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用写作来发出求救讯号
专栏 | 练达人情| December 1, 2019写作 情绪病 练葵芳 
分享:

这些年来,可能是异乡生活不容易,可能是壮志消磨了,我失去了写作的意义感,一点都感觉不到自己为什么应该继续写东西,纯粹由一种习性带领着,写惯了,有的没的,随手拈来,反正也不难,但也不再是为了得到什么共鸣,有没有人按赞或留言也不是很重要。

没有意义了。

早前我比较热心,还有一种奇怪的使命感,因为自己多年经历躁郁、恐慌、神经兮兮,很需要通过文字去整理思想和发泄情绪,乱七八糟什么都写,希望大家对情绪病有多一点体谅,可惜的是,当你本身就是情绪病患者,你在那种状态中,理性不存,一切都只不过是溺水者的求救,谈不上“以自己的经验去提醒大众”,还没体验完,还在情境中,还需要得到帮助,呼吁他人理解情绪病,是没有说服力的。

就只是一个脾气很大、情绪很多、随时想死的人,在发出无奈的求救讯号而已。那个部分的写作,后来成为了我的耻辱徽章,白纸黑字,铁证如山,留下来被人记得自己是个神经不正常的人。

又或者,根本没有人记得,记得也不是很在乎,人人有自己的生活要过,人人有自己的烦恼,你一个不晓得谁,写一堆情绪乱语,关谁什么事?就连那些非常震撼人心的世界丑闻、社会悲剧、天灾人祸,刚出来的时候吓死人,过几天,还不是都被遗忘了?

心情慢慢就淡了,自己努力调整,学习爱护自己,提升思想,照顾心灵,让自己健康,我很幸运有整个团队的协助,一起走过生命中最黑暗的死荫幽谷。走出黑暗隧道以后,写作心情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感觉不到意义了,不想跟人“分享”什么心情,很多事,自己知道就好,也不再认为自己肩负什么使命,不再觉得自己应该去教育别人,该当如何对待情绪病患。

随便你喜欢怎么对待,我皮很厚,阿姨有练过。

但是偶尔,还是会想起从前的愿心,我的痛苦走到差不多了,阳光普照,我是那么资深的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那么知道当一个人身陷愁苦,他需要得到怎样的安慰和陪伴,我真的知道,也做得到,久病成良医嘛。看到别人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做而不小心“伤害”忧郁的人,我会难过,会开始想,也许,我应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稍为写一点点什么,去提醒,甚至不好意思的说一句,去教育自己能接触到的少数人,七十亿人口,如果有一百个两百个人,因为受到我的文字影响,而对他们生命中的某个情绪病亲人或朋友,付出一丝温柔的同理,有一刹那,温暖了那一颗冰冷的心,那也很有意义吧?

我重新思考写作的意义感。

延伸阅读:练葵芳专栏《练达人情》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