符合追求个人化的观众。其次是夸张化,很多东西一看就知道不可能,但偏偏让人产生联想,周星驰的作用就是把不可能发挥到极致来满足观众需求。无厘头呈现的是内心真实的一面,自嘲也是看清自己的成熟表现。

周星驰电影一点也不肤浅,否则就不可能成为被研究的文化现象,像他这样一个怪胎,才能够真正为中文电影带来改变。

延伸阅读:陈伟光专栏《电影记事》其它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2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

陈伟光

马来西亚资深剧场人,影痴与音乐发烧友,先后创办《剃刀实验剧场》和《戏剧家族》,发起《黄火》和经营槟城地下音乐基地Soundmaker。曾任职槟城光明日报副刊主任,先后在各华文报耕耘艺文专栏。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