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只有美女,才有“资格”被性骚扰?
自严自语| February 3, 2019MeToo 反性骚扰法令 尊重女性 性骚扰 报假案 
分享: 6

相信很多人的手机里,都会时不时收到“长辈图”,或奇奇怪怪,如“全世界都惊呆了……”开头的文章,有些人甚至是天天准时收到“长辈图”,收到都喊烦,明明是天天说声早安,传递关爱,却变成了烦人的爱。

同样的,如果A每天在固定时间、固执地给B发信息,一日三餐的问候,或许A觉得那是关爱,但B的不回应,其实已经间接告诉A:“你已经骚扰了我的生活。”

日前,马青彭亨州分团秘书苏仪芳报警声称遭行动党党员洪翊傔性骚扰后,洪翊傔马上否认P图性骚扰对方,反怪苏仪芳报假案。

“今晚有空陪我吗?我订了酒店,你让我有了性幻想。”

(图片来源:佳礼资讯网

但,如此赤裸裸的字眼,洪翊傔选择不谴责P图者乱P图,反怪苏仪芳报假案,不像是是默认了P图者的行为吗?

(图片来源:星洲网)

几年前,台湾也曾发生一宗面子书上的性骚扰事件,一名男子每天轰炸女网友,从三餐问候到要约对方出来,哪怕遭到拒绝还是“不放弃”继续留言,强调对方很性感等等。

最后甚至还找出女网友的电话号码,继续骚扰,让女网友不得不报警。当时,警方就说了一句很赞的话:“面子书上无聊男子很多,提告是你的权利。”

“当一个人觉得自己受到威胁时,法律就是保护自己的途径。”所以,选择报案有错吗?目前,我国确实还没有《反性骚扰法令》,但如果有人挑衅你、骚扰你,无论是线上线下,到警局备案,确实是唯一,也是最好的方法。

去年,玛丽亚陈的助理娜雅到国会抗议选区重划时,因为高举的大字报上写着:“Screw you. We are anti-Fake News Bill ; Unfair redelineation. Tolak penipuan SPR.”(操你的。我们反对打假新闻法案;不公平的选区重划。拒绝选委会欺诈!),而引来网民发布猥亵性留言,写道:“是啊,我也想xxxx你。”

(图片来源:旺阿滋莎面子书)

玛丽亚陈当时是非常不忿,谴责该名网民不尊重女性,还提醒该名网民,全球已经发起 #MeToo 运动。然而,这一次的“性骚扰”事件,大家却是一片沉静。

如果说,那是“报假案”,但洪翊傔也坦承了每天三餐留言问候对方,还三番四次在个人面子书账号留言处发文,强调“关爱有很多种”。

关爱,当然有很多种,但会不会让人觉得恶心,造成困扰,又是另一个问题了。更何况,还“放话”说:“我知道你父亲姓名,我知道你家住在哪里。”这到底是哪门子的关爱了?

更令人心寒的是,新闻出街后,洪翊傔的面子书上更有一票网民,继续羞辱、轰炸苏仪芳,对她外貌评头论足,多难听、难看的字眼都有,甚至有网民说她想太多,因为这样的外表没有人会要性骚扰。

同一天,台日混血女性渡边直美在节目自曝曾被性侵未遂的恐怖经历后,也被网民抨击“是她自己幻想的吧?”

混血女星渡边直美透露被男谐星长田庄平叫到家里看DVD,最后更险些遭性侵。(图片来源:网络)

难道美女才有“资格”被性骚扰吗?这完全是与“被强奸是因为你穿得少”的“强盗思想”一模一样!管你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变态就是连小孩子都会下手,根本就没有什么“被性骚扰的条件”存在。

无奈的是,整起事件都被“政治化”,攻击女子的帖文、留言都是充满低俗,完全就像是一个道德沦丧的时代,让人不禁想起几年前中国疯传的一篇文章《一个女孩想要平安长大有多难?》,从小到大,究竟要多幸运,才能一次次躲过那些羞辱、魔掌……

但,转身问问身边的女性,十之八九都会告诉你曾经被性骚扰的经历,无论是言语上还是伸手非礼。只因为,这社会如此放肆、纵容…..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