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翱翔天际

梳理纳吉SRC案上诉案首周“大龙凤”事态发展

支持 Sponsored by  

上星期,纳吉SRC案件被判罪成的终极上诉案终于开始审理,在约三星期前撤换首席律师及主理案件的律师团后,后续发展果然不出所料,这犹如“长寿连续剧”的案件为全民追踪,出现了许多令人感到意外及惊讶的转折。

以下就为大家梳理一下此案的进程及所发生之事,顺道解答读者们的疑问。首先是星期一一早就传出纳吉胜诉的报导,令许多人大叹司法不公(我自己本身就收到数十条询问及哀呼天理何在的信息)。

再来就是纳吉想要纳入新证据证明承审法官纳兹兰拥有利益冲突的申请,花去两天时间后被判申请失败遭到拒绝。这本是意料之事,但在申请被拒绝后,纳吉新委聘的首席律师郑宝德即刻就以时间不够为理由,要求展延上诉审讯,这点被联邦法院所拒绝,原因为在转换律师前就已经必须考虑到这一点,而且审讯日期一早已定下,此前也有两次的展延,因此坚持不延期的决定。不过,给予郑宝德一天的休息时间重整,周四再来进行上诉审讯。

在休庭一天,因此无风无浪度过周三后,周四重回法庭战场的郑宝德律师,竟再次提出要求延期审理的申请,此申请自然再一次遭到拒绝,不过郑宝德竟然在延期不过关后,抛下震撼弹,提出退审申请以不再代表纳吉,完全退出这一万众瞩目的上诉案。

图为律师郑宝德。(图片来源:南洋商报)

这对大多数人而言可绝对是个震撼弹,因为如此行为带有极强烈的威迫性质,即是“你不延期我就退出,你不给我就走”,且还是以把纳吉利益完全抛弃不顾为前提才会发生,因此当此消息一传出时,马上就在新闻圈里炸开了锅,我周二当天在该申请尚未有结果前,就收到了两个媒体访谈邀约,分析此事。

尔后,法官在退庭商议后,以保护上诉人利益为理由,做出了拒绝郑宝德退审的决定,要求他继续成为首席律师,进行上诉口头陈词(oral submission)。却没想到,郑宝德竟然再继续放出震撼人心的大招,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直接放弃为纳吉口头陈词,令案件直接进入辩方的口头陈词环节,加速案件进程。

此后,主控官西谭巴兰用了两天,周五约四点就完成了控方的口头陈词环节,自此辩方环节完毕。再次回到上诉方环节,也就是被告纳吉的代表律师进行回复陈词(submission in reply)的时候,但因已接近结束时间,法官因此根据此前已择定的日期,在本周二(23日)重新聆审此一案件。

不过在周五案件休庭前,依旧还是纳吉代表律师的郑宝德,态度依然非常强硬,连续几次向法庭强调自己将不会进行任何陈词。不过法庭基于日期已定,因此劝谕郑宝德抓紧时间,好好善用接下来三日的时间做准备,周二复审时才进行最终的审讯。

案件自此暂时告一段落,但不代表这长寿连续剧就此停播。完全没那回事,纳吉在之后,公开发出长文,直指受到新聘事务律师团(solicitors)的错误劝告误导,而做出了不正确的决定,因此解雇了事务律师团,即前部长再益的律师行,以及Messrs Zaid Ibrahim Suflan TH Liew & Partners的职务,但却保留了在法庭上做出不陈词及要退出的郑宝德身为首席陈词律师(lead counsel)的职务。

以上就是过去一个星期,SRC上诉案件的来龙去脉,借此梳理让读者们清楚了解纳吉SRC上诉案件至今的完整发展和脉络,希望能够厘清读者们的思路。

你也可以看:

延伸阅读:洪伟翔专栏《翱翔天际》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洪伟翔

马大法律系毕业。现为执业律师及活跃时事评论员,常受邀登上国内外媒体的采访及直播,也分别在各中文媒体拥有专栏撰稿,针砭时事、分享看法。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