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碧池同事的办公室宫斗日记
专栏 | 败坏文青| December 20, 2019中国 企业 办公室 办公室政治 同事 
分享:

朋友给她的一个大陆客户接风,硬把我拉去应酬。 (关我屁事啊又不是我的客)

然后我发现她的客户还真是奇葩,准备来大马待整年,竟然连住的地方都没安排,让我朋友带着他找落脚处,还一直要住到她们家。 (人家家里有男友的,这家伙不知想什么)

然后一整个晚上他几乎一口饭都没吃,一直EMO说不适应,好孤独想回家的……我心里想你可是在吉隆坡耶,又不是新几内亚,你看到的都是华人,而且我们还招待你,你还想怎样?

更夸张的是坐下来不到十分钟就开始使唤我……说今天看的房子都不满意,想住进KLCC一带的公寓,立刻就对我下达命令让我帮他问。我在想,我是有朋友住在那,你要多高​​贵就有多高贵……问题是,我们有那么深的交情吗?深到我要动用我的人情吗?而且我又不了解你,万一有什么冬瓜豆腐怎么办?于是决定不做这好心,编个理由回绝了。

我发现很多大陆人都有这样的个性,“我要什么,我不要什么”的。以前认识一个上海来的小鲜肉,尽地主之谊的我载他去吃吃喝喝,结果小鲜肉一上我车就开始动我的音响,一时选音乐一时挑音量……卧槽,跟你很熟吗?一胎制真的是害人不浅,个个都当自己是霸道总裁。

后来我问朋友后续。

我:“结果怎样,你的霸道总裁后来住哪里?”

她:“只好暂时先住酒店,明天会跟他再去看房。”

我:“古怪的人,不想理他。很大陆人的 demanding,却没有大陆人的热情豪迈少根筋。”

她:“Demanding……这好像是中国人的通病。”

我:“但中国人也懂礼尚往来啊。”

她:“那些都是干大事,上位了的人。”

我:“说的没错。他们好像看不起咱们南蛮子,但又要来讨饭吃,莫名其妙,让我想起我老板请的那个中国妹。”

她:“谁?年轻还是老的?”

我:“年轻少女,白骨精,很漂亮,但是个性很鸡掰。那时她坐在我对面,第一天我做好心,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她不鸟我说要自己吃。回来我又做好心问她吃了什么,她说:吃该吃的东西……我心想妈的吃屎吧你。”

她:“哈哈哈哈那么跩啊”

我:“最经典的还没说!有一天她想跟我借笔,她话都不说,直接敲我玻璃,指指我的笔,使眼色意思叫我拿给她……我震惊了,哑巴吗她?连我老板都不敢这样使我啊!”

她:“哈哈哈哈~~真的很讨人厌,后来怎样?”

我:“后来跟老板老板娘辗转透露我的不爽,不知道是不是有被训斥,结果第二天对我180度转变,一直发浪抛媚眼,趴在我的座位装熟,连四周同事都奇怪地看过来。”

她:“恶心,跟你玩手段,但你不喜欢女人,哈哈哈哈。”

我:“对啊,完全失效,她露点给我看都没用,我就走开让她晾在那。”

她:“哈哈哈好狠。”

我:“没办法她个性太鸡掰,每天拿个LV来上班,只对房间里的人说话,把我们外面的人都当下人,狗眼看人低,自己也不过是个公关。说在KL当学生,根本就是找干爹,不过才19、20岁人,手机里都是拿督、李总刘董的微信。”

她:“后来如何了?”

我:“后来过了几天就消失了,我想也是,老板娘怎么容得下这样的妖精,大概是被除掉了。”

她:“哈哈哈,就是刚进宫就太嚣张结果被皇后赏了一丈红。”

我:“应该吧,反正后宫里花开花落多得是,谁又记得这些活不过3集的小蹄子……噢我想起了,她名叫Pamela,名字都衰过人。”

注:本文说的是一部分,并无打翻一船人之意,相信还是有很多很有素质的中国同事。 Well,应该吧。

延伸阅读:梁文聪专栏《败坏文青》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1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