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遇上白素贞
专栏 | 败坏文青| June 7, 2019两性 小青 屈原 梁文聪 法海 
分享:

又到粽子飘香好时节,咱来聊聊有关端午节的故事吧。

世人都道,端午节是为表扬屈原高风亮节,宣导忠君爱国的伟大情操,吃粽子之余还得不忘敬老尊贤、孝顺父母,最好顺便拜个祖先然后背个《弟子规》之类……真是荒唐,在他们眼中屈原跟朱熹那种假道学有什么分别?我要是屈原发现自己被后人曲解至此还真是死不瞑目。

屈原并非世人想像中的那种正经八百道貌岸然,当然他是个高尚的君子,但也妖异、鬼魅、自恋、Drama。他的离骚《云中君》《山鬼》《湘夫人》简直是下笔如鬼神,有时是帝君有时是神女,有时像在求神有时像在求爱,有时是凡人恋慕天神,有时是天神顾盼自怜,有时是男人有时是女人……天马行空脑洞大开,浪漫奔放不逊于同期的西方希腊。

他在不同的角色切换游移,神乎其技;他像是程蝶衣那样风华绝代,雌雄同体。也不必扯什么同性恋什么的,不管他是直是歪,他都不会是传统中华文化中父母要孩子变成他的那一挂人物,所以就别再绑架他了。

除了屈原投江自尽,咱们的白娘子也在端午节被相公出卖灌下雄黄酒。

说到白蛇传,就不得不提王祖贤张曼玉那一版的《青蛇》。没有恢弘好大的场面,没有花团锦簇的CG特效,跟徐克一贯的爽快明朗、结构平稳的主旋律风格大相径庭。《青蛇》是很活在自己世界的……像是做了一场梦,一场片段交错、不完整的残梦,却残得如幻如真,若即若离;像是要说什么,却又没说什么。

一直以来都不喜欢电影里的许仙和白素贞。许仙是个典型的“碱湿”书生,一个虚伪、懦弱、三心两意的窝囊废;白素贞以为自己是爱情高手,却只会装腔作势,言辞行径都像唱戏。整部戏白素贞没有对许仙说过一句语气正常的话,而许仙是不是真的爱她也让我存疑,奇葩夫妻天天在做戏,同时又知道对方做戏,荒谬而滑稽却又天生一对,跟网路上的那些Drama的渣男婊子没啥分别。

反而小青和法海这一对有趣多了,小青怀著赤子之心,如婴儿一般对世界充满好奇。她的观念里没有男女之分,也没有什么友情亲情爱情的规范,她是很Animal instinct的,追求的是肉体的欢愉,想跟谁做就跟谁做,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至于赵文卓的法海更是佛界男神,看那魁梧强壮的男体,飞扬的袈裟,雄姿焕发的动作,古铜色肌肤,背后还纹了一条飞龙!犹如金刚罗汉般巍然威武、高不可攀,眼神却像孩子般清澈不染尘……一语不合就 “大威天龙!般若诸佛!”……简直是力与美的最高境界,妖精见了都想跟他生孩子。(长大后总算看懂了小青与法海在瀑布斗法的那一段……原来是双修大法啊啊啊!)

白素贞说,小青与法海一样,没有凡人的感情,但是500年来小青对白素贞何尝不是感情?法海也比许仙更有情……要知道男人在射精后方始现真情(电影里真的有这一幕!只是徐克藏得很隐晦啊啊啊!),法海通篇只称她作蛇妖,最后却唤她名字,小青。反观白素贞,为了一个渣男自愿灌下一杯又一杯的雄黄酒……搞得自己焚心断肠,现出原形,水淹金山,雷峰压顶……拼得住千年道行,却敌不过种族歧视。

我在想,倘若屈原与白素贞在天界相遇,不知会跟对方说什么呢?做人要傲骨铮铮宁死不屈众人皆醉我独醒?还是勇敢追爱付出到底真爱无敌?我想不是吧……对我而言,这是个讲述背叛、出卖与痴心错付的日子。他们都在告诉我们一件很简单的事——不要委曲求全失去自我企图争取俗世认同,以及不要爱上不值得爱的人……

然而,红男绿女,浮世众生,谁又躲得过呢?陈淑桦演唱的电影主题曲歌词极好, “留人间几回爱,迎浮生千重变,与有情人做快乐事,未问是劫是缘……”

祝红尘修行的你我,平安顺心,佳节愉快。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