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翱翔天际

解答纳吉SRC案上诉案首周“大龙凤”疑问

支持 Sponsored by  

上篇文章为大家详细讲解了上星期纳吉终极上诉审讯的来龙去脉后,本篇趁着今日纳吉案件重审开启前,再向读者们解析上星期与那些大龙凤相关的疑问,希望让读者们有更深一层的了解。

第一,为何纳吉的首席律师会突然要申请退出?

此问题的答案很明显,就是意图展延整个案件的审讯。因为无论纳吉的律师郑宝德成功申请到退出与否,都会在一定程度上拖慢整个程序,差别不过是长或短而已。

若通过,那必然需要给予纳吉至少一到两个星期的时间来聘请新的律师,若是如此,整个审讯案件又要重新排期,那案件原本定下的两个星期就完全浪费掉了。就算不通过,那也已经成功拖延案件的审讯进度,至少将会浪费法庭定下的9天宝贵的审讯日中的一天了。

第二,郑宝德摆出如此强硬的立场会否犯下藐视法庭罪?

答案很肯定是不会,因为在法庭陈词与否,完全是律师的权力,且律师要在法庭上讲什么、要怎么讲都需依据律师自己的专业判断,法庭是不能也不应插手的,所以郑宝德在这点之上并没有犯法。但若是对法庭出言不逊,导致法庭的公正被质疑,那就另当别论了。可正如上述所言,郑宝德这样做其实会损害到纳吉的利益,使纳吉失去了宝贵的口头陈词环节。不过,这属于民事诉讼的范围,纳吉必须证明郑宝德令其受到伤害,那就可以提起民事诉讼或向律师公会投诉。

第三,郑宝德不陈词,纳吉是否会提告?

如前所答,郑宝德确实有被纳吉提告或投诉的可能,但前提是纳吉有因为郑宝德的行为而蒙受到伤害。若是如此,纳吉就必须证明郑宝德是在没有获取他的同意下擅自退出、选择不陈词或违反律师聘任合同的条文,否则,如果这本就是纳吉的指示,又有什么好责怪,甚至提告郑宝德的?

郑宝德律师。(图片来源:当今大马)

况且,以我这位不过执业了十一年的资浅律师的经验,我压根儿就不会相信郑宝德律师会如此胆大妄为,临时要求退出,且在退出不成功后还选择放弃陈词的权利。因此,这是纳吉自己给指示的可能性更大。所有律师都会保护自己,这些资深大律师更不必说,肯定会保护好自己。另外,从纳吉至今并未解雇郑宝德,反而解除了事务律师的职务来看,他执意做此决定的可能性也降至极低了。

所以律师公会恫言对付郑宝德,其实应当也难以成事。律师听命于客户,选择不陈词是常有之事,又有什么违反纪律的行为呢?

第四,纳吉律师放弃陈词,是否代表输定?

影响肯定是有,因为律师放弃了最后第二次可以向法官口头陈述己方论点的环节。之所以为“最后第二次”,是因为根据法庭程序,在回应方(在此上诉里是控方)口头陈词完毕之后,还会回到上诉方的陈词环节,因此纳吉律师还有最后一次的陈词机会,至于会不会放弃,就要看接下来的发展了。虽然郑宝德在上星期表明不愿陈词,但相信纳吉方还会有后着,不会让审讯就此完结。

口头陈词之所以重要,是因为相比于冷冰冰的书面陈词,可以更容易地将重要的理据及论点传达给法官。为此,放弃口头陈词,对纳吉的胜算肯定会有影响,不过并不能就此下定论。因为除了口头陈词,纳吉方早在之前就提交了书面陈词及逾90个的上述理由,这些是即便没有口头陈词,法官也必须过目并给予考虑的,所以法官还是要针对案情做出判决,而不是因为没有口头陈词就可直接判负。

第五,法官为何拒绝律师退出?

首先必须明白,在法律上,法官有权拒绝在没有替代律师情况下的退审申请。此法律是为了保护客户的权益,避免出现客户突然被放生的现象,所以除非客户有替换律师,不然律师若要退出代表自己的客户,都必须先向法庭申请通过。

再来,法官拒绝的原因相信大家都看得出,是因为这明显属于滥用程序的申请,其意图就是为了拖延审讯。如郑宝德要申请退出,他在星期二展延失败时就可做出申请,但郑宝德却没这么做,星期三休庭一天时,他也没有通知法庭此事,直到星期四审讯开始时才提出,明显就是带着“能拖一天是一天”的因素在。为此绝对能够明白法官拒绝的理据。

第六,为何郑宝德在退出申请被拒绝后,竟然选择闭口不陈词?

是的,郑宝德这个决定确实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不陈词代表审讯程序将大大加快,完全违反了上述的大龙凤会发生的原因(即延缓整个上诉程序),那为何还会出现这样子的情况?

分析起来,郑宝德应该是获得了纳吉的授权,用破釜沉舟的方式来让撤换申请能够通过(如此即可大大地展延审讯),但没想到法官如此强硬,完全寸步不让,不止坚决不延期,更连退出申请也不通过,因此郑宝德也就只有硬着头皮不陈词了,毕竟说出口的话覆水难收啊!

这正是为何,纳吉随后要向大众扮可怜的原因。其实司法根本没有亏待纳吉,理论上还保护了纳吉权益,但如上所述,从纳吉辞退再益律师行却保留郑宝德来看,明显可看出郑宝德不过是听纳吉命令行事,而此命令极可能建基于再益的见解,所以这个锅自然只能由他来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耻辱性地炒掉了。

结论

正常大龙凤的结论就是,纳吉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误听狗头军师的劝告,以为使出神奇妙手能够成功拖延,结果却变相让案件的审讯大幅度加快,而且更闹得个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下场:与律师不合,意图拖延失败,可说是丢脸丢到极点,所以纳吉绝对是最大输家啊!有人说在国人面前被评价的律师们是输家,其实这一点也不正确,律师不过是代表客户而已,有什么好输的?况且他们可是在此案件上赚得盆满钵满啊!人家兴许还觉得,这钱赚得也太容易了吧!

你也可以看:

延伸阅读:洪伟翔专栏《翱翔天际》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洪伟翔

马大法律系毕业。现为执业律师及活跃时事评论员,常受邀登上国内外媒体的采访及直播,也分别在各中文媒体拥有专栏撰稿,针砭时事、分享看法。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