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FAM 要洗澡——我们住在由科技巨头掌控的世界
科谱时代| August 11, 2020华为 孙德俊 微软 科技 科技巨头 
分享:

1984年,当苹果即将推出麦金塔(Macintosh,简称Mac)电脑时, Steve Jobs 与苹果的广告公司制作了1984麦金塔电脑广告。这支广告在当年美国超级盃的广告时段播出。经过了这么多年,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并被誉为“史上最强的超级盃广告”。

此广告取材自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把 PC 世界的 IBM 塑造成控制世界的 Big Brother(大哥),广告里的人群面无表情的排排坐,被 Big Brother 控制。荧幕上显现巨大的 Big Brother 的脸,向人群发号施令。这时,女主手持锤子,冲入室内,把锤子大力抛向投射 Big Brother 的脸的巨型荧幕,荧幕爆破,气流飞窜,人群一脸惊恐,像是从催眠状态中被惊醒了……

36年过去了,整个世界已经变了。2020年的今天,IBM 已经不是当年的老大哥了,如今以服务为主轴的它,市值只是一千一百亿美元。

现在世界的 Big Brother 是美国的 GAFAM(Google、Amazon、Facebook、Apple、Microsoft)和中国的 BATH(Baidu、Alibaba、Tencent、Huawei)。

这其中,Google、Amazon、Apple 和 Microsoft,市值都超过美金一万亿,苹果更是可能在接下去几个星期内,市值超过美金两万亿。

这些公司就像多年以前的石油公司一样,掌握了21世纪的新石油——数据(data)。他们最重要的资产就是今天的石油储藏库——平台(platform)。

这些公司如此庞大,是因为他们通过高科技的发展,掌握了大量的用户数据。在我们的日常生活或是专业工作中,几乎没有人可以不和这些公司沾上关系。

以下的例子,你一定有所经历:

(1)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查看脸书动态,早上9点工作开始之后,都在 WhatsApp 或是 FB Messenger 里面与同事和客户沟通。下班之后,为了找吃,上了 Instagram 查看某餐馆的美食照片……除非你不用移动互联网或是社交媒体,不然你如何能逃得掉小马哥的魔掌?

(2)你工作上需要用到电脑,你的选择是苹果的 Mac OS 或者微软的视窗平台。你也可能会买华为的电脑。

(3)你的公司需要寻找新客户,要在网上打广告,你的选择是谷歌或是脸书,如果在欧美的话,你也可能选择在亚马逊的平台上打广告。

(4)你的 IT 部门或是 IT 供应商,告诉你应该把公司的文件和计算储存到云端,八九不离十会是亚马逊的 AWS,其他的选项是微软云、谷歌云、阿里云,或是华为云。

(5)你的公司打算开发手机应用程式(mobile app),只有两个平台的选择:苹果的 App Store 和谷歌的 Play Store。啊,对了,可别忘了还有第三股势力——就是极力壮大中的华为 App Gallery。

(6)因为疫情,许多人都宅在家里工作。除了 Zoom 之外,大部分人都用  Microsoft Teams Google Meet。当然,你也用 Microsoft 365里的 Office,或是 Google G Suite 或 Google Drive 来完成文书、PPT、计算表或是文件储存的工作。

(7)因为疫情,世界改变了;许多公司都要上网卖东西。Lazada(阿里巴巴)和 Shopee(腾讯是大股东之一)这两个市场(marketplace),就是许多人默认(default)的选项。

(8)因为疫情,许多小孩都在上网课,网课都在 Google Classroom 里完成。

(9)今年又要换手机了,选择只有两个:苹果的 iOS 或者谷歌的安卓系统。当然,安卓系统品牌有很多,华为就成了很多人的选项,尤其喜欢拍照时可以美颜并且“年轻10年”的消费者。或者是要帮爸爸、妈妈,或是小孩,买个手机,谷歌的安卓绝对就是大部分人的选项。

(10)你期待接下去十年 5G 将会改变我们的世界,带我们进入一个物联网(IoT)的时代。而背后其中一个最大的基础建设提供方绝对是掌握最多 5G 技术专利的华为。

(11)你拍了海量的照片,储存在 Google Photos,因为它的搜寻功能实在太强大了,很容易就可以找到那一碗 PJ SS2 咖喱面的照片。

(12)你要找中国的一些相关资料,百度就是最好的选择。

(13)你说,大哥,我和百度没有什么关系嘛。不要紧,已经很多人建议,把 BATH 里的 B 换成 ByteDance(字节跳动)。你可以不用今日头条,也可以不用抖音,但是问问你家小孩有没有用 TikTok。不然,特朗普也不会要对着它干。

还有太多太多的例子,下删三千字……

GAFAM 和 BATH 的成功,就是他们把其服务变得像我们生活中的公共设施(utility)一样,那些服务就像水和电,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不管是休闲还是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也因为这样,他们的市场价值才这么庞大。

美国国会在7月29日召开了极具历史性的、第一次对GAFA的共同听证会,短期内虽然对这些公司影响不大,但是在在的昭示了各方,甚至是美国政府,对这些科技巨头掌控世界的担忧。

1911年,美国政府把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Standard Oil)拆解成30多间石油公司,也历史性的开啟了美国政府反托拉斯(反垄断)的发展。当然,这会不会是 GAFA 未来的命运,还算言之过早。

从美国跳到中国,中国想当然尔乐见 BATH 继续壮大下去,成为国际科技界的领头羊。这样的可能发展,会不会左右美国方面对 GAFA 的态度,也值得我们在接下去两年紧密关注。

在接下去的十年,GAFAM 和 BATH 这9大公司(如果没有任何一家被分拆的话),还是会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你没有办法躲避,他们会挥之不去……

我们没有选择。

延伸阅读:孙德俊专栏《科谱时代》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2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我要留言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