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的日子,我们因疫情回到了小时候……

支持 Sponsored by  

那天,上传了一张和妹妹赖床的照片后,朋友发来信息说:“今时今日还可以和妹妹同床共枕,多好!”

想想也是,长大后的日子,我们都各玩各的,一年碰面的日子加起来可能也没一个月。这一次还是因为疫情长时间待在槟城,才多了相处在一起的时间,也可以像小时候一样,有事没事就互喊对方去做事,小至关灯,大至下楼买饭,反正姐姐和妹妹的存在就是少不了“互相使唤”。在旁的妈妈看了总会笑说:“等你回去吉隆坡,不知道你会不会去喊隔壁房的人……”

我和妹妹相差6岁,按小时候的记忆来说,我是上了幼稚园后,开始吵着妈妈生个妹妹陪我玩。也不是没人陪我玩,只是小时候和哥哥玩得较多的就是“打架”吧。上了幼稚园后,看到班上的好朋友可以和隔壁班的姐姐一起手牵手上学放学,内心是多么的羡慕啊!既然不可能有姐姐,那就要个妹妹,当时小小年纪的我应该是这么想的吧?

后来,妈妈真的怀孕了,再后来,妈妈肚子里的宝宝果然是妹妹。记忆中,随着妈妈的肚子一天比一天的大,房间书桌上也多了一叠白纸,都是妈妈为妹妹取名的草稿。终于,名字取好了,我却摇头拒绝了。是的,吵着要妹妹的是我,取名也要插上一脚管的也是我。这个姐姐年纪小小就不知天高地厚地要插手妹妹的人生。

6岁的小孩又会认识多少字呢?比起现在的小孩,认识的字,当然是很有限。或许是两个表姐的名字都有“LING”,小时候的我喜欢和她们玩,所以妹妹的名字也要有“LING”?具体原因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那时候的我坚持给妹妹取了一个走在路上随便叫,可能就会有7、8个人转过头来的“巴刹名”。据说,那时候的我还对爸妈喊话:“不管你们给妹妹取什么名字,我就要叫她这个名字!”所以,爸爸妈妈也就放弃了本来取好的名字,一个诗情画意、偶像剧女主角会用的名字。

一直到最近看了一个拥有出生前记忆的小学五年级学生写的《记得出生前,神跟我说……》,书里提及,由于灵魂没有名字,所以有些孩子是因为想获得名字才选择出生的。看了以后,我就心想,我是做了件好事吗?(苦笑)

妹妹出生以后,每次有人问起她多大了,我都可以准确地说出她几个月大。我数啊数,就盼着她可以快点长大陪我玩。只不过,这间中还有段“漫长”的过程……看她从个小不点,慢慢长大,学会1、2、3……之后,最喜欢叫她帮我挠后背,50下、100下随意加码,然后说好是互相挠背,但很多时候这个姐姐就是被挠得非常舒服后,悄悄地睡着了。

(图片来源:Pixabay)

再稍微长大一点,就变成了陪我吃喝的最佳搭档,我想吃什么,就多买一份回来,两个人一起胖,多开心!一直到现在都让她“耿耿于怀”的就是小时候夜市卖的珍珠奶茶,她总说要不是当年我每个星期一都买一杯给她,她也不会在一年里胖了5、6公斤,再也瘦不回来了。

就像这一次,又是因为姐姐长时间待在槟城,她的肚子又多了各式各样的小吃,吃着吃着又大喊:“都是姐姐回来害我又变肥了!”然而,她再怎么长肉,都还有个姐姐垫着……

虽然不像我小时候所想的有个妹妹可以手牵手一起上学,偶尔也会打打闹闹,但有个妹妹还是挺暖心的,读书时可以一起趴着做功课、晚上睡不着时可以有个人聊天,开心时一起吃大餐、不开心时一起各种吐槽、发脾气时就算了……总结来说,有个妹妹挺不错的嘛!

延伸阅读:严纬芹专栏《自严自语》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严纬芹

厌倦网络谩骂,更讨厌被恶意攻击,却天天沉浸在虚无缥缈的网络世界里“找吃”。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