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科谱时代

订阅的年代,你subscribe了吗?

支持 Sponsored by  

记得我在八岁的时候,爸爸带我到报摊一起去购买报纸,我在那里接触到了香港连环图《醉拳》第八集,也因为这个机缘,展开了我阅读的旅程。

接下去几年,我都在该报摊流连忘返,那个没有订阅的年代,只能在预算的时间内去报摊,等待新一集连环图的推出。

长大以后,开始订阅杂志,例如《Time》《亚洲週刊》等;那是个订阅杂志的年代,许多不同的内容,琳琅满目——那个时候,你去到书展的时候,一定有几个订阅杂志的摊位,向你展示许许多多的杂志,仿佛,那就是一个个向世界打开的窗口。

进入21世纪,不管是连环图还是杂志,都因为纸媒的没落,而转战网络了。不管是孩子们看的webtoon,或是某网站需要订阅才能拜访,其实有创意的内容还是五花八门,只是战场换到互联网上去了。

有趣的是,订阅的年代从来没有结束,而且进入了一个更加丰盛的时代。今天我们的数码生活,到处都充满订阅式服务。

以下,让我和大家分享我所订阅的服务,再看看这些服务如何影响我们的数码生活:

1. WSJ.com和NYTimes.com

从纸媒时代进入网媒时代,这两家公司是华丽转身的经典案例。它们通过网络,向全世界提供优质的新闻内容产品;而且平均消费在一星期1美元左右(视乎你在哪个促销活动签购),价格非常大众化。区域内也要做paywall的媒体,应该好好向这两间公司学习。

2. Netflix:

在众多影视串流平台之间,Netflix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不管是内容还是在不同平台的app的用户设计体验,都做到极致,这些都是它的致胜关键。

在众多影视串流平台之间,Netflix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图片来源:网络)

3. Spotify:

音乐串流是许多Big Tech,如苹果和谷歌等都觊觎的一块肥肉,但是,Spotify凭借着庞大和及时的歌单(不管是东西方),和非常棒的用户使用体验,轻易地夺取了我的“芳心”。我即使喜欢苹果,试用了苹果音乐之后,实在想不通,对用户体验如此严格的公司,怎么会沦落至此。

4. Google One:

谷歌的搜寻功能,让人倾心(当然,也有些人会担心),所以我subscribe了Google One。好处是可以在一个订阅配套底下,直接让家庭成员一起共享各自的Gmail、Google Drive、Google Photos等非常棒的云端服务。

5. Microsoft Office 365:

不管谷歌在某些方面多么強,还是没有办法撼动微软在办公室软件的霸主地位。好处是,今天的Office 365在订阅服务的机制底下,价格已经非常廉宜了。当然,它也有送上至少一个Terabyte的云端储存,不管是对自由业者或者商业用户来说,都非常方便好用。

不管谷歌在某些方面多么強,还是没有办法撼动微软在办公室软件的霸主地位。(图片来源:archerpoint)

6. LinkedIn Premium: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也subscribe了LinknedIn Premium,除了让我在使用这个专业社交网络的过程中,可以有更多的功能之外,它也让我可以使用LinkedIn Learning进行网络学习,里头有许多课程,尤其是在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发展上,会有很多助益。

与其说,这是一个订阅的年代,不如说它是一个软件即服务的年代(Software as a Service,也叫SaaS)。所有我们在上面谈到的服务,其实背后都是通过软件(不管它是网站还是App)所交付的服务。

Netscape创办人兼硅谷创投家Marc Andreessen在2011年曾经写过一篇划时代的文章《为什么软件吃掉了世界?》,就已经在十年前预言了软件服务会如何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各方各面。

今天,我们所订阅的这些服务,除了是订阅时代的延续,也是软件吃掉了世界的证据。

延伸阅读:孙德俊专栏《科谱时代》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2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孙德俊

营销科技公司Antsomi联合创始人,两届马来西亚数码协会主席、互联网专业、科技评论、逾期诗人兼影评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