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练达人情

回乡唯一的意义是亲情和陪伴

支持 Sponsored by  

年⋯⋯又过年⋯⋯大众欢乐绵绵⋯⋯

快要过年了。

我们永远不自觉地拿自己童年时过年没头没脑、吃喝玩乐、无忧无虑讨红包不用赔本的感觉,去跟后来的人生各阶段状态作比较。当初的生活条件越差,对过年的盼望越不可思议,越兴奋。穿新衣,㖿!喝荷兰水,㖿!年初一早上,更小的时候是女人们煮罗汉斋,后来是爸爸会去吉隆坡万佛缘斋菜馆外带素斋回来,那真是人间第一美味斋,怎么回想怎么香。红包都两角钱,有人包两块钱就是大财主本尊了。

怎么比较呢?生活条件越好,过年越没感觉,怎么过都不是味道,至少不是“那个味道”,充满了失落,甚至寂寞,越热闹越寂寞的可能性很大。

身在法国,我再怎么努力营造过年的气氛,如果不清醒的觉察自己私心依然渴望着,一定要像孩子那样无忧无虑无责任无负担的过年,而且还必须是热带的孩子,小到也不太会有人问你学业成绩好不好,什么都没人过问才称得上快乐的话,我如何学人家设家宴款待朋友,一起做饺子,在寒冷的户外烧个火盆让人围着喝小酒,法文英文中文语音此起彼落,不管我如何隆重的尝试去增添热闹,我把自己搞死了都不可能快乐。

过年的所谓“快乐“感觉,早已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变得非常复杂了,倘若只是为了简单的轻松和快乐,我不需要过年。我去散个步就好,我专心读一篇好文章,做四人份的点心,静悄悄地更舒服。过个年,讲得高大上一点,竟然还需要某程度的“觉醒”,知道过年的意义因人而异,必须由自己决定了,因为传统所赋予的意义,早就脱离了时代,观念和做法变了又变,很多人不只不期待,心里还抗拒得很。

这世上,辈分大到可以给我们红包的人,会越来越少的。好好过年。恭喜发财。(图片来源:Pixabay)

我人在异乡,过年的热闹,其实只活在想象和记忆中。倘若回到马来西亚,我真的会凑热闹去逛人山人海的年货市场吗?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真的那么有趣吗?我不怕挤到头晕吗?不会热到中暑吗我?当真回去了,会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习惯了他乡,在故乡,也成了异乡人,两头不到岸了。

对我来说,“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年”这句话,是很强烈而真实的。唯一想要守着的只有父母和家人,能够陪父亲看无聊的电视节目,一直看电视,一直看电视,一直看电视……我就心满意足了。

回乡唯一的意义是亲情和陪伴。

当然这是我个人定义的,我也还只是渴望和想象而已,没有飞回去的能力。你觉得陪老人看电视、与亲戚吃饭聊天就像承受酷刑,也并没有错,因为我“匮乏”,才会渴望,你不缺,就比较有选择的余裕,可以嫌。

别误会,我不敢说你“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还想活呢,没有谁是省油的灯,原谅我吧。

是不是福,也是自己决定的,别人并不知道你的辛苦。就好像你也不知道我的家庭,换了给你,你有没有“能力”像我这样去思念。

我自己过年,心情很复杂,有失落,有感恩,有纪念和连结传统去补充内在力量的意图,让自己忙起来,让寻常平淡的生活有个强烈的起伏,多花钱,多劳碌,忙这个忙那个,自己想办法享受过程。成年人过年,不就是这样的吗?

这世上,辈分大到可以给我们红包的人,会越来越少的。

好好过年。恭喜发财!

延伸阅读:练葵芳专栏《练达人情》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练葵芳

旅居法国大马作家,现为全职妈妈。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