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足够好看

2024欧洲杯四强实力分析

2024欧洲杯四场八强赛结束,西班牙、法国、英格兰、荷兰分别赢了对手,进入半决赛。

先说一说八强赛。

他们是如何挺进四强的?

在八强淘汰赛中,西班牙和德国打法有点相同,高位逼抢,传控推进对方禁区寻找射门机会。这一届西班牙比较特别,横空出世了威廉姆(Nico Williams)和亚玛尔(Lamine Yamal) 这两位年轻的快翼锋,莫拉塔(Morata)只需要在中场中路形成一个支点向两边分球,两个边锋就会快速往对方禁区内闯,寻找机会射门或传到中场寻找上来的球员补上致命一脚,西班牙的第一个进球就是这样典型的例子。

这一届西班牙比较特别,横空出世了威廉姆(右))与亚玛尔(左)两位年轻的快翼锋。(图片来源:欧新社)

德国反扑的过程很困难,球员年龄偏老,追球的速度比不上西班牙,加时赛西班牙的进球可以很好的证明,德国球员退防的速度变慢,球员都已经很累了,年轻还是强拼的最大本钱。

法国在八强淘汰赛则和葡萄牙打了一场沉闷的和局,双方都不敢放开进攻,法国最后把全部点球罚进网气走葡萄牙,佩佩(Pepe) 和C罗这次该退休了吧!法国的牌面不好,主将状态不佳,跌跌撞撞还是打进半决赛,实在难得。小组赛只失一球,十六强和八强赛不失球,法国把防守打得很好,但进攻太少,我想德尚的思想战术就是等待对手犯错,要不然点球决胜负,反正法国的好后卫很多,进攻只能交给姆总,进不了也没办法,战术是成功的,但比赛异常沉闷。

法国的好后卫很多,进攻只能交给姆总,进不了也没办法。(图片来源:德国之声)

英格兰又一次来到半决赛,无论瑞士打得多么好,也先进球了,也无论幸运女神是否还是眷顾英格兰,南门又一次带队闯入半决赛。八强变阵三后卫,英格兰的确释放了萨卡(Bukaya Saka)的攻击力,也因为他的逆足远射而破门,但我觉得侥幸的成份还是很高。

英格兰这几年的点球大战打得很出色,南门的队伍应该有特地研究对手的点球习惯,皮克福(Pickford)的水壶和当年勒曼(Lehmann)的纸条有异曲同工之妙,让人理解了,功课做足才是王道。

荷兰实力的确比土耳其强,在八强赛中赢了无可厚非。被对手头球破门后再用头球追回一球,荷兰主要的进攻还是右边路,最后也是传中依靠对手失误造成乌龙球晋级半决赛。

南门又一次带队闯入半决赛。
皮克福的水壶和当年勒曼的纸条有异曲同工之妙。

西班牙对法国

西班牙不是一支善打进攻的球队,tiki-taka时代的西班牙可以达到七成以上的控球率,但目前这支西班牙队,中场的任务只是负责转移,他们有两个很好的边路球员,中场负责扫荡和转移,看对方那里有缺口就往那一边攻,基本上罗德里和法比安的工作完成得很出色。右后卫卡瓦哈尔(Daniel Carvajal)和中后卫勒诺曼(Le Normand)分别因为累计黄卡和得到红卡而禁赛,佩德里(Pedri)因为克罗斯的碰撞伤退,这两个因素看似问题不大,但替补的球员能否在短时间和目前的主力球员培养默契,才是真正让主教练头痛的事情。

法国对葡萄牙时,德尚把原有的433转变成4312,三个中场都不是攻击型球员,主要攻击任务交给格里玆曼和姆巴佩,但锋线无力,换上替补也一样,只有以守为上策,摆出来的后卫也是防守型的,左右后卫帕瓦(Pavard)、门迪(Mendy),边锋科曼(Coman)等都被按在替补席,足见德尚老谋深算。对垒西班牙,由于对手主力中卫停赛,加上西班牙球员高度不够,法国人或许会改变打法,派出老将吉鲁(Giroud)来实行高空轰炸,打西班牙一个错手不及,要知道西班牙最怕的就是高空球。

法国人或许会改变打法,派出老将吉鲁来实行高空轰炸西班牙。

以德尚一般的算计来看,他会很保守的先把球队守在己方半场内,尽量破坏西班牙传控的节奏,再伺机让克里玆曼打长传,除此之外,定位球也是法国的进攻武器。西班牙要胜法国不易,这次的法国队打法不好看兼沉闷,但这种球队往往才能够抵挡住比赛的压力走到最后。双方最后一次交手是在2021年的欧洲国家联赛,法国赢2-1。这几年法国参加大赛的成绩比较好,和德尚硬朗的作风有很大关系,从双方阵容上来看,我觉得法国会赢

这几年法国参加大赛的成绩比较好,和德尚硬朗的作风有很大关系。

英格兰对荷兰

英格兰最大的软肋在左后卫,恰巧荷兰最依赖的进攻点在右边卫邓弗里斯(Dumfries),几乎不必多加思想也可以预见,主教练科曼一定会选择从英格兰左边发起强攻,英格兰主力后卫回身速度很慢,相对起荷兰攻击线略逊一筹,拼速度英格兰防不了,但可以放手一搏,和荷兰打对攻。

荷兰的防线很高,但和英格兰大致相同,回防速度较慢,英格兰改打三中卫后,进攻也在荷兰的左路,两个进攻中场福登(Foden)和贝林厄姆(Bellingham)都是习惯中路进攻的球员,但这届比赛状况不佳,或许与联赛太密集体力无法恢复有关,或许也因为英格兰的打法比较保守,无法和曼市及皇马相比,所以暂时看不到这两人会有什么火花,替补席上坐着帕尔默(Palmer)和小将哥登(Gorden),要是南门敢利用这两人打前锋,反而可以凭速度撕裂荷兰防线,可惜南门始终不打快攻,战术保守,无法释放出英超豪门众边锋和边后卫的速度及优点。

英格兰两个进攻中场福登和贝林厄姆都是习惯中路进攻的球员,但这届比赛状况不佳,或许与联赛太密集体力无法恢复有关。

可以预见的情况是,双方都不善于打传控,都是快起快落的球队,所以落后也可以追平,期待双方可以会打一场进攻大战,这时候中场的硬度就很重要,主要是断球及破坏对方的节奏,赖斯(Rice)的状态很好,荷兰双后腰顶不住英格兰中场,所以基本上来说,荷兰只能依靠右路和西蒙(Simons)的盘带来发起进攻,相对来说,英格兰掌控了中路,他们最好的球员都囤在这里,这次对上荷兰,英格兰是占优的。

荷兰只能依靠右路和西蒙的盘带来发起进攻。

无论如何,两队最后一次交手已经是2019年的事了(荷兰胜3-1),场上的球员都不同了,所以参考价值不高。

这一场比赛,双方实力落差很有可能出现在中场上,得中场者得天下,虽然这句话在跑轰打年代已经说不通了,但若双方进攻体系相似,中场很有可能就会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和法国一样,英格兰也打得不好,跌跌撞撞的闯进半决赛,但这次英格兰很有可能会凭借中场实力过关,再闯决赛

延伸阅读:林健文专栏《足够好看》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林健文

主职工业废水系统设计。副职写诗,空闲之余担任文学创作及朗诵评审,有机会也会编书。周末看足球,写过影评、乐评,偶尔写时评。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