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舟人指点

请珍惜身边有个“牛嚼牡丹”的朋友

支持 Sponsored by  

从小到大,我都不懂得吃。

大家都说美味的,我也认同真好吃。

別人觉得难吃的,我多数也能下咽。

对于吃,我一般上就两种态度:

不要饿了,所以吃饱吃足;不要浪费,所以吃完扫光。

果然,这人会长胖,不是没有原因的。

所以,虽然不懂吃,但好在能吃;而且,还很爱阅读跟吃有关的文章。

小时候读了梁实秋的《雅舍谈吃》,就此爱上这类谈吃的文学作品。

可能受《雅舍谈吃》影响较深,我喜欢的也是和梁实秋差不多同时代的谈吃作品。

像是唐鲁孙汪曾祺写吃。

即使是鲁迅,我念念不忘的不是他笔下的阿Q,而是孔乙己喝柜台酒时,用來佐酒的茴香豆。

这情况,就像《红楼梦》只记得吃螃蟹,《金瓶梅》里惦记烧猪头肉,而《水浒传》就只记得宋江那道用金色鲤鱼做的鲜鱼汤。

大学时因为惦记着吃,跑去上逯耀东老师的课。老师教了什么都忘光了,就只记得老师说着他走遍大江南北吃了什么。

饶是如此,我还是不懂吃。

因为不懂得吃,老友就调侃,我不能去做美食节目,也不能写介绍美食文章。

说得好像我是没有味蕾的人。

这让我想起《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

话说黃蓉做了“玉笛谁家听落梅”和“好逑汤”让洪七公尝尝她的手艺,这第一道菜的牛肉条,还用羊羔坐臀、小猪耳朵、小牛腰子和獐腿肉加兔肉糅在一起。

图为《射雕英雄传》剧照。(图片来源:网络)

洪七公吃得是惊喜交集,只觉满嘴鲜美,或膏腴嫩滑,或甘脆爽口,诸味纷呈,变幻多端,郭靖心里只想:“一碗炙牛肉条竟要这么费事。”

至于“好逑汤”,有荷叶笋尖樱桃,还挖空填充斑鸠肉,让洪七公吃得赞不绝口,一下子两道佳肴吃得十剩一二。

金老爷子这样描述郭靖:

黄蓉只吃一碗也就饱了,郭靖却吃了四大碗,菜好菜坏,他也不怎么分辨得出。

洪七公摇头叹息,说道:“牛嚼牡丹,可惜,可惜。”黄蓉抿嘴轻笑。郭靖心想:“牛爱吃牡丹花吗?蒙古牛是很多,可没牡丹,我自然没见过牛吃牡丹。却不知为甚么要说‘可惜,可惜’?”

这种牛嚼牡丹的乐趣,郭靖知我也。

更何况现代社会里,大把人连要吃什么都有选择困难症。又要好吃,又这个不吃那个不吃,觉得不好吃还抱怨,又不吃完太浪费,让人看了都觉“折恶”。

跟像黃蓉这样懂吃挑吃精吃的朋友聚餐,压力真大;所以,要好好珍借有位“牛嚼牡丹”的朋友,看着他们什么都吃,真会觉得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延伸阅读:许国伟专栏《舟人指点》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欢迎成为访问网会员,阅读完整内容
成为会员
已经是会员了?立即登入

许国伟

许国伟,从小志愿当记者,现在觉得好傻。怕被讲不读书才当记者,只好一直读杂书,偶尔就写写评论,傻傻的把笔当屠龙刀。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