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不起,是好事

支持 Sponsored by  

五十年前的马来西亚小乡村,人们带孩子的方式并不把儿童特殊化,戒了奶能吃固体食物以后,大人吃什么小孩就吃什么,大人听什么歌小孩就听什么歌,一个小不点,听李逸、邱青云和陈美凤的《长恨歌》,什么都不懂但是很想哭,能唱也会演,颤音都做得出来。大人之间聊是非,肆无忌惮,很恐怖的社会新闻,一人一句乱讲,小孩子走来走去,每一句都听到,什么都记得,很多互相矛盾,严格而论相当残忍的观念,进了脑,一辈子不容易抹去。

包括赌博,赌博是家风,谁家里没有几副扑克牌,一台麻将?老祖母还推牌九,这个比较看不懂,基本的三张和十三张,小孩子都很会玩,但我的赌博生涯,赌到九岁,就金盆洗手了。

原因是我性格输不起。

九岁那年,过年,也不晓得过到年初几了,我那个八岁的弟弟突然挑战我赌钱。过年嘛,我们领了红包,手上都有巨款,我有十一块钱!在两三毛钱还买得到一碗没什么料的清汤面的时代,小孩子有十一块钱,就是中了彩票天降横财一般,你没有理财的能力和观念,暴富起来,就会面对诱惑。

管你几岁。

我不知天高地厚,做什么事情都认为自己一定会赢的,挑战我赌钱?我一定能把别人的钱全部赢过来。我还记得当时的自己,一手摇晃小弟睡的沙龙,一手玩牌,和弟弟两个小家伙,从一局一毛钱开始赌起,慢慢增加,赢一下输一下,越赌越大,一块钱一块钱的下注,我手气越来越差,越输越大,终于,把自己的全副身家输光了。

好了,输了,我太难过了,当场耍赖,跟弟弟说:“我不玩了,你把钱还给我,那是我的钱!”

我弟弟有八岁的智商,你认为他会给我吗?他一口咬死事实:“是你答应赌钱的,你输了,钱就是我的!”

不!不是!钱是我的,你还给我!扑过去就打。

我弟弟也很打得,我钱又输光,打又打不过人家,天崩地裂,嚎啕大哭。哭到妈妈来了,判下去:“你赌输了,你的钱就是弟弟的钱,你哭什么?”

霸道小女孩心灵很受伤,认为妈妈偏心,一直就是偏心,如果是我赢,弟弟要我把钱还给他,我敢肯定,妈妈一定会逼我把钱交出来的。当时我是这样认为啦,九岁的那颗心,就那么一点点承受力,苦不堪言,一个孩子的倾家荡产,一个孩子的众叛亲离,一个孩子的悲愤交加,强烈震慑到我,从那一天开始,没有再碰过扑克牌,不玩任何钱财游戏。

输不起,遇到挫折容易一蹶不振,其实是我性格的缺点,一辈子我很吃这个亏,可是在赌钱这件事上,输不起的性格竟然完整的保护了我,会怕挫折,也不完全是坏事。自己真正喜欢的,享受做的少数几件事,拿得出基本的毅力去坚持,在黑暗困顿的情绪病里,在现实生活的迁移漂流中,也一直都在输,但是没有放弃。

如今回想,多么感谢我弟弟,多么感谢妈妈当时的“公正不阿”。

输不起就不要玩。

把力量集中在生命更大的意义上,去胜过自己。

延伸阅读:练葵芳专栏《练达人情》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2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练葵芳

旅居法国大马作家,现为全职妈妈。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